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军政 > 正文

马云任正非联手做大事 折射中共国社会深刻悖论 中共高官亲属此路被掐断

阿里巴巴、华为等大企业都和中共当局关系密切,最近一直联手合作做大事。独立评论人士文昭近日在他的自媒体上披露,这些大企业的处境反映了中国社会一个深刻悖论。台湾财金文化董事长谢金河表示,中美贸易下一回合是打科技战。美国前摩根大通高管不当招募中国高官亲属,被终生禁止在银行界从业,银行被罚2.64亿美元。

阿里巴巴、华为联手合作做大事

中共宣传部门在下个月“两会”前发布的“学习强国”应用程序(App)的开发者,是中国知名企业阿里巴巴鲜为人知的特殊项目团队“Y项目业务部门”。

评论人士杨宁21日撰文表示,这一方面反映了中共业已通过新媒介加强对党员的控制,另一方面也是阿里巴巴与中共当局合作的新证据——尽管其与华为一样,一直否认与中共政府有关系。

他说,在过去的几年中,阿里巴巴的合作背后都有着中共的影子。

2018年5月,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宝与目前因丑闻曝光、正被世界围堵的华为公司联合,正式成立“蚂蚁金服-华为创新实验室”,其目标是瞄准移动支付,在安装华为手机盾的华为手机上,通过支付宝转移大额资金。不仅如此,在移动支付端阿里巴巴还宣布将与华为开展深度合作,将华为技术与阿里在线支付相结合,如刷脸支付、安全支付等等。换言之,阿里巴巴的互联网前沿技术将与华为的通信技术结合在一起。

不过,中共当局显然还是对阿里巴巴掌控有着5.5亿用户的支付宝并不放心,毕竟不是嫡系(国企)出身。于是,在去年9月中共党员马云被迫宣布将于次年辞职当天,支付宝就与中国银联举行内部签约仪式,就支付清算业务达成了相关合作。去年支付宝虽被收编,但阿里巴巴与有着军方、国安背景的华为公司继续在手机支付上的合作,无疑将大大加强且方便当局对民众资金的监控,民众的所有个人信息亦全面被当局收集。

早在2014年,贵州省政府就与阿里巴巴合作构建了国内首个政府数据“聚通用”平台——云上贵州系统平台,采用了阿里云“飞天”操作系统,这是阿里云和中国省级政府的首个合作,而这背后的主导是中共中央政府。

另外,杨宁分析,阿里巴巴、华为、腾讯等中国大型科技公司,早已丧失了公司的独立性,在中共的严控下,自觉或不自觉地成为了中共监控人民的帮凶,而创始者也在中共的泥沼中越陷越深,难以抽身。

成立于1996年的凤凰卫视,是由中共出资收购后打造的中共海外喉舌,被称为“海外央视”。凤凰卫视的老板刘长乐有着中共军方背景,游走于两岸三地。90年代,江泽民之子江绵恒就有股份在凤凰卫视,是董事之一。秉承著中共“小骂大帮忙”的阴招,凤凰卫视蒙骗毒害了很多中国人。刘长乐并未得到习近平的信任。

独立评论人士文昭20日在他的自媒体上表示,华为、阿里巴巴的处境其实反映了中国社会的一个深刻悖论,就是中共很有意地想把社会的经济和技术力量,转化为它的政治力量,或者用于对外、或者用于对内,这会以削弱经济力量为代价。但是当中共要求这些企业更多为它服务的时候,这些企业就会因为和它的密切关系蒙受损失。

中共正在推进一些带有政治意图的经济战略,目标是把它的经济实力变成政治影响力,体现在国际贸易、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三个方面。假如成功,它就既是世界上的经济强国也是政治权威,掌握了制定规则的权力。

中国的企业只要做大或早或晚就得成为直接接受党国指令的部门。到一定时候赐你姓赵,你不姓也不行。

从集中力量办大事、和党领导一切的原则出发,中共非常急于把经济力量转化为对内对外的政治力量,成为超级大国。但超级大国并不是一个学习曲线的问题,不是随着经验和试错的增加,效果就会自然改善,而是要实现两样硬性指标,一是提供一个安全体系,二是提供有吸引力的观念产品,才能获得制定规则的权威。

中美贸易下一回合打科技战

台湾经济日报21日日报道,台湾财金文化董事长谢金河参加玉山科技协会春酒,以“透视美中贸易的底蕴”为题发表演说。

他说,美股道琼指数近来涨至近26000点,二个月时间扭转一切颓势,距去年高点只差5%,中国大陆上海股市今年1月来也一路上涨,去年市场一片悲观,没想到“今年的猪好像都飞起来了”,原本去年第4季许多厂商对订单看法都相当保守而缩减,今年前二月来看,情形没那么差,订单又开始释出,尤其是华为大量下单,最受注意。

2019年将是变化非常巨大的一年,年初前二个月是中美贸易转折带来的波浪,但一定要留意全年股市跟经济波动非常大,危机跟信心都在一线之间,情况不妙时,卖压又会非常大。

谢金河说,中美贸易是赌桌上的梭哈,川普拥有筹码优势,美中各有优缺点,过去一年各自发功,第一回合是双方摸底牌阶段,下一回合一定跟科技战有关,谁取得5G发话权,谁就能控制世界。

前摩根大通高管不当招募中共高官亲属;被终生禁业

美国之音报道,美联储21日在其网站发布的声明说,前摩根大通董事总经理弗莱彻“不当地制定了”一项推荐招募计划,接受外国政府官员、客户和潜在客户的推荐,提供实习和就业机会,为公司换取不正当的利益。

美联储说,弗莱彻同意接受终生禁业的决定。

美国司法部2016年公布的文件显示,摩根大通制定了所谓“子女项目”(Sons and Daughters),利用为中共高官和企业高管亲属提供实习或就业机会,赢得数亿美元的交易。

华尔街日报2015年获得的一份摩根大通文件显示,摩根大通从2004年至2013年接受了大量中共政界和商界人士的推荐,其中一半来自中共政府。

摩根大通由于这项招募计划2016年被联邦政府罚款2亿6400万美元。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