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横河:多伦多大学校园抗议 谁是受害者

我个人的建议就是既然已经出国了,就应该利用在国外的机会去了解一下世界,了解一下什么是普世价值,正常社会人们是怎么生活的,而不是继续关在同样思维、同样环境的小圈子里面,这一点很重要,因为父母亲花钱送大家出来留学不容易,既然有了这个机会就要充分利用这个机会进入这个社会,看看这个社会怎么是运作的。

编者按:时事评论员横河最近接受希望之声的采访。以下是采访全文。

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加拿大校园上个星期接连发生了两起中国留学生的闹事事件,引发了外界的关注,西方媒体普遍认为这是中共通过留学生将它的意识形态传播到西方校园的结果。

在中美贸易战的大环境下,其实越来越多的西方国家清醒的认识到了中共政府对西方的渗透及其影响,在这其中,遍布在世界各地的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又扮演着什么角色呢?这里的事件对当事的学生会有什么样的影响?我们今天就来讨论一下,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我们还会讨论一下中共对台湾的渗透问题。

在节目的过程中,我们欢迎您参与我们的讨论,您可以通过Skyp,或者电子邮箱联系我们,我们的Skype账号是hhpl,电子邮箱是[email protected]

横河先生,这两件事情都是发生在加拿大,国内的报导并不是很多,我们想先请您介绍一下这个事情的经过。

横河:第一件事情是多伦多大学有一个士嘉堡校区,这个校区选学生会会长,后来就有一个出生在藏人流亡地印度达兰萨拉的,叫做奇美拉莫(Chemi Lhamo)的女学生,她本人是加拿大人,她当选为学生会的副会长,后来就引发了中国留学生连署要求罢免她,而且在她的网页上留下了大量的留言去辱骂她,这是一个事件。

另外一个事件是麦克马斯特(McMaster)大学有两个社团举办了一个讲座,有一个维吾尔活动人士,就是原来加拿大维吾尔大会主席特度希(Rukiye Turdush),她在会上报告了一个情况,就是新疆的集中营和人权迫害的情况,当场被一名中国留学生用脏话辱骂,而且事后有组织的抗议。

主要这个过程当中是有一部分学生在之前商量怎么去抗议,和会议期间对话就提到了已经向中领馆报告,这个事情是比较特殊的;事后又有麦克马斯特大学的五个学生社团发表了一个联合声明,就是学校里面的社团发表联合声明,这五个社团其中有四个是大陆学生或者是学者的社团,还有一个不是很清楚是什么,主要是在这个联合声明里面再次说明已经向中国驻多伦多的总领馆进行了通报,在这五个签署声明的社团当中,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是排在第一的。

主持人:关于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您曾经发表过一篇相关的评论,您的文章里面主要观点是什么呢?

横河:首先讲到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它的历史、它和中共的关系、它曾经做过哪一些,就是为中共张目的事情。主要观点就是,我认为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不是一个统战对象。

习近平去年把留学生作为三个新的统战重点之一,这个西方做了很多报导,所以认为学生会应该是统战对象。其实不是的。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勉强可以算统战工具,它并不是中共要拉拢的对象,这个组织,我不是说学生,我是说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这个组织。

为什么说勉强算统战工具呢?因为作为统战工具用的话,它是要有广泛的社会基础,它的主要目的、主要工作是交朋友,这个正好是留学生的弱项,留学生待在校园里面,他怎么跟美国主流社会打交道去交那些朋友?这是很难的。所以在统战系统,如果它算统战系统里面的话,能够起到统战作用的,它的能力是最弱的,它主要起什么作用呢?它主要作用一个是用来监控中国留学生,当然也监控其它族裔的,但是主要是监控中国大陆的留学生,也就是说它是管自己人的,就是管这些学生的。

再一个就是动员学生去做中共要做的事情,必要的时候就使用中国留学生来压制校园里面的言论自由、学术自由,当然这种行为有的时候也扩大到社会,但是重点是在学校里面。

在组织上其实它也不属于统战系统,因为统战主要是在特定的时期,中共要定一个主要的敌人,那么统战统的是什么呢?就是主要敌人以外的,但是还不是自己人的那一部分,就中间灰色地带,和敌人阵营当中比较薄弱的环节,这是统战对象。

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是属于中共认为的自己人,就是说并不是还没有成为自己人的,所以它并不归统战部管,它归领馆的教育组管,在国内它是归教育部管,也就是说中共把它认为是中共教育系统的一个延伸,而不是外国的教育系统,就这个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也就是说它是有一个明确的指挥链的,从教育部到中领馆教育组,然后到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它是有一个指挥链的,学生会是在指挥链的末端,它是有一个组织形式的,这跟别的自发的学生组织不一样。

当然这有个过程了,早期确实有一些领馆不喜欢的学生自己去参加竞选,像2004年的时候,明尼苏达大学的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选举,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叫王晓丹,她就参与竞选主席,后来领馆教育组就找人出面,专门找了一个中国学生跟王晓丹来竞争,然后挨个打电话叫大家投那个人的票,不要投王晓丹的票,原因就是因为她是法轮功学员,而且还找了很多人去投票,那都是讲好了的要投谁的票的。

当然后来领馆就看得更紧了,那次算是出了个事,这种事后来就很少了,就是说学生学者联谊会被彻底管住了,就不大可能出这种意外了。出意外的好处是大家可以看到它是怎么运作的,现在不出意外,外界就很少注意到这里面领馆和学生会之间的关系了。

主持人:这次加拿大这两个校园事件,外界包括当事人也一致地认为是领馆在后头,但是我们看媒体曝光出来的学生微信,是学生主动向领馆会报,好像似乎是学生决定采取行动在先,领馆指示在后。那么大家为什么还认为是领馆在背后操纵呢?

横河:这个两个事件当中比较典型的就是麦克马斯特大学的维吾尔人发言事件,这个事件我们可以看一下它的特点,事先或者发生事件过程当中,有学生向领馆报告,然后领馆给了指示,学生也按照这个指示做了,这就是典型的一个循环。

因为领馆不可能对各个学校的事情即时掌握的这么好,他需要学生在当地发生事件的同时就向他汇报,所以这是符合这个指挥链的,有指挥中心,这是领馆;有情报来源,就是这件事情正在发生或者是进度怎么样,有学生随时向领馆通报;有执行者,也是学生,这些就是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的这些人。这是一个完整的操纵系统的一个环,这是指维吾尔人发言事件。

多伦多大学士嘉堡校区选举的抗议活动,当然现在没有直接证据把领馆和他们后来的征签联系起来,不过从签名的百分比看,你也可以看出来这个组织行动的迹象。整个多伦多大学学区,中国学生是1万2千名,后来签了名联名连署的,就是要罢免藏裔学生会副主席的是90%以上,有1万1千名。

大家知道中国人,就是在中共统治下,他非常不关心政治,为什么呢?是中共搞出来的结果,就是说它是一个高度集权化,但是正是因为高度集权化,整个社会反而倒原子化了。因为自发的社会组织都被中共消灭掉了,就是以前中国农村、城市有各种行会、各种民间组织都被消灭掉了,所以只剩下中共一个组织。就这两点,一个高度有组织性和高度集权,另外一个是社会实际上是一盘散沙的,这个是相辅相成的。

你假设一下,就是说如果没有领馆,没有一个领馆在那里学生会主席可以去表功,你去抗议了,也没有人知道你参加抗议了,也有没有人知道你的名字,你还会去抗议吗?就说抗议有相当一部分是向中共表功。

再换个角度说,如果说你知道中共不希望你去抗议,你还会去抗议吗?还会有百分之九十的人去连署吗?就是说因为有一个中领馆在管着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而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在管着所有的学生,它就形成了一个组织系统,这个组织系统并不是离开中共的独立的组织系统,而是中共的一个直属机构。就是如果没有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出头组织,而且大家都知道它的背后是领馆的话,你想想看,有什么活动可以组织举百分之九十的中国人来?这是没有的!

主持人:那么西方社会对这两件事情的关注度比较高。西方媒体上的观点比较典型的还说这是中国留学生把民族主义带到了西方校园。那么我们知道其实这个民主自由的思想是早期的中国留学生从西方带到中国的,那为什么现在的中国留学生他不能把那个西方文明的好的思想带到中国,反而要把中国的那套不好的东西带到西方呢?

横河:这个其实就是跟执政的政党有关系,跟政府有关系。清末的中国留学生吧,他当然他受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实际上中国的传统文化和西方民主自由的思想没有那么大的冲突。当年这个“戊戌变法”的时候,就“公车上书”的时候,其实不就是中国传统文人吗?就是他们是要求变革的,就说没有那么大的冲突,所以中国留学生容易接受西方文化。这从文化角度来说。

现在的中国留学生呢?他受的是党文化的教育,就说他们从成长、从他们父辈开始就受党文化的教育,没有接受过其它任何思想。而这个党文化是产生于共产主义,而这个共产主义和它衍伸出来的党文化本来就是西方文化的一部分,而且是西方文化当中的糟粕,它来源于西方,那么和西方文化当中的这个宪政、民主自由就是对立的了,所以学生和学生不一样。

党文化它不仅仅是给出一个结论,更重要的是它给你一个思维方式,就说你形成了一种在党文化底下形成了一个世界观了。所以被党文化洗过脑的,他即使离开那个环境以后,如果他不是有意识去清除党文化的话,那么,在一个新的环境当中,他会抗拒那个新环境当中的各种好的影响,而继续自己原有的世界观和他的思维方式。这就是洗脑。

还有一个就是上面讲的组织,清末的时候派出来的留学生,这一些留学生是没有政府组织在他们当中扎根的;只有共产党会在这个留学生当中建立组织,有了组织就等于是共产党这个管理随时在你身边。所以说清末的留学生容易接受西方思想,而现在中国留学生不容易接受。这就是组织的作用。一个是洗脑、一个是组织,这两个因素是互相加强的作用。

如果没有中共的严密组织,即使有党文化的影响,一般来说,也不会形成大规模的自发抗议事件,个别的抗议会有,那是正常的,就说在民主国家,每个人都有表达的权利。但问题它不是这种就是行使自己表达的权利,而是在接受一个外国政府的命令在围攻别人。如果说没有党文化的洗脑呢,那么即使它有这样的组织,效果也不会这么好。这两者是这样的关系。

就这两个事件而言的话,我觉得第一个事件就是这个学生会副主席的这个事件呢,其实这个事情的本身和抗议的对象是不一致的。他们抗议的说她是藏独,其实奇美拉莫竞选的是学生会副主席。她在学生会曾经有过很多活动,就参加这个学生会的这个组织工作。她的这些活动和她个人支持藏独的观点是没有关系的,就说她从来没有把她的藏独的观点带到学生会里面来影响她对学生服务。所以抗议的东西跟她、跟这个事件本身是没有关系的。她竞选的是学校的学生会主席,不是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的主席,完全是两回事。

第二个事件呢,就是这个特度西,她报告的是新疆的集中营的人权情况。这一个抗议倒是和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长期以来抗议的对象是一致的。我们知道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专门在校园里面抗议有关的人权活动,你像2007年的时候在匹兹堡大学有一个研讨会新闻发布会,就是两个大卫他们调查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在这个匹兹堡大学举办新闻发布会,13个校园的学生组织主持这个活动,结果就有中国学生组织了去抗议去。

还有一个例子也是2007年的时候,4月20日在哥伦比亚大学也举办了活摘器官的研讨会。在那之前呢,哥伦比亚大学的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就发出电子邮件,就是组织中国学生去抗议,而且它邮件里面还说要用血染的五星红旗汇聚成的海洋来淹没这个研讨会。而且后来大纽约地区还有25所大学的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发表公开信支持哥伦比亚大学的学生会。这是他们长期抗议的对象,倒是很适合符合第二个事件,就是报告新疆人权和集中营情况的这个抗议行动。

主持人:我们现在有网上的听众提一个问题。他说他想到另一个问题,就是如果真的是学生主动向领馆汇报,那么学生为什么会仇视藏裔人士?我想他是指那个奇美拉莫事件。这跟中共对藏人的谎言洗脑有关,我也曾经是被洗脑的一员。

他这个问题就让我想起来“美国之音”在采访一个中国学生的时候,他觉得对这个对藏人的抗议是天经地义的。他当时是说,如果你在美国去宣扬ISIS,难道美国人不去抗议吗?所以您要不要对中共对藏人的这种污蔑和对华人的洗脑发表一些您的看法?

横河:这其实倒并不是特定于藏人的,就是说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我想我们今天不讨论藏人的问题,因为实际上这件事情跟藏独,或者是所谓的疆独,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关键问题是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的行动永远和中共的政策保持一致。它所有的想法,它的想法怎么来的?洗脑洗来的,就是这个宣传,我们刚才其实讲过这个事情了。就说它所有的行动跟中共的这个政策是永远保持一致的,绝对不会有偏离的。就从这一点来说的话,我刚才讲的就是组织和洗脑双重作用。因为我们今天不去具体讨论这个洗脑本身,这是一个另外一个很大的话题。

主持人:加拿大政府拘禁了孟晚舟这件事情就造成了中加两国关系的紧张,其实从民间到官方都受到影响。那中共的态度一方面激怒了加拿大的人民。那加拿大不妥协、不让步的态度其实也让中国民众有一些不理解。那这次留学生的这个反应,您觉得跟最近的华为事件有没有一些关系?

横河:我觉得这个反应本身应该没有直接的关系,就说学生学者联谊会对中共敏感的事情它都敏感,它都会去汇报,都会去抗议。像2017年的时候,加州大学圣地牙哥分校的毕业典礼不是邀请达赖喇嘛去演讲吗?那个时候也没什么华为嘛,也是闹得沸沸扬扬的要去当场抗议。只是说,可能是真正愿意出头的学生不多,所以在网上叫得厉害,但真正在现场站起来抗议的没有形成气势。

再往前的话,在2001年的时候,中领馆就在全世界各地组织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召开反法轮功的座谈会,那个时候也没什么华为嘛。所以说它跟这个华为没有直接关系。但是孟晚舟事件可能会加强一些中国学生的反应,就使得中共的这个动员更容易了。但是我想即使没有华为事件,这些抗议活动还是会出现的,当然了,就是这次的抗议强度比较大,参与的人比较多,这个可能跟华为有一点关系。

主持人:又有一位听众在网上的提问,他说怎么样识别党文化,怎么样去除党文化?

横河:这个很简单,《大纪元时报》有过两篇社论系统地阐述,第一个就是《九评共产党》,第二个就是《解体党文化》,这个其实是比较系统地把党文化的来龙去脉对中国人的影响,怎么样去除它,我觉得认真看一下这两篇大纪元的社论,对每个人都会有帮助的。

主持人:上星期我们分析的话题刚好就是中共统战的方式之一,是统促会,这次涉及到的是学生学者联谊会。其实我们通过黄向墨事件和最近的美中的贸易战,西方社会对中共的这些手法和渗透已经开始了解,并且非常警觉,这个时候您觉得领馆难道不应该是低调行事吗?您怎么解读他们这种顶风作案的心理?

横河:你讲应该低调行事,这是正常人的思维,但是中共不是正常人,所以它的想法是不一样的,也很难说它这个心理就是顶风作案,现象看上去在顶风作案,这是别人说它在顶风作案,它不这么想。

因为中共就是这样,它的扩张性和破坏性就是它的本质,它的作恶、作坏事是一个常态,而把做坏事的这种行为掩盖起来是特例。即使在所谓韬光养晦期间这么几十年,中共对外的霸道从来没有停止过,只是说那个时候西方国家广泛地实行绥靖政策,不敢作声而已。

像2008年的时候,奥运前奥运火炬的时候,中共组织起来的“红海洋”在世界各地对抗议奥运火炬的活动人士大打出手围攻,而且不是一个地方、不是一个国家、不是一两起事件,所以它是一直有的。

另外一方面,我觉得在贸易战的情况下,还有在华为被制裁的情况下,等于是中共在这方面无论在声誉上还是在实际上都会受到一些损失,中共很可能更加要从其它的地方弥补回来,就包括在其它能够发泄的地方,尽量选择强硬态度,这样它对内对外都有交代。

所以我觉得越是在这种情况下,它越是不会隐藏起来,而会更具有进攻性,这是在一些特定的领域,和它认为比较薄弱的地方,或者好欺的地方。

主持人:我们现在看到美国其实是非常关注在各个国际组织中中共利益的代言人,这些学生现在的行为虽然发生在加拿大,毕竟都是在西方社会,您觉得会给他们以后留在西方社会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横河:这个肯定不是一个好的影响,首先,我觉得牵头闹事的比如说学生会的负责人,这个肯定会被盯上,这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记得当时加州有个大学的学生会负责人,他后来炼了法轮功,后来就有联邦调查局的人去找他说你怎么好久不出来活动了?他才知道原来他一直是被盯上的,他后来说我现在炼了法轮功了,我现在不参加这些活动了。就是说这些负责人一直都被盯着的,这是没有问题的,现在闹事闹这么大,那更要被盯着了。

美国现在已经有好几个政府部门在去年报告当中都提到了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渗透校园,就是为中共来渗透这个校园,说对美国形成了威胁,所以政府已经注意了。这不是随便讲讲的,是人家在报告里面已经提到了。

所以这些人将来在美国如果想就业,或者是拿绿卡,或者是入籍,肯定是要受影响的。这也是他自己求的嘛,这没什么冤枉的,你求什么得什么。当然这些人很可能一心想着是表了功、挣了表现以后,回国去有一个好的发展,这倒是可能的,他本来就不想留下来。

主要是一些主动或者被动参与的学生,因为数量比较大,所以这种行为闹的也很大,最终会连累到整个中国留学生的群体。其实相当多的人我相信也不是主动的非常愿意的积极地去参与这种事情,虽然说他有同样的想法,但是不见得就会采取这么激烈的行动,所以这些人大部分应该说是被连累的。

而最冤枉的就是不参与,甚至是反对这些行为的学生,也会被连累,因为别人会把整个中国留学生群体当成一个对象,当然不一定会这么做,但是潜意识里面会有这种想法,有些影响是潜在的,不是说明显的制定一个什么法律来歧视你,不是这样的,所以这就很冤枉,绝大部分学生是非常冤枉的。

我觉得中国学生作为个人来说的话,应该和中共切割,比如说声明退党,或者是个人声明和中共切割,这是可以的。另外一个就是作为一个中国留学生群体的话,作为群体要抵制这种接受中共指挥来反对所在国普世价值的行为。这个权利是靠自己争取来的,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我觉得现在在西方社会争取自己权益就是要抵制中共,不当中共的工具,这就是争取自己的权益。

主持人:加拿大学生的事件现在有了一个微妙的转折,就是中共驻加拿大使馆发表声明,他撇清和这两个事件有关系。您觉得以后还会有学生来做这种傻事吗?

横河:以后还会发生,为什么呢?因为洗脑的效果之一就是被人当枪使了以后,还以为是自己独立思考的结果。另外一个,中共确实有一个组织在这个地方,不是轻易能够摆脱的,所以我刚才讲抵制,真的是要抵制的。

相当一部分人他不经受个人的重大挫折是不容易改变的,但是真正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愿意独立思考的人,会通过这类事件一步一步开始觉醒,就是他们实际上是被关闭在一个封闭的圈子里面的。这种事件,中共撇清关系这种事件是容易让人觉醒的。我记得中国大陆文革期间的时候,先知先觉的少数人不算,大多数人对毛泽东的怀疑是从林彪事件开始的,就说这些事件会帮助人们觉醒。

我个人的建议就是既然已经出国了,就应该利用在国外的机会去了解一下世界,了解一下什么是普世价值,正常社会人们是怎么生活的,而不是继续关在同样思维、同样环境的小圈子里面,这一点很重要,因为父母亲花钱送大家出来留学不容易,既然有了这个机会就要充分利用这个机会进入这个社会,看看这个社会怎么是运作的。

主持人:这次节目的时间已经到了,我们本来预计要谈论的中共对台湾的渗透就暂时不谈,我们在以后的时间专门找时间再继续讨论;还有一些观众谈到关于言论自由的问题,我们也没有机会讨论了。这次节目我们就暂时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