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中共低调处理王林清案 分析:周强未过关

图为周强资料图。

中共最高法院“陕西千亿矿权案(又称凯奇莱案)卷宗丢失”剧情出现反转,被舆论称为狗血剧。中共官方对外则低调处理事件。有分析指,官方对王林清所揭露的涉及最高院院长周强的关键内容,并没有直接否定。

官方低调处理调查结果

2月22日中共中央政法委牵头的对最高法院“陕西千亿矿权案”卷宗丢失问题的调查结果公布,据称,“卷宗丢失”系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监守自盗。调查组声称,已经将王林清涉嫌非法获取、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的犯罪线索移交给公安立案侦查。王林清还在中共央视认罪。

这份“调查结果”公布后,引起大陆律师界、公众舆论及海外媒体强烈质疑。

民间的舆论中,以@长春海盗的反讽评论最具代表性:王林清想出名想疯了,自己窃取了卷宗,生怕别人不知道,还主动找上级领导去调查监控。上级领导为了保护他,故意让监控坏了,可是,王林清并不领情,辜负了领导的一片好意。王林清并没有死心,他又找到了崔永元,让崔永元把案宗丢失一事告诉了全国人民,生怕全国人民不知道是他偷了案宗。

王林清在电视上认罪的报导播出次日,即2月23日(周六),周强直接领导的《人民法院报》刊登该报评论员文章,对官方调查结论大加赞许。

相对于周一到周五每天20版,《人民日报》在周六和周日每天只出8版,第8版是副刊。就是说中共喉舌把“调查结果”安排在周六的最后一版最后一条,而且也没有配发“本报评论员”文章等评论内容。而《人民日报》海外版根本就没有刊登“调查结果”。

以往中共政权在处理必须对外公布但又不愿意大事声张的敏感事件时,往往都会安排周末的时间,以尽可能地减少公众的关注程度。

就在官方“调查结果公布的前4天——2月18日晚,“陕北千亿矿权案”当事人、凯奇莱法定代表人赵发琦在推特上发出该案主审法官王林清对周强的举报信。该信写于2018年5月15日。

王林清在举报信中揭露,周强指示院、庭领导销毁他们干预案件的痕迹,公然盗走正在审理中的案件卷宗,并伪造了全套案卷,炮制出中国司法版“水门事件”。举报信还指,涉案人杜万华与周强是大学、研究生同学,且多年来一直交往甚密。另一涉案人程新文庭长,无论担任民庭副庭长还是庭长,都是在周强的斡旋和直接安排下才实现的,而且周强的母亲还是程新文的老师。

“陕北千亿矿权案”在审理过程中,不论是程序适用还是实体处理,自始至终都由周强院长通过杜万华直接操纵,并采取先定结论再让合议庭找理由的方式干预案件审理。

举报信还揭露,2016年5月,周强罔顾《民事诉讼法》关于“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的明确规定,通过杜万华专委强令合议庭将案件第二次发回重审。程序错误是司法审判的致命伤,虽然合议庭成员都明确表达了反对意见,但无果。就在我硬著头皮写发回裁定书的时候,杜万华又突然指令暂缓发回,要求案件改判解除合同,并明确表示这是周院长的意思,被我当即拒绝。2016年11月底,在我正准备撰写该案的判决书时,二审正副卷宗在我所在的东交民巷最高法院本部办公室离奇失踪……

有评论文章质疑,中共公布的“调查结果”只不过是否定了王林清对周强派人盗取卷宗的指控,而对“2016年5月,周强院长罔顾《民事诉讼法》关于‘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的明确规定,通过杜万华专委强令合议庭将案件第二次发回重审”,“并采取先定结论再让合议庭找理由的方式干预案件审理”这一最重要的揭露内容不进行否定,这岂不就等于替周强承认了确有此事?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冬琪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