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特鲁多丑闻 炸出惊人黑幕 史上最大舞弊

七年前,加拿大广播公司法语部(Radio-Canada)的调查记者偶然发现,正受到“阿拉伯之春”抗议浪潮冲击的突尼斯和利比亚等国家的一些政府要人悄悄合家迁居加拿大,在多伦多或蒙特利尔定居下来。而帮助他们打点一切的是SNC-兰万灵公司几个高管。

七年前,加拿大广播公司法语部(Radio-Canada)的调查记者偶然发现,正受到“阿拉伯之春”抗议浪潮冲击的突尼斯和利比亚等国家的一些政府要人悄悄合家迁居加拿大,在多伦多或蒙特利尔定居下来。而帮助他们打点一切的是SNC-兰万灵公司几个高管。

这是对SNC-兰万灵公司调查的开始。几个月后,记者又查出该公司的一个副总裁在海外避税天堂拥有空壳公司,而这些公司的唯一业务就是替SNC-兰万灵转账,把大笔金钱汇给一些“客户”。其中最主要的收款人是当时的利比亚总统卡扎菲的第三个儿子萨阿迪.卡扎菲。

卡扎菲的三儿子萨阿迪是SNC-兰万灵在利比亚的保护伞和代理人。(AFP/ Mahmud Turkia)

2012年,加拿大记者前往利比亚,一点点查出萨阿迪.卡扎菲和SNC-兰万灵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该公司在利比亚经营多年。萨阿迪.卡扎菲在军队里掌握大权,指挥特种部队和工兵。在他的帮助下,SNC-兰万灵获得利润丰厚的大笔合同,甚至为军方修建监狱。

来加拿大花天酒地

萨阿迪.卡扎菲当然也得到丰厚的回报。据加拿大法语报纸《La Presse》报道,2008年他应邀来加拿大游玩时,SNC-兰万灵公司不惜重金,让他在舞女、妓女的陪伴下尽情花天酒地。

那一次,萨阿迪.卡扎菲在加拿大住了几个月,说是想考察北美商业模式并练习英语。SNC-兰万灵通过一家蒙特利尔安保公司雇佣了四个保镖,全天全程陪伴左右。他们后来在法庭上作证说,萨阿迪.卡扎菲从头到尾没有自己花过一分钱。所有费用都从SNC-兰万灵为他准备的“小金库”里出。法庭证据显示,仅性服务一项就在保镖们的报销账目上占了3万多加元,其中包括伴游女郎,脱衣舞俱乐部等等。

羊毛出在羊身上

其他开销还包括豪华住所,600加元一瓶的酒和其他奢侈品。SNC-兰万灵公司付了帐,转手就把这些开销算在利比亚工程项目的成本里。

萨阿迪.卡扎菲那一次加拿大之行总共花了195万加元,他后来又来过几次。一手打造利比亚关系网的SNC-兰万灵公司副总裁阿伊萨(Riadh Ben Aissa)说,这不是为了做慈善,而是付给萨阿迪.卡扎菲的报酬。

他在法庭作证时说,如果你拿到了一个25亿的项目,接下来还可能再拿个几十亿,那么公司在这些地方花个两三百万,甚至四百万根本不在话下。

把行贿习惯带回了加拿大

这样的手段SNC不仅在其他国家使用,而且把它带回了加拿大。2010年,该公司获得了麦吉尔大学附属医院的一项13亿加元的工程项目,而医院总裁和他的副手获得了两千多万加元的回扣。这是加拿大有史以来最大的一起舞弊案。

(CP/ Ryan Remiorz)

从2012年阿伊萨在瑞士被捕以来,已经有好几个SNC-兰万灵的其他高管以及相关受贿者受到起诉并被定罪。但是在2015年以前,被定罪的都是个人,公司本身没有受到指控。

SNC-兰万灵公司被起诉后,开始积极游说联邦政府在刑法中加上缓期起诉的条款。当时的公司发言人说,英国、美国和法国等国家的法律都允许公司以罚款换取缓期起诉,SNC-兰万灵希望为自己和其他公司争取到一个平等的法律环境,以保持国际竞争力。

加拿大特鲁多政府去年修改了刑法,加上了缓期起诉条款。但是SNC-兰万灵行贿案的检察官拒绝放弃刑事起诉,而时任司法部长威尔森-雷布尔德(Jody Wilson-Raybould)拒绝行使总检察长的职权推翻检察官的决定,由此埋下了一颗造成现在加拿大政坛震荡的“定时炸弹”。

(RCI with Radio-Canada, Enquête, La Presse, Vincent Larouche, CBC News)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加拿大广播公司RCI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