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红拂:屁股代替脑袋 世道岂能不坏?(图)

一早醒来,看到一个视频,视频中一群不到十岁的小霸王,正在轮番殴打一个同龄小女孩。隐隐约约听到其中一名小霸王说“上厕所要收保护费”之类的话。声音稚气未脱,口气却如此社会,让人心惊肉跳:我们的孩子,我们的未来,怎么已经未老先衰,堕落得比某些成人还坏?您说这世道还能好吗?

但看完视频,又看到了一张聊天截屏。截屏中,一位当地灵道正在指示大家做好封|口工作。这回我更心惊肉跳了,发生了这么令人气愤担忧的事儿,该对此事承担灵道责任的人,不是第一时间心疼孩子检讨如何做好自己的工作,而是想着如何控制影响,谁敢放心这种人来负责我们孩子的教育安全呢?他们能一切为了孩子尽责尽心处理问题做好工作吗?百分之一百二十个不可能。

因为他们全副身心都用在推卸责任拯救自己的屁股上去了,这就叫屁股代替了脑袋。

就像最近闹得全民侧目的电子科大郑文峰教授被停课事件,舆论的棒子都雨点般落在了那几名构陷他的学生身上。那几名学生可恨不可恨呢?可恨,不仅可恨而且可鄙可怕。大家都说牠们是告密者,事实上牠们没有告密,而是堂而皇之给老师下了个套,再自以为揪住了老师的小辫子,跑到网上却申讨老师,给他扣上了一顶又一顶的大帽子。牠们明知这些大帽子一旦扣实了,老师就必惨无疑,但牠们要的就是这效果。您说,这哪儿是在告密?分明是在贴匿名大|字|报嘛!熟悉而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有木有?

这样的牠们的确可恨,但比牠们更可恨的,在我看来是盖上红印处分郑教授的那些人。我不信他们一点鉴别力都没有,不知道郑教授根本没有所谓的师德失范。一名老师,在自己的休息时间,还有那个耐心指导学生如何写好论文、如何做好学问,这是师德失范吗?分明是师德典范。这点,我相信他们是清楚的。但为什么还要处分郑老师呢?担心事儿闹大了,自己的屁股受影响,因此就按闹分配,把没错的老师给处理了,来安抚用心险恶的学生。

再看看李秀娟事件,本来可以协调处理好的事情,为什么弄到一位掌上明珠失明的母亲写下绝笔书向全网求助?无非也是当地有关各方不是以公平公正为目标以服务民众为出发点,而是以自己的屁股为指导一切的准绳。所以生生把一个为孩子讨说法的母亲当成了风控尾吻对象,而非一个受损害的人来对待。

世道变坏,不是从小人狂欢开始的,更不是从好人提心吊胆开始的,当小人开始狂欢,当好人开始提心吊胆,这世道已经坏了。世道变坏,向来都是从那些有能力决定别人命运、改变世界的人只知道狗苟蝇营、魑魅魍魉开始的。

处分郑教授的那些人不处分他会死吗?不会呀。欺负李秀娟的那些人不欺负她会死吗?不会呀。昵称为罗志强(局长)的那个人不那么干会死吗?也不会呀。但他们就是要干他们干的那些勾当,因为于他们,屁股何止决定脑袋,屁股就是一切,屁股已经代替了脑袋,屁股已经代替了心,屁股已经代替了脊梁。当全身上下都是屁股,他们还能干得出人该干的事儿吗?当一群浑身上下都是屁股的人在决定别人命运在掌控世界时,世道能好吗?

看看人家安倍,堂堂的首相跪着为地震灾民服务,那是何等的谦卑?再看看G7那些人开个盛会却没一点盛大的气氛,那是何等的低调节制?为啥能那么谦卑、低调与节制呢?因为人家的屁股没代替脑袋,更没代替心。脑中有文明带来的理性,心中有文明孕育出的关爱,才会如此谦卑、低调与克制。

我们谁都不是耶稣或佛祖,生下来就那么因缘具足、功德圆满,我们是凡夫俗子,生活不每天给我们俩巴掌,我们就会牛掰上了天。但人家又为啥能如此谦卑、低调与节制,心是心,脑是脑,不受屁股干扰呢?

有一种东西叫逆淘汰,而有种东西叫正淘汰。当屁股的位置由民众决定,位置上就不仅仅只有屁股,而必须有脑袋有良心,没脑没心的东西,大伙儿是不会让他的屁股坐上那个位置的。这就叫正淘汰。

而当屁股的位置由上面决定,那么位置上就只剩下屁股了,因为脑袋和良心不早就被狗吃了,是坐不上或坐不长那个位置的。这就叫逆淘汰。

我为啥大学毕业后一年就离开了令人艳羡的庙堂,自我放逐江湖呢?因为我对我的脑和心还蛮爱惜,不愿它们在逆淘汰中被屁股代替。

汪国真说:“看海和出海是两种不同的人生境界,一种是把眼睛给了海,一种是把生命给了海。”爱文明就如同爱海,真爱大海的人会把生命献给海,真爱文明的人会把生命献给文明。离开庙堂后,我的人生如同出海般风大浪颠,但我却颠得幸福颠得心甘情愿。因为我知道,只有许多平凡的我都敢于颠上一颠,我们的孩子才有明天。(望举|报|者为子孙后代积德,别与良心文字为难。)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