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投书 > 正文

廖祖笙:遇到件怪事 让人不寒而栗!

这一年多来我非常缺乏安全感。对于拿驾照的事,我会继续一拖再拖,在上下班的路上,在方方面面,我也都会万分小心。我一直是一个心细如发的人,若我有任何“意外”,都一定只会是人为的算计和加害!希望民主法治时代能彻查。

我遇到了一件怪事,让人不寒而栗!

我儿廖梦君惨烈遇害后,我创建的博客和文集被不明势力不断封删,前后被清空的文集约有六、七十处,还剩了几处挂在外网,几年来因为种种原因,我也一直未去更新。直到近期百度对我公然耍流氓,我才想到去打理。

改版后的网页,是我自己写的一个小软件生成的,采用的都是格式化的网页代码。网页上传后,发现目录8用了几种代理方法都打不开,几个空间都这样,为此百思不得其解。无奈,将19个目录合成总目,将网页上传后,也还是打不开网页。后来我想,兴许是某篇文章的标题,未能穿墙。

于是我花了不少时间,对目录8反复进行排查。删掉其间一些文章标题,再将网页上传,看看能否正常浏览,如此反复,终于找到了症结所在,原来是我转贴的《璇璇梦想ING:廖祖笙博客终于被封了》,无法破墙,相应的网页也打不开。我在网页代码中删去该标题后,几个空间的目录8和总目录,顿时都能正常浏览。

我细看了一下该文(附后,大家也都看看),再想到不合常理的种种,不由不寒而栗。无脑动物百度李彦宏将我逼到这份上,并不比我更安全,有朝一日替人背黑锅,百口莫辩,也是完全可能的。我已说过,李彦宏在廖梦君冤魂前的再次发疯,不排除被人下套的可能。

这一年多来我非常缺乏安全感。对于拿驾照的事,我会继续一拖再拖,在上下班的路上,在方方面面,我也都会万分小心。我一直是一个心细如发的人,若我有任何“意外”,都一定只会是人为的算计和加害!希望民主法治时代能彻查。

写于2019年2月25日(迫害于案发前就已在进行。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周永康、李长春、刘云山、周济、张德江执掌重权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像编天书一般指鹿为马,禁绝传媒据实报道佛山惨案,公然关闭司法大门,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杀人案,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4607天!遇害学子的尸检报告、尸检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原本著作颇丰、与传媒互动频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后表达权随之被非法剥夺,于国内再无一字变作铅字,全家也都成了惨案的人质,被长期非法监控并被剥夺出境自由······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任意操弄作恶多端、祸国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无良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

廖祖笙文集:

http://dnmj.scienceontheweb.net/

http://lzsxlks.sportsontheweb.net/

http://dnmj.scienceontheweb.net/

http://stbz.medianewsonline.com/

http://lzswz.mygamesonline.org/

http://mjycbx.atwebpages.com/

http://qzbz.atwebpages.com/

廖祖笙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liaozusheng/

------------

附:

2007-04-27璇璇梦想ING:廖祖笙博客终于被封了

廖祖笙博客终于被封了,公权再次完胜人权,可喜可贺!

自2007年4月25日(亦为小梦君离开人世间的第284日)起,至今日此时2007年4月27日晚20点37分为止,点击先生博客http://blog.sina.com.cn/m/liaozusheng,网页显示“对不起,您访问的博客地址不存在”随后跳转至sina博客首页。点击任何博客内廖祖笙的新浪博客链接,亦同以上所述。

一个浏览量逾150万的博客就这样说没就没了,众目睽睽还是不敌公权压力,草根阶级最终被彻底打败,是不是还可以说是我党我军对“反动异己分子”的完美封杀?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和谐”之声声声入耳,而又煞是刺耳!

“若封掉我的新浪博客,有毁灭证据并协同包庇杀人犯之嫌······”先生的郑重说明如同戏言般被抛入了垃圾箱,可惜不是回收站,要不还有回收的可能。封掉也好,以前还要雇用专门的人去掩饰,辱骂,监督,删贴,每次“5毛”的消费也无法让赖以炫耀的GDP数字向上浮动,还要让国内本来不富裕的IT人士更加的紧张,为了一个廖祖笙浪费这么多的人力资源值得么?!还是删了好,那些市井小民又懂个屁,随便找点事转移一下目光就OK了。

可你拿走了一个战士的枪,并不代表着你就能强奸这个战士的意志,阻止他去战斗。网络的盛行在于其博大,而正是这样的环境给勇敢的战士提供了最终胜利的舞台。看到先生以新闻短评的形式继续走在那些懦弱的人(包括我)前方,以羸弱的身躯替我们遮挡霸权的激流,璇子什么也没有,什么也不能做。286日的盼望、期待,让先生的心逐渐冰冷,言辞越来越激昂,越来越锋利,自然也就受到了越来越多的打击,封杀,镇压!

先生说:“抗争到底,直到他们割断我的喉咙为止!”这一天,还有多远?

网络流行一句术语,谁让你不幸生在中国了?!先生的博客被封掉,意料之外的意料之中。乱贴乱画解决不了,乱收费乱罚款解决不了,让你一个小小的廖祖笙在大众的眼光下消失还不容易吗?有一天,媒体偏角处出现“廖祖笙丧子心痛,精神恍惚,与迎面而来的大卡车来了一次最亲密的接触”等之类的消息,璇子想也不会太过于意外的。封闭博客“我们”也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还要放长线钓大鱼,将“不安份”的“异己分子”通通清出“人民“的行列之外。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u/4b9e70ca010009lu[博讯来稿]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来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投书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