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习近平让步有多大 白宫披露了 强制执行细节曝光 还可能没有任何协议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周三在国会众议院作证时说,双方的谈判取得了“真正的进展”,但仍有很多工作要做。过去几个月,美中双方就关键的结构性问题进行了“非常紧张、极为严肃,且非常具体的贸易谈判。他还披露了强制执行细节,并表示“除非所有事情达成一致意见,否则就没有任何协议。”此次协议按美国法律不需要通过国会。只凭中共答应购买更多的美国产品,并不足以达成美中协议,协议必须包括“重大的结构性改变”,而且必须是可执行的,谈判可谓任重道远。

此外,他表示,川普总统最近一两天将完成推迟对中国商品加关税的程序。

莱特希泽:我们正在取得真正的进展

莱特希泽周三,在众议院筹款委员会(House Ways and Means Committee)作证。

2019年2月27日,美国国会众议院筹款委员会(House Ways and Means Committee)2月27日就美中贸易召开听证会。(记者林坪拍摄)

台湾中央社报道,莱特希泽说:“我们正在取得真正的进展。如果我们能够完成这项努力,我再次要强调‘如果’,能够就所有悬而未决的重要的执行问题以及其它关注达成满意的解决方案,我们也许能够达成意向协议,帮助我们在与中国的经济关系方面渡过难关。”

针对中共的强盗行径,他表示:美国可以与世界各国竞争,但是“我们必须有规则,有可以强制执行的规则,以确保市场开放,而不是由国家资本主义及窃取技术来决定谁是赢家。”

在被问及与中国达成的货币交易时,莱特希泽表示“除非所有事情达成一致意见,否则就没有任何协议。”他说,美中花了很多时间在货币谈判,这将是一个“可执行的协议”。

莱特希泽说,美国要的是公平贸易,这需要中国作结构性改变,最终达成的协议必须是可强制执行的。

莱特希泽对议员们说:“总统想要的协议是这样的,首先,要有可执行性,要能改变他们在强迫性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大型产业政策补贴,以及各种各样具体的,四处蔓延的行为模式和做法。”

但是贸易代表对议员们强调,他不会笨到想通过一次谈判就解决中共的所有行为。他说,“让我明确表示,在达成协议之前,而且更重要的是,在达成协议之后,‘如果’达成协议的话,都仍然有很多工作要做。”

2019年2月27日,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E. Lighthizer)在美国国会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举行的美中贸易听证会上作证。(RFA记者林坪拍摄)

莱特希泽:我们需要“新的规则”

法广中文网报道,莱特希泽作证时表示,现在美中谈判涉及的问题“太严重”,无法单凭中共增加购买美国商品来解决,我们需要“新的规则”。

他表示,目前美国谈判团队要求中方终止从中央到地方政府的强制技术转让作法,这次如果能够达成美中协议,必须是“具体、可衡量,以及在各级政府都能强制执行的协议。”

莱特希泽表示,“我再说一遍,如果我们能够完成这项工作,并且能够达到令人满意的解决方案,解决所有的重要问题,以及现在仍悬而未决的执行问题,以及其它一些问题,我们的经济关系将进入全新的局面。”

不过,他强调这个协议无法解决“所有的美中问题”,如果这次能达协议,未来仍有需要针对其它问题进行谈判。

他说,美国欢迎中国的投资,投资会创造工作机会,但是我们不要会窃取美国企业的投资。他同时表示,与中共做生意的业者都要求这次谈判一定要解决中共不公贸易,要求中共进行结构改革,这是最重要的事。

“因此这次与中国的谈判,重点为让中国做出显著的结构变革,我们在知识产权及强制技术转让等方面的谈判非常深入及详细,他们也愿意这么做”,他说:“但是中方是否会同意美国要求做出让步,现在谈这个还太早。”

美国强制执行细节曝光

海外中文媒体大纪元编译报道,莱特希泽说,未来美中协议的执法机制将包括与北京的定期磋商,并保留美国在评估中方没有履行承诺时采取关税措施的权利。此即贸易专家所说的“快速撤回”(snapback)条款。

“对我来说,如果美中协议没有纳入这些重要内容,我们就没有获得(中方)真正的让步。”他说。

周三的听证会,多位众议员提出美中贸易协议执法机制如何执行的问题,莱特希泽做了详细的回答。

他说,如果美中达成协议,未来在生效实施后,对于任何违反协议的投诉,或者中方某种违反协议的行为模式,都会通过双方建立的磋商(consultation,亦称协商)机制解决。另外,为了保护当事人,可以容许他们匿名投诉。

磋商将按时间及层级分别进行,工作阶层每个月一次,副部长级每季度一次,部长级的磋商则每六个月进行一次,重大问题由双方贸易主谈人(目前为莱特希泽及刘鹤)协商。

“如果在我这个最高层级的磋商,也无法解决问题,那么美国将会坚持执法,按照中方违规的程度,单方面采取制裁措施。”莱特希泽说。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创始人弗雷德‧伯格斯滕(Fred Bergsten)说,从长远来看,两国建立长期的协商机制是件好事。此外,保留施以制裁的权利,是在给美中协议“装上牙齿”。

中共内部有分改革派和保守派吗?

台媒中央社报道,莱特希泽大使说,美中之间的问题”非常严重,不是靠保证增加采购就能解决的。“他对众议院筹款委员会说:”本届行政当局正在推动重大的结构性变化,以创造更公平的竞争环境,特别是在知识产权和技术转让问题上。“

谈到与中共谈判的方式,莱特希泽说,他得悉中共政府内有改革派,他们有改变的意愿,因此寄望与他们进行合作。他说,如果情况属实,那么他希望能够将具体问题落实到具体文字,并具有可执行性和清晰的执行过程。

协议无需通过美国国会

莱特希泽说,本次谈判是依据《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款规定展开的谈判,并不是自贸协定谈判,不涉及关税减让,而是总统被授权执行的“行政协议”,因此,并不需要送国会审核。

在被问及与中国达成的货币交易时,莱特希泽表示“除非所有事情达成一致意见,否则就没有任何协议。”他说,美中花了很多时间在货币谈判,这将是一个“可执行的协议”。

上述大纪元报道称,莱特希泽还说,美中货币协议包括两个部分,其一是中方承诺不进行竞争性贬值,另一个则是北京对货币市场的干预应保持透明。

最近两天完成推迟对中国商品加关税的公告

华尔街日报》报导,莱特希泽在作证后表示,美国将采取措施,不会在双方持续谈判的期间,将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从现在的10%提高到25%。

法广中文网报道,莱特希泽说,川普总统已决定推迟对中国商品加关税,这一两天会完成公告程序。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