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王友群:最高法院院长周强的批示咋作废了

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最近丑闻不断

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举报周强干预“陕西千亿矿权案”的审理并指使人偷卷宗问题,以王林清在央视“被认罪”暂告一段落。但是,这个连续剧还没结束。为什么?

从王林清通过崔永元等曝光的情况看,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干预“陕西千亿矿权案”审理共有三部曲:一是责成法官“发回重审”;二是责成法官判“双方合同无效”;三是在这两部曲都没奏效的情况下,指使人偷卷宗,销毁他干预此案审理的证据。

但是,读者可能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情节:此案2017年12月的终审结果是,最高法院判凯奇莱胜诉,双方合同有效,应继续执行。也就是说,最高法院院长周强一次又一次干预此案的审理,最终都失败了。周强可是中共最高法院的最高领导,首席大法官,副国级高官啊,怎么周强的批示最后都没起作用呢?

“陕西千亿矿权案”,原本是凯奇莱公司与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以下简称“西勘院”)之间的民事合同纠纷案。因为涉及到巨大利益,从陕西省委省政府到最高法院到中共政治局常委会都有人卷入这场纠纷,两个小人物的“打架”变成了一场众多高官加入的“群殴”,由此上演了一出将中共“依法治国”的底裤彻底扒光的大闹剧。

“陕西千亿矿权案”的第一集

2003年8月25日,凯奇莱和西勘院签订合同,凯奇莱出资1,200万元,西勘院负责对横山县波罗井田的煤炭资源进行勘探;该勘查区无论升值、联合开发,还是矿权转让,所产生利益凯奇莱得80%,西勘院得20%。经探查,发现这块不毛之地下面竟是一个储量近20亿吨的大煤田。当时,市场估值高达3800亿元!许多人立即眼红并开始抢这块肥肉。2006年4月,西勘院背着凯奇莱与美女港商刘娟又签订了一份勘查合同。凯奇莱不干了,2006年5月16日,将西勘院告上法庭。2006年10月19日,陕西省高级法院一审判决:凯奇莱胜诉,双方合同有效,应继续履行。

“陕西千亿矿权案”的第二集

西勘院不服,2006年11月7日,上诉至最高法院。2008年5月4日,陕西省政府向最高法院发出一份《关于西勘院与凯奇莱公司探矿权纠纷情况的报告》,请求最高法院推翻陕西省高院一审判决,并称“执行一审判决将造成国有资产严重流失”。2009年11月,最高法院裁定发回重审。2011年3月30日,陕西省高级法院推翻一审判决,判双方合同无效。据赵发琦讲,美女港商刘娟背后有一个重要人物——陕西省副省长、代省长、省长、省委书记赵永正。赵永正为了将上述那块大肥肉送给美女,运用各种手段,迫使陕西省高级法院判凯奇莱败诉。与美女有关系的陕西省高官还有:时任陕西省长陈德铭,继任省长袁纯清,副省长洪峰,劳动部部长郑斯林(原陕西省副省长)等。

陕西千亿矿权案的第三集

凯奇莱不服,2011年4月29日,将西勘院告到最高法院。2014年4月24日,美女以21亿元将“陕西千亿矿权”倒卖给香港秦皇集团。合同约定,香港秦皇集团公司全权负责处理凯奇莱与西勘院在最高法院的诉讼事宜。据赵发琦讲,香港秦皇集团董事长马茂根,有深厚的官方背景,传闻是某家族的“生意代理人”。以防止“国有资产严重流失”的名义致函最高法院干预司法的陕西省委省政府高官,对美女“空手套白狼”套得21亿元全都装聋作哑!

此后,出现了本文开头所说的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干预此案审理的三部曲:2016年5月,周强不顾《民事诉讼法》关于二审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的规定,通过最高法院审判委员会副部级专职委员杜万华,强令合议庭将案件第二次发回重审。承办法官王清林反对无效。就在王林清硬著头皮写发回重审裁定书的时候,杜万华又突然指令暂缓发回,要求直接改判双方解除合同,并明确表示这是周强院长的意思。王林清再次反对无效。2016年11月底,正当王林清准备撰写该案判决书时,存放在王林清办公室的二审正副卷宗离奇丢失。

又过了一年,2017年12月21日,“陕西千亿矿权案”居然出现许多人意想不到的结果,最高法院终审裁定:凯奇莱胜诉,双方合同有效,应继续履行。

“陕西千亿矿权案”第四集

最高法院的终审裁定,否定了陕西省高级法院的重审判决,否定了周强对此案审理的干预意见。这起官司打了12年,陕西省委省政府一批省(部)级高官,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副院长奚晓明等,联合起来阻击凯奇莱。凯奇莱的老板赵发琦,说到底只是一个小老百姓。这么多高官合起来跟赵发琦斗,居然没有斗过赵发琦!

为什么?只能有两个解释:第一,赵发琦的证据过硬。2018年3月,赵发琦曾对《南方人物周刊》记者说:“这么多年来,我搜集的证据有三四十箱。其他类似我这样的案子,只要能找出我这么完整的、无缝对接的证据,我给100万。这个承诺从现在起,三年有效。”第二,有比周强更大的官干预了这个终审裁定,这个人应该是中共政治局常委级别的正国级高官。

不过,无论是陕西省委省政府的高官,还是最高法院院长周强,都不甘心他们的失败。在此案终审裁定出来后,又千方百计阻挠其执行。至今这个终审裁定执行不了。举报周强指使人偷卷宗的王林清法官,被中央政法委牵头的联合调查组认定为偷卷宗的人,并被逼上央视认罪。

2月22日,中央政法委牵头的联合调查组发布调查报告。其中,认定王林清偷卷宗,纯属胡说八道。但是,这个调查报告写道:“最高法院终审判决将案涉合同性质认定为合作勘查合同并认定合同有效是正确的”。这等于说,从陕西省委省政府到最高法院,所有干预这起案件审判的人包括周强在内全都是错的。

“陕西千亿矿权案”的好戏还在后头

如果当初赵发琦投巨资跟西勘院合作探查没有发现价值千亿的大煤田,可能没有任何一位中共高官会卷入这场官司。正是赵发琦完全靠运气发现这个聚宝盆之后,这些中共高官们才一拥而上,纷纷以“保护国有资产”这个冠冕堂皇的名义,抢夺这块肥肉。

据凯奇莱法人代表赵发琦讲,2006年陕西省高法第一次判决,因为还没有受到陕西省委省政府的权力干扰,判决还算公正。从此之后,西勘院上诉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发回重审,陕西省高法重审,凯奇莱上诉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终审。前后12年,整个案子一直受到权、钱、色的严重干扰,黑幕重重,丑闻不断。

由“陕西千亿矿权案”,我联想到“陕西秦岭违建别墅拆除案”。这个案子,习近平5年6次批示,前5次批示,陕西省委省政府一直阳奉阴违,糊弄了事。直到习近平第6次批示,直接威胁到陕西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的乌纱帽之后,他们才动了真格。“陕西千亿矿权案”与“陕西秦岭违建别墅拆除案”时间上基本重叠。涉及这两大案的原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已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随着赵正永案的深入,美女刘娟背后的高官,香港秦皇集团背后的高官,以及上文提到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级别的高官的最后较量将上演。

原中共军事学院出版社长、体制内学者辛子陵称,“政法委牵头的联合调查组,能保住周强的院长桂冠,有了气候也能给周永康翻案。不把贪腐权贵集团彻底打垮,彻底清除,老虎党一旦夺权成功,王岐山就要上电视台认罪。”在我看来,如果“老虎党”夺权成功,可不仅仅是王歧山上电视台认罪的问题,而是习近平性命堪忧的问题。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