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动态 > 正文

王友群:习近平面临的三大难题根源何在?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撰稿人王友群博士。(大纪元资料库)

最近一段时间,习近平在内政外交方面面临三大难题,三大难题都涉及一个带共性的问题——执行难。

“ 秦岭违建别墅 拆除”的执行问题

秦岭,是中国重要的南北分界线。秦岭又叫终南山。从远古开始,中国人把终南山视为天神和地祇的家。古代的风水师,更把终南山视为龙脉,他们认为,终南山下,是最适宜帝王居住的地方。如果没有秦岭龙脉的福荫,就不会有作为13个王朝古都的西安城了。

秦岭北麓违法建筑始于2003年,对生态环境的破坏十分严重。就拆除 秦岭违建别墅 ,习近平在5年中作了6次批示:2014年两次,2015年、2016年各一次,2018年两次。至2018年4月,习近平的5次批示,都被中共陕西省委省政府、西安市委市政府软顶硬抗,糊弄过去了。

2018年7月,习近平作了第6次批示:“首先从政治纪律查起,彻底查处整而未治、阳奉阴违、禁而不绝的问题。”并且派中纪委副书记徐令义担任中央专项整治工作组组长,亲自到陕西省现场督战。直到这个时候,陕西省委省政府、西安市委市政府才真正动起来,共清查出违建别墅1194栋,拆除1185栋,没收9栋。

2014年5月13日,习近平第一次作出批示后,时任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只是简单地批示省委督察室会同西安市委尽快查清、向中央报送材料。时任陕西省省长娄勤俭也只作了圈阅。

同年7月,调查小组向西安市反馈:违建别墅底数已彻底查清,共计202栋。随后,202栋这个“假数字”从西安市上报到陕西省、再从陕西省上报到中南海,上千栋违建别墅被漏报。

从2015年2月到2018年7月近3年半的时间里,陕西省委共召开151次常委会、50次专题会,省政府共召开73次常务会,没有一次专门研究如何彻底解决秦岭违建别墅问题,全都是阳奉阴违。

习近平是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是中共地位最高、权力最大、声名最显赫的官。从2014年至2018年4年间,陕西省换了3任省委书记。第一任省委书记赵正永对习近平3年4次批示一直“能蒙就蒙,能骗就骗”。

2016年3月,赵正永不再担任陕西省委书记,娄勤俭接任。对习近平的第4次批示,新任省委书记娄勤俭理当“贯彻落实”。但是,娄勤俭照样敷衍了事。2018年4月,习近平作了第5次批示,这时的陕西省委书记已换成胡和平。胡和平照样糊弄完事。

直到习近平第6次批示直接威胁到陕西省委省政府、西安市委市政府第一把手的乌纱帽时,他们才真正动起来。要知道,陕西省可是习近平的家乡啊。连家乡的党政主官都不把他这个最高领导人放在眼里,惶论其它地区?中共天天在讲“政治纪律”,天天在讲“跟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这些官员天天在高喊拥护“习核心”。真实情况却是:“下级骗上级,一级骗一级,一直骗到总书记”!

“ 陕西千亿矿权案 ”终审判决的执行问题

“ 陕西千亿矿权案 ”因为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举报最高法院院长周强而为全世界知晓。2003年,凯奇莱公司与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以下简称“西勘院”)签订民事合同,凯奇莱出资1,200万元,由西勘院负责,对横山县波罗井田的煤炭资源进行勘探;收益按8:2分成,凯奇莱得80%,西勘院得20%。

经探查,发现这个不毛之地下面竟是一个储量近20亿吨的大煤田。当时,市场估值高达3800亿元!得知此消息,美女港商刘娟上下活动,在陕西省委省政府高官的支持下,跟西勘院签订合同,获得了原本属于凯奇莱的采矿权。刘娟转身将采矿权倒卖给另一港商,获利高达21亿元人民币!

凯奇莱一纸诉状将西勘院告至陕西省高级法院。陕西省高级法院判凯奇莱胜诉。西勘院不服,上诉至最高法院。最高法院裁定发回重审。2011年3月,陕西省高院判定双方合同无效。凯奇莱不服,上诉至最高法院。2017年12月21日,最高法院终审裁定凯奇莱胜诉,双方合同有效,应继续履行。

凯奇莱法人代表赵发琦表示,他花12年时间,总算打赢了这场官司,至今已胜诉一年多,也向陕西省高级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但是,2018年3月5日,最高法院民一庭法官沈丹丹起草一份文件,称此案的终审判决无可执行内容,建议陕西省高院不要强制执行,由双方通过调解来解决。

时任最高法院民一庭庭长程新文报告有关领导后,再由最高法院执行局通知陕西省高院。陕西省高院已通知赵发琦,对此案终止执行。目前,此案终审判决已成一纸空文!

为什么?因为美女刘娟早就“打通”了当时的陕西省副省长、代省长、省长、省委书记赵正永的“关节”。赵正永充分运用手中权力,一面整治凯奇莱,一面促成西勘院跟刘娟签订合同。2014年4月24日,刘娟以21亿元将她的两个项目公司100%的股权转卖给香港秦皇集团。

合同规定,秦皇集团全权负责处理凯奇莱与西勘院在最高法院的诉讼事宜。据说香港秦皇集团董事长马茂根,有深厚的官方背景,传闻是某中共权贵家族的“生意代理人”。刘娟、马茂根两位港商及其背后的众多高官(美女、金钱和权力的结合),可能是“陕西千亿矿权案”终审判决执行难的根本原因。

中美贸易协议的执行问题

2月28日,美国财政部长姆钦和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表示,上周 美中贸易谈判 进展得非常顺利,多达150页的协议文本已接近完成,如果中方同意,有可能在3月底在佛罗里达的海湖庄园召开“川习会”。

自从去年12月1日“川习会”以来,美中就贸易问题举行了四轮谈判。鉴于中共过去一再违背承诺,执行机制一直是美方强力要求的议题,也是美中谈判最棘手的议题之一。

1月31日,在川普会见双方谈判代表时,美方首席谈判代表莱特希泽明确指出:“没有严格执行,协议一钱不值”,为了表示强调,他连说三遍:“严格执行,严格执行,严格执行!”

2月27日,莱特希泽在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作证时表示,如果这次美中能够达成协议,必须是“具体的、可衡量的、在各级政府都能强制执行的协议”。对于违反贸易协议行为的申诉,将在一系列磋商中加以讨论。磋商的频率是工作人员每月一次,副部级磋商每季度一次,部长级磋商每半年一次。

如果磋商仍解决不了问题,美国就会加征关税。这就是贸易专家所说的“快速撤回”(snap-back)条款。莱特希泽认为,如果没有这个条款,美国就没有得到真正的承诺。

问题的根源在哪里?

我认为,根源在于中共将从它的老宗祖马克思那里继承来的“假、恶、斗”发展到了极致。从1848年马克思发表《共产党宣言》算起,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搞假、恶、斗已经搞了170年。从1921年中共成立之日算起,中共搞假、恶、斗已经搞了98年;从中共1949年建政算起,中共搞假、恶、斗搞了70年。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苏联东欧各国共产党政权相继垮台,皆源于假、恶、斗。苏东剧变至今近30年,中共的假、恶、斗已经达到了人类历史上登峰造极的地步。

到今天为止,中共有时候甚至连那个虚假的面具都不要了,直接没有任何羞耻地向全世界裸露他的恶。

说到中共的假,也就是骗,无时不在,无处不在,几乎每一个中共党员都在说假话,搞欺骗。这是整个中共官场的通病。上级骗下级,下级反过来也骗上级,以至于中共的组织原则“个人服从组织,少数服从多数,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现在已经演变成“个人糊弄组织,少数糊弄多数,下级糊弄上级,全党糊弄中央”。习近平关于拆除秦岭违建别墅的批示执行难,就是这种“糊弄”最典型的表现。

说到中共的恶,集中体现在中共深入骨髓的腐败上。在拜权主义和拜金主义的支配上,权钱交易、权色交易充斥着中共的一切领域。按常理,最高法院是一国公民寻求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关口。但是,现如今,中共的最高法院已被权、钱、色搅得乌烟瘴气。直接干预“陕西千亿矿权案”审理的最高法院副院长奚晓明,2017年2月16日,因受贿1.14亿多元人民币,被判处无期徒刑。中国作家慕容雪村曾讲:“广东的一个大律师告诉我,有一个在牢里的律师,陈卓伦,他是做经济案件的律师。他当时和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关系很好。这个大法官特别喜欢处女,陈卓伦就定期给他送”。

中共的首席大法官、最高法院院长周强,被中国法学界人士痛斥为“首席大法盲”。对于“陕西千亿矿权案”,周强之所以先违法责成法官“发回重审”,继而违法要求法官判“双方合同无效”,在周永康、奚晓明被抓后,又指使人偷卷宗,就因为他脸厚心黑,玩权弄法,谋财害命,双手上沾满了无辜者的鲜血。

至于美方之所以在美中协议中反复强调要有强有力的执行机制,也是中共在国际上大搞“假、恶、斗”的直接结果。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在《致命中国——中共赤龙对人类社会的危害》中谈到:中美贸易不正常,半数以上的中国优势来自8项不公平的贸易手段:(1)出口补贴;(2)操纵货币;(3)盗窃知识产权;(4)破坏环境;(5)极其宽松的工人健康和安全标准;(6)高关税或非关税壁垒;(7)以掠夺性定价将外国竞争对手挤出关键资源市场,然后以垄断定价欺诈消费者;(8)筑起贸易保护主义长城,阻碍外国竞争者在中国设立商户。纳瓦罗说,这8条中的任何一条,在自由贸易的正常规则下,都是被明令禁止的。但是,过去几十年来,中共就一直这么干。

中共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时作了许多承诺,到今天为止,绝大多数没有兑现。在谈到中共时,纳瓦罗曾经非常气愤地说,全世界都知道它是骗子!在上当受骗几十年后,美国乃至于世界各国的政治领袖、学术精英、包括普通民众都开始觉醒了。

2018年12月29日,32位中国问题专家联名发表《中国影响力与美国利益,提高建设性警惕》,详细揭露了中共大举渗透美国、获取政经利益的各种手段。前白宫亚洲事务高级主任麦艾文说:”这证明了一整代(亲中共的)中国问题专家的醒悟,他们曾经认为是他们是在帮助中国展现在世界舞台上,到头来却发现,这是个严重失误。”

2018年3月,澳大利亚学者汉密尔顿教授的著作《无声侵略:中国在澳大利亚的影响力》出版。这本书的原名是《无声侵略:中国如何将澳大利亚变成傀儡国家》。2019年初,加拿大资深媒体人文达峰的新著《熊猫的利爪:北京在加拿大的影响和恐吓行动》出版。文达峰说:“你问我中国危险可怕吗?我说中国人民不可怕,但中国共产党绝对是危险可怕的。”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