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周强再引关注!中共最高法院发布白皮书 周强未露面

中共最高法院27日发布白皮书,被指控涉嫌干预“陕北千亿矿权案”的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并未现身发布会,立即引发外界的关注。

2月27日,中共最高法院发布白皮书时,涉嫌干预“陕北千亿矿权案”、处于舆论漩涡的高院院长周强未露面。图为周强资料图。 

中共最高法院27日发布白皮书,被指控涉嫌干预“陕北千亿矿权案”的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并未现身发布会,立即引发外界的关注。

2月27日,中共最高法院(高院)发布“法院第五个五年改革纲要(2019—2023)”及中共“法院的司法改革(2013—2018)”白皮书。

白皮书称,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规定,高院分别制定领导干部、司法机关内部人员干预过问案件的记录和责任追究实施办法。

白皮书还称,中共各级法庭普遍建立“谁审理,谁裁判,谁负责”的办案责任制,基本取消案件层层请示、逐级审批。合议庭或者法官独任审理案件形成的裁判文书,经合议庭组成人员或者独任法官签署即可印发等。

当天发布会由中共高院新闻发言人林文学主持,高院副院长李少平、高院司改办主任胡仕浩出席了发布会,而处于舆论漩涡的高院院长周强并没有露面。

周强被指非法干预千亿矿权案

中共央视前主持人崔永元去年底连续爆料称,高院有“内鬼”,2016年11月就窃取了“陕北千亿矿权案”正副卷宗,崔永元点名周强干预操纵了此案。

高院承办该案的法官王林清也“自拍”三个视频,详述了该案卷宗在其办公室离奇丢失的过程:他报告给周强后,对方并不着急,也没有安排追查;高院调阅新安装在他办公室的两个摄像头时,两个摄像头同时离奇坏了。

王林清还多次指周强非法干预了案件,如合议庭一致的矿权归属意见被周强指示“要发回重审”等。周强干预此案的行为违反了高院出台的“谁审理,谁裁判,谁负责”的办案责任制。

周强涉嫌干预“陕北千亿矿权案”的丑闻被曝光后,立即引发舆论哗然,海外中文媒体纷纷披露中共的司法黑暗。

1月8日,中共政法委、纪委国监委、最高检、公安部等机构成立联合调查组介入调查。

王林清实名举报周强

调查期间,千亿矿权案的原告、凯奇莱法定代表人赵发琦2月18日连发数条推特,披露了王林清去年撰写的长达23页的控告周强的举报信。

举报信说,周强院长指使院、厅领导销毁干预该案,公然盗走正在审理中的案件卷宗,并伪造了全套案卷,炮制出中国司法版的“水门事件”。

举报信说,2016年3月,王林清和其他法官决定赵发琦应当获得探矿权时,却遭到高院审判委员会副部级专职委员杜万华阻挠,称周强要求改判、解除赵发琦的合约,被王林清等人拒绝。

王林清在举报信中说:“我做梦也没想到,他们如此胆大包天,手段如此阴险狠毒,直接釜底抽薪地把案卷给偷盗了。”

此案二审于2017年12月16日宣判,民营企业家赵发琦胜诉,国企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败诉。

但举报信披露,陕西高院刚刚开始执行时,中共高院便主动提出了“本案判决没有执行内容”的报告。周强批示后,高院执行局随后通知了陕西高院执行局。终审判决至今一直未被执行。

王林清指出,一场达12年之久的纠纷,在“胜诉”的名义下被司法裁判者的上司以娴熟高超的技巧化成了一纸空文。

更令外界大跌眼镜的是,由政法委牵头的联合调查组2月22日公布的调查结果。调查宣称,卷宗被盗是王林清监守自盗;并称由崔永元帮王林清录制的视频涉嫌外泄“国家秘密”。

同时,失踪多天的王林清也罕见地在中共央视上露面“认罪”。

卷宗丢失案案情陡然“大逆转”,及高院法官王林清在央视“认罪”,再次引起舆论哗然。#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张顿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