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卢斯达:在大国政治中被利用 表示你有牌可打

川普上台前后,很多人认为他一直说要狠狠修理中国,只是选举话术,当不得真。但后来事情却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贸易战持续了一年,谈判仍不见有确切结果;从近涌现的各种变动可以预见,贸易战只是预演更大更根本的冲突。本月初,美国国家情报局(National Intelligence)发表《全球威胁评估报告》(Worldwide Threat assessment report),直指中国在搞“极权底资本主义”,也就是向不少落后国家推销另一种发展模式,对抗西方的民主自由制,是一种冷战的延续,意味着双方已进入意识形态战争。

意识形态之战,就是涉及文化、文明和发展模式之战,不只是一环“商业利益”。冷战时期的美国和盟友“干预”其他地区,投入兵力,却未必有即时的商业或资源利益,甚至蚀多过赚,焦头烂额,但他们相信要守护自己的国家,就要守护一个文明圈不被移风易俗。他们相信西方那种文明模式摇摇欲坠,因为另一种模式正在崛起,所以要防止苏联将他们那一套模式输出去。

即是说,不少人仍然一心“观望”,认为中美之间只是吵架,最终会“床头打交床尾和”,像朱镕基所说,中美的关系好不到哪里去,也差不到哪里去,有可能会落得一厢情愿。毕竟在川普胜选之后,这个星球的大部份观察者和评论家都不认为川普会动手;正如不少人现在仍会心存侥幸,认为美国和中国之间,就只是经济利益问题。“疑西论”也就是讲,你没什么利益给他,对方不会“真心”帮助你。但这只是冷战短暂平息之后的事情,冷战没那种一买一卖的“理性”,而是一切都是歇斯底里的防微杜渐。每个人都有价值,你对他的价值在于你可能会倒向敌对阵营,你可能会成为敌对阵营扩张的一块骨牌。

沉没成本是为了防微杜渐

五十年代之后有很多年,香港文化界也是冷战两个阵营的战场,资金援助源源不绝的援入,有人写反共小说、有人拍亲共电影;两边都有社论、报纸、工作……从经济的角度来看,大家都有工作和位置,以及给予自己意义的敌人,可谓不亦乐乎。很多钱都是浪费了的,但这对超级强国不是问题,他早就估算了很多都是沉没成本,但一切都是为了防微杜渐。

相信中共官方一开始亦认为,一切只是钱的问题。后来习近平开始在内部示警,在新形势下自己面临七大危机,当中包括政治危机,害怕自己会失去政权,那就他们了解到美国不只是想要钱,中美的问题与日美广场协定的问题不完全一样,因为经济上再争持,日本还是美国在亚洲的当然前线,他们在政治上没有原则性的分野。德国很反美,川普也不喜欢欧盟,但他们才是“床头打架床尾和”的例子。

美国人见中国人透过联合国、欧盟、华为、千人计划(培育专业人员在外偷取各领域机密)之类的线路,试图颠覆20世纪以来的世界体系,包括全球的行赂、由移民到留学生都参与的间谍、国家补贴的市场扰乱行为、收买其他国家的官员还有传媒和学者……令他们感到自己的统治甚至生活方式正遭受入侵,这就不只是赚钱多和少的问题;也不是川普经常提的,美国被中国占很多便宜的问题。

我们都活在同一个意识形态建制

川普以外的美国军政情报界正在想的,恐怕是更根本的问题,即美国的世界霸权和国家安全遭受中国严重威胁。若果川普心中只有贸易,也无碍,情报界会利用川普来推展自己更大的议程。比起钱,他们更要一个融入美国秩序的中国。但这样的中国,不符合中共自己的集团利益,中国要是这样开放,等于拿了中共的命。中共内部的七大危机之说,正正说明中美之间的那个问题,不是商贸利益这样外层的可以用钱解决的事情。

而现在的问题是,问题似乎也不是川普一人。与川普在国内问题对立的民主党,对于这套发展中的新型中国政策,并没有太大异议。

整个世界不管是欧美还是东亚,是中国、香港还是台湾,我们都活在同一个意识形态建制,“建制”所以说是“建制”,是因为我们相信它恒之有效,是一个不轻易改变的“体制”。对东亚来说,大场景是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一个不会回头的脉络;在欧美,这是“中国正常化”的几十年。在美国调度之下,中国进入联合国、世贸,大体上被接纳为国际社会的当然成员。中国对外的国家行为虽然近年不断曝光,但因为与我们成长和接受的意识形态建制相冲突,也不符中美之间合作无间,构成世界秩序的根本的这个想象,所以我们会观望、犹豫,到最后一刻也不相信世界已不再一样。

据说不少德国民众都认为美国对世界的威胁最大,却很少人这样看中国。至于港台之类的地方,大家都是“改革开放”的一代。就算是“支持民主”,也很吹捧“改革开放”和邓小平体制,故亦不可能想象中美之间有互不相让,甚至进入“意识形态战争”的一天。事实是国际关系变数多于常数。因为利益而盟友反目、或敌国之间破冰,向来被视作平常,但我们份外无法想象中美关系的破裂。不是这种破裂本身有多奇异,只是反映我们在常数之中成长,眼界被那种瞬间的和谐所局限。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都会听到很多人会说,在两强冲突的时候,小国要小心别被利用。其实被利用代表你有能力,你没用处才没人利用。被利用,有得入场,才有牌打。被利用的有得打牌,好过自己完全在局外,之后被单方面知会结果,然后接受“战后安排”。中共崛起的时候,也利用自己的苏联赞助人,之后反客为主,何况其他国家。

或者这种自我克制和谨慎,除了因为“中国人”害怕“枪打出头鸟”的历史性畏缩,也因为大多数人心底里都不相信中美关系真会坏得到哪里去、中国的强势没有事情可以制止,所以自然不可轻易站边和现身。

众人恐惧的时候就等着有人贪婪

但这就好像投资或投机,众人恐惧的时候,就等着有人贪婪。2014年香港雨伞占领运动期间,美国国会也找过人去问当年的学生领袖,有没有兴趣去国会陈情,讲一下香港发生什么事。但不知是他们自己退缩,还是受到保守泛民政客的劝告,要规避“联合外国势力”的罪名,以示自己不是搞颜色革命的清白、或者是因为老成持重故“不想受外国利用”,最终学生领袖放弃了这大好机会。

后来运动溃散,打压接踵而来,最后香港的政治活动者还是要回到“外国路线”,不管是台湾还是欧美。现在看当日的守身如玉,便是不必要的耽误,坐这山,望那山,最后什么都没有。现了身又怎么样呢?难道不下注,中国就会认为你给他面子,然后就温和一点吗?这个看西藏和香港都会知道,对中国卑躬屈膝,在一个中国的框架自认做中国人,自认不想独立、只求自治,没有换来安稳日子,对方的侵略步伐反而加速。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