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习近平挑明中国金融危机 分析:当代五毒 样样少不了

中美贸易战中,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23日表示,要深化认识国际、国内的金融形势,在推动发展的同时,也要注意化解金融风险。种种迹象显示,中国金融系统风险高企,从供给端到需求端出了大问题。中共财政紧缺,推出圈钱新法。9月1日起,中国农民要开始缴纳新的税负,即耕地占用税,可能引发严重后果。独立评论人士文昭22日在他的自媒体上表示,中共导致中国社会出现祸国五毒,需要裁减。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分析,这五毒都是体制造成的,只要中共存在,就无法灭绝。

中国金融藏危机?习近平挑明:注意化解金融风险

23日,中共中央级喉舌《新华网》报导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13次集体学习的谈话。习近平强调,要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稳定增长」和「防范风险」的关系需平衡好,精准有效处置重点领域风险;中国金融业的结构、理念、创新、服务等水准还不适应经济发展的要求,诸多矛盾和问题仍然突出,其中防范、解决系统性金融风险是一大重点。

在2015年11月10日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上,习近平首提的“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已成为中国国内媒体报道经济领域新闻的高频词汇。现在,习近平又提出“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或意味着金融系统的风险已经不可小觑。

由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领衔的中国经济50人论坛年会,2月16日在北京召开,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表示,从国际范围来看,中国金融体系有两个特点,第一是银行主导,第二是政府干预比较多。这样一个体系在本质上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则存在着一定的歧视性。

另外,“金融风险”也是近年来北京当局召开的各项会议中屡屡被提及的词语。例如,在2016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就称,“要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处置一批风险点,防控资产泡沫,提高和改进监管能力,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中共没钱了;推出新法征土地税

近日,中共农业农村部旗下“农业百事通”刊文,称2019年9月1日起,农民要开始缴纳新的税收,即耕地占用税。

官方称,耕地占用税主要面向这三类群体:1、违规建房群体;2、私自改变耕地用途群体;3、占用耕地进行非农业建设群体。文章提醒“按照国家的严格规定,大家所以为的合理利用耕地,多多少少都违反了规定,所以,这项税收,广大农村农民都要积极申报缴纳”。

中共首次立法耕地占用税,并规定以平米征税,可能引发严重后果。

据估测,这种在耕地上建房或从事非农业建设的单位和个人将涉及数亿人。其缴费标准,人均耕地面积越少的地方成本越高。比如人均耕地不超过一亩的县城,每平方要交十元到五十元,简单预估一下就是6667元至33350元。

据新税法,“本法所称耕地,是指用于种植农作物的土地。”因此“占用耕地”从事非农业生产的活动,被认为包括比较广泛,各种养殖业,还有牧业以及林业等,比如用耕地来种树等。其它改变耕地性质的行为,比如使用耕地挖沙、采石、采矿、取土、建农家乐等,都要征收一大笔耕地占用税。

山东方日报友李斌先生向大纪元表示,中共给农民收税,会导致农民继续抛荒耕地。大城市人口将继续不堪重负,黑恶势力、治安将继续恶化。

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刘因全说,“本来征税是对土地所有者征税,农民又不是土地所有者,你征他什么税呢?”搞这种土地税,是对农民极大的盘剥。

加拿大独立评论人士文昭22日在他的自媒体上分析,确实很多人压根不知道这个税的存在,也不知道自己其实在被征税的对象之列。《自由亚洲》采访到湖北的农民说:不久前回乡,听闻政府人员正在丈量各家的宅基地,似乎是在摸底,做财产调查,是在为今年的耕地占用税作准备。

从这类报导看,农村基层政府是在做税基的清查工作,如果各地都有这种情况,说明《耕地占用税法》的出炉目的和去年影视圈查税风波大体一致。

文昭:今日中国有五毒

文昭分析,今天中国有五毒,造成财政紧缩无法实施:

一是庞大的党务机构,一级政府一级党委。党委工作人员纳入公务员体系,中国纳税人要负担两套管制体系,这个党委机构不提供任何公共服务。纳税人大部分不是党员,自己缴纳的税金却要给党务工作人员发工资。你不是号称九千万党员吗,那所有的开支应该从你的党员会费里出,不要侵蚀国家财政啊!

第二大需要裁减的负担是军费,每年两会审议政府预算报告,军费增长总是优先保障,而且国际机构一般估计实际的军费开支在账面数字的至少两到三倍。现今的世界,美军作为全球性的军事力量,在役人数130多万;俄国作为世界领土最广袤的国家,军队在役人数100万出头。中共解放军在役人数两百万以上。砍下一半也不影响国家安全。

第三大应该裁减的是开销巨大的维稳经费,从2011年起维稳费用连续三年超过军费,再往后,只公布中央本级财政“公共安全支出”,地方政府这方面的开支不再公布,所以预想最低程度是没有减少,否则也不用藏着掖着。

第四大应该裁减的负担是各类冗余的政府机构,一份工作两三个人干的公务员体系。还有些莫名奇妙的不办公务的“公务员”,如共青团机关、妇联、工商联、民主党派、以及所谓“公益性事业单位”里,都有一批公务员编制的人员。这些人的工作都脱离了政府,不为纳税人做任何事,却还要让纳税人供养真是莫名奇妙。每一次所谓政府机构精简,减下的人都会被分流到这类群团组织、和事业单位里去,政府职务没了,却还在财政编制内。

第五大应该裁减的负担就是各种无效的对外援助、大撒币。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