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孔诰烽:越南特金会戳破中国天朝复兴的春梦

特朗普与金正恩在越南举行峰会,外界普遍对于峰会能达成什么具体成果,期望不大。但金作为一个本来十分依赖中共的共产国家领导,跑到刚好在四十年前跟中国打过仗,一直跟中国关系紧张的越南,与一位对中国越来越不客气的美国总统会面,其象征意义,实在不小。

中共现在强调“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要洗脱百年国耻,到底是什么意思,并无清楚明确界定。但从北京将亚洲邻国当藩属看待的态度与行为来看,那个复兴,一定包括恢复中共官方史观中的中华中心朝贡体系,恢复中国作为天朝大国的地位。

但这种史观,已经被很多历史学家修正。首先中国周边的藩属国,在西方殖民主义兴起前,并无如中国民族主义者自己想象般对天朝忠心耿耿。他们是时常挑战中国,而中华朝贡系统的崩解,亦是从这种内生的挑战开始。

例如越南与中国的冲突,便不是始于冷战期间越共倒向苏联那么简单,而有更深远的历史。在1770年代,安南(即现在的越南)西山阮氏三兄弟发动农民起义,推翻了向清朝进贡的黎氏王朝。阮氏新政权驱赶境内汉族商人、以越南语取代中文成官方语言、分配田地给无地农民。乾隆在1780年代出兵攻越,辅助黎氏复位,但被阮氏王朝击退。阮氏兄弟击退清兵的历史,更曾成为越共出版邮票的主题。

在更早的1590年代,刚统一日本的丰臣秀吉将军出兵朝鲜,企图以朝鲜为据点进攻明帝国。当时明朝虽已衰落,却仍能够出兵朝鲜,击退丰臣秀吉。中日战争之后德川家康在1600年代于江户(今日东京)建立全国政权,并在1630年代开始锁国,制止白银流失到中国,并拒中国制品于门外,使日本手工业得到足够空间进行进口替代发展。日本自此不再进贡中国,同时向琉球王国纳贡,建立一个小型朝贡体系,成为最早脱离天朝的亚洲国家。

17世纪初,当明朝疲于抵抗满洲人之时,在东南亚日益强大的安南(越南)开始向柬埔寨纳贡。同时暹罗(泰国)也有意成为地区强权,也向柬埔寨纳贡。根据清初《海国闻见录》记载:“柬埔寨介居两大之间,东贡安南,西贡暹罗,稍有不逊,水陆各得并近而征之。”柬国因此成为越、泰争夺地盘的磨心。中国对于湄公河下游地区政局失去控制,也只能只眼开只眼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见在欧洲势力大举进侵亚洲之前,中华中心的朝贡体系的藩属国,早已对中国产生巨大离心,并出现不同程度的反中意识。在欧洲殖民主义取代中国霸权而成亚洲小国独立自主的障碍之后,不少20世纪的亚洲民族解放运动,与中国革命合流。中共与朝鲜、北越便是在这情景下成为兄弟盟友。但当欧洲殖民者退出亚洲之后,中国周边小国,又开始对中国产生芥蒂。越南当年全面倒向苏联,入侵受中国保护的柬埔寨,与中国全面决裂,就是由此而生。朝鲜从来都与中国保持良好关系,但金氏政权近年对内凶狠整肃与北京关系良好的亲华派,对中共阳奉阴违,已是路人皆见。

现在朝鲜、越南的领导与美国总统约会在河内。之前传过一阵的特习会无影无踪。在这个星期,天朝大帝的心情,一定十分复杂。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赵亮轩 来源:自由亚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