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动态 > 正文

颜丹:“取消公摊”?又要变相敛财吧

万变不离其宗,我们只需记住一点,用人民的土地来敲诈人民,将60%的税费纳入房价中的独裁政府,是决不可能为老百姓着想的。那么如今,政府“取消公摊”的真实用意又是什么呢?若就地取材,从官媒分析的那几条“取消公摊面积的意义”来看,几位指名道姓的御用专家们的花言巧语、胡诌乱扯都不值一提,只有“此前业内”提到的“对未来房产税的出台进行一定的铺垫”之说,不免让人闻之色变、细思极恐。

日前,大陆官方再谈房地产税。外界关注,房产税开始征收后,大陆房价是否真的会下跌吗?

近日,大陆某官媒根据中共住建部2月18日发布的官方文件中的“住宅建筑应以套内使用面积进行交易”一条,高调指出,中国的“房地产交易将正式告别‘公摊面积’”以及“‘买100平米房子只得70平米’现象有望终结”。

好笑的是,国人对此持续了几十年的不公现象的“有望终结”并未普大喜奔,相反还产生了深深的恐惧与担忧。正如上述官媒的自问自答:其一、“会不会让买过房的人资产缩水?”答曰“只是对单价产生影响,对总价并不会有太大的变化”,意即,会提高每平方米的售价;其二、“取消公摊面积导致房价上涨”?答曰“只是计价方式有所改变,对房价并不会产生太大影响”;政府有意调控,却说不影响房价,这不是让老百姓心里更发慌吗?

某地产公司首席分析师对此立即指出,“公摊面积并不是越小越好”;“开发商同样可以提高套内单价”;“过度挤压公摊,会导致社区品质下调,包括楼道、会所、大堂等公共面积缩水”。也就是说,“羊毛出在羊身上”;无论怎么算,无论有没有公摊,对购房者来说,都不会有啥便宜可占。惟一能从楼市获利的,就只有政府及其“帮凶”开发商。

万变不离其宗,我们只需记住一点,用人民的土地来敲诈人民,将60%的税费纳入房价中的独裁政府,是决不可能为老百姓着想的。那么如今,政府“取消公摊”的真实用意又是什么呢?若就地取材,从官媒分析的那几条“取消公摊面积的意义”来看,几位指名道姓的御用专家们的花言巧语、胡诌乱扯都不值一提,只有“此前业内”提到的“对未来房产税的出台进行一定的铺垫”之说,不免让人闻之色变、细思极恐。

为什么“取消公摊”是征收“房产税”的前奏?除了上述业内人士的点拨,还应该考虑一个现实案例。据中共官媒报导,“2002年6月,重庆人大常委会通过了《重庆市城镇房地产交易管理条例》,要求:商品房现售和预售,以套内建筑面积作为计价依据”;“该条例于当年8月1日施行”。从“不按这一计价依据销售的开发商,将由房地产行政主管部门责令改正,并处以商品房交易金额5%~10%的罚款”的规定来看,“重庆在全国率先强制施行”就应该不是说说而已了。“取消公摊”之后,“重庆于2011年开始试点征收房产税”;且至今“房产税试点范围未有扩大”。

或许有人会问,上海也开征房产税了,为何没像重庆那样提前“取消公摊”?这个不难理解,若一个城市能成功开征房产税,还需要先“取消公摊”吗?而重庆之所以非得提前铺垫一下,正是因为在全国范围内开征,阻力重重。从学者何清涟发现的“早在2008年,开征房产税之说就已经出现,但征收时间上一推再推,先是从2013年推至2015年,如今又推至2017年,会不会再推到2019年,只能等著瞧”的这一艰难过程就可见一斑。

然而,阻力再大,也挡不住中共如今邪乎、迫切的敛财之意。就在2019年即将到来之际,大陆有财经分析人士指出,“近年土地出让金减少,不过地方债务却在不断堆积”;“从地方政府利益考虑,它们自然需要想一个办法来‘开源’”;“这其实也就是房产税的本质目的,为地方增加税收”。此外,去年“两会”期间,在“李克强明确表示,今年稳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后,中共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发言人张业遂也立即“给出时间表,预计房地产税最快两年后推出”。

尽管迫在眉睫,但害怕“颜色革命”的中共却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强行开征房产税。致使中共将开征房产税的时间一拖再拖的阻力,也不是唬人的。从李克强不忘强调“稳妥”就足以看出中共当局的谨慎、心虚。正如要让重庆试点“取消公摊”,中共心里盘算的是,开征房产税得一拨一拨的来。

取消公摊,就意味着可征税的房产面积以及人群会缩小。有文章分析称,“如果人均免征面积是60平方米,按照2015年人口统计数据,中国约有1.44亿城镇居民需要缴纳房产税”。假如“60平方米”是取消公摊之后的套内面积,那么这个“1.44亿”的数字就会缩小,即大部分“刚需”就会出现在“免征”范围之内。倒不是因为政府为“底层”着想,而是由于这类群体早已无油水可刮。

这里有一个问题,既然要在房产面积上动心思,为何不直接扩大“免征面积”,从60平直接升至80平,岂不更方便?但中共显然不愿意让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房产税”上,此举有声东击西之效。再者,公摊比例,在各地、各小区都不一样,到时候多了少了,矛头将直指开发商或小区管理者。中共帮地方敛财,但得在人民面前树立自己的“救星”形象。此外,被免征房产税,或许还能让潜在的刚需再度燃起买房的欲念。

既然不是“刚需”,那么,被中共盯上的冤大头又是谁呢?是拥有多套房的中共权贵们?由体制培养出的房叔、房姐们,啥时候会被“党妈”牺牲掉,得看他们跟“选择性反腐”的习中央的远近亲疏。包括近几年出现过的房产抛售潮,抛售者们也并不是怕什么房产税,除了忌惮不小心会被“反腐”射中的冷箭之外,更重要的是为了止损、赶在楼市崩盘、坍塌之前全身而退。

在人民币持续贬值的今天,想借房产来投资、保值的,绝不仅限于党官、富豪。小有所成的中产人士以及在倒闭潮中经营不下去的小微企业主们,由于把钱都投在了楼市,将无一幸免的成为被征收房产税的主力军。尤其是那些把三、四套房挂在自己名下、又不甘心甩手的,则更是中共磨刀相向的第一拨“羔羊”。正是因为这类群体还有“小日子”可过,也就不会有揭竿而起的动力以及让“颜色革命”一触即发的可能。对中共来说,敛他们的财,再安全不过了。

但十分不乐观的是,靠如今这个最小的、形不成气候的群体,中共及地方犬马就能保住自己的钱袋子?取消公摊也好,开征房产税也罢,中共决不能忽视的一个更大前提是,积贫难返的红朝已无财可敛。想在楼市中继续敛财的中共始终都解决不了这样一个难题:房产税免征面积越大,被征的人数与税款就越少;而免征面积越小,民众的反抗之声就会越大。到那时,恐怕就不只是财政问题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