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动态 > 正文

陈思敏:千亿矿权案调查报告的漏洞与博弈

在调查报告出炉前,蹊跷出现周永康儿媳“喊冤”。调查报告早不出晚不出,偏偏选在中美贸易部长级谈判关键时刻,还搭配让世界看笑话的央视认罪,中央政法委牵头的调查结论维护了最高法院的面子,却让北京在世界丢大丑。这次调查报告仍是一次博弈的结果,也预示还有博弈要上演。

中共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为自保,三次录制视频讲述“陕北千亿矿权案”卷宗丢失过程。(视频截图)

2月22日,陕西千亿矿权案卷宗丢失的调查报告出炉,官方结论是“原告”即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本人故意所为。

与此同时,央视配合播出了王林清对卷宗丢失全过程的“口供”。在央视5分半钟概分三节的视频中,王林清的说法虽然大多不脱调查报告内容,但也有脱稿的部分,举例如下。

关于王林清的作案动机,据调查报告,最高法院民一庭庭长程某某要求王林清加班起草“凯奇莱案”(即陕西千亿矿权案)二审法律文书,遭王林清拒绝,程某某告知王林清如不愿意加班就让别人承办。王林清认为在案件收尾期将其调整出合议庭,对此十分不满,加上前期积怨,遂产生藏匿案卷材料、给单位制造麻烦的想法。

参考王林清在央视视频第二节谈话中提到:“因为这个案子从2011年立案到2016年年底,已经经历了五年,在此期间,我为这个案件的审理做了大量的工作,写了许多的报告,也汇报过很多次,……”可见王林清对这个案子不但用心,也不吝超时工作,这就让他被指拒绝加班很没有说服力、为阻别人办案而偷卷宗也很牵强。

关于程姓庭长等人获悉案卷丢失后“并不着急”的问题,据调查报告,程姓庭长说,当时认为案卷不是丢了,只是没找到。王林清也同样表示,很可能是庭长当时认为卷宗不是丢了,而是没找到。只是卷案丢失兹事体大,何以主管反应如此稀松平常?

参考王林清在央视第三节谈话中补充说到,因为找不到卷宗的事情经常发生。这让人不难推测,千亿矿权案只是最高法院丢失卷宗问题的冰山一角。

关于监控黑屏问题,据调查报告,最高法院监控录影按规定保存3个月后自行覆盖。联合调查组调取了2016年12月15日程某某在最高法院保卫处人员陪同下调看监控录影的登记表及相关登记资料,显示在程某某调看录影及“卷宗丢失”事件前后,监控系统运行正常,没有“黑屏”和报修的记录。

调查报告这段陈述证明了事发当时的监控视频完全正常。首先,这结实打脸了最高法院先前的辟谣称“从未丢失”。其次,程姓庭长当时原本可以用没有“黑屏”的监控看出没有其他人进入过王林清的办公室,同时最高法院能够一查到底的话,那时候或许就能查出是王林清监守自盗,也不需要王林清时隔三年透过崔永元昭告大众卷案丢失,更不需要今日跨部门联合调查。

其实这份调查报告出来后,国内各大论坛的反应显示,不相信的是大多数,网民认为一份只有王林清“口供”而没有其他证据的调查报告,还是权力大于真相。

整个调查避重就轻围绕王林清,实则应该围绕最高法院档案管理的重大缺失“经常找不到是常态”。而且根据举报重点,此案最大的黑洞还不是丢卷,是最高法院存在干预审判、超过法定审理期限、先有判决书后有开庭审理等违法问题。

王林清拒绝上级指示判案,不是拒绝加班,这个原因竟成为他作案动机。联想2017年5月在吴小晖出事前,财新网刊文揭安邦黑幕,安邦宣布控告财新传媒及其总编辑胡舒立,理由是“财新多次要求赞助不果遂以不实报导抹黑”。如同吴小晖案一样,案情系列演变的看点在于背后的交手。

千亿矿权案历时10多年后于2017年12月终审逆转,被指最高层释放“纠正重大财产冤案”的信号。而包括财新网在内的媒体意有所指,此案能够翻案是在周永康、奚晓明落马后。此外,原告赵发琦实名举报的官员也相继落马,位高者至少7人,包括原陕西省榆林市书记胡志强(原山西省书记胡富国长子),以及时任陕西省长,后来担任陕西省书记的赵正永。

在调查报告出炉前,蹊跷出现周永康儿媳“喊冤”。调查报告早不出晚不出,偏偏选在中美贸易部长级谈判关键时刻,还搭配让世界看笑话的央视认罪,中央政法委牵头的调查结论维护了最高法院的面子,却让北京在世界丢大丑。这次调查报告仍是一次博弈的结果,也预示还有博弈要上演。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