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王赫:习近平开始重用政法系?

作者:

这段时间,习当局用人颇有蹊跷,遭重点清理的政法系,竟频频有人出任要职,这里试举几例。

其一,4月10日,李文章接替舒晓琴任国务院副秘书长、国务院机关党组成员,国家信访局局长、党组书记。执掌国家信访局7年的舒晓琴,曾任江西省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厅厅长;李文章的政法系背景就更厚重,曾任宁夏、辽宁两省(区)的政法委书记和国家安全部政治部主任。而与访民对阵的国家信访局(2000年正式成立,副部级),其头两任局长周占顺、王学军都非政法背景。

其二,疫情危急之际,2月13日,湖北省委书记和武汉市委双双换人,习的旧部、有长期政法工作经历的应勇接任湖北省委书记,公安系统出身的王忠林接任武汉市委书记。

其三,3月27日,王忠林转任武汉市委书记而空出的济南市委书记一职,由山东省公安厅长孙立成出任。

众所周知,习近平上台后,对政法系大动干戈,公安部遭重点清理,并且持续至今,例如,4月19日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落马,4月23日司法部长、原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傅政华下课。

一边打击,一边利用,这不相互矛盾吗?这确实反映了习当局的用人窘境,但为习出谋划策的人,却将这巧口称为之“领导艺术”、“用人艺术”,使习迫不得已而为之。

他们是这么忽悠习的:政法系统尤其是公安这块,是维护中共统治的刀把子,如果把这个系统的人都打到了,那不就丢了刀把子了,又找谁来保卫党?因此,不能一概弃置,只适宜说“肃清周永康孟宏伟孙力军余毒”,让可靠者控制要津,分化政法系,给出路,选择为我可用者。

但问题是,这两年中共在火上烘烤,度日如年,矛头都指向了习,习自身都岌岌可危,政法系的几乎都是人精,能看不清楚吗?又有谁真心愿为习卖命?附和习,不过是为了逃避习当局的清洗,撇清自己、积极表态而已,暗地里“低级红、高级黑”挑事不断。

比如“陕西千亿矿权案”,在最高法院审理过程中发生二审案卷丢失,且包括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在内的多位院领导涉嫌干涉案件审理,经前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崔永元于2018年底爆料后,迅速引发社会舆论广泛关注。最高法院负责该案件审理的法官王林清三次发布自保视频,也指向周强存在枉法行为。

然而,2019年2月22日晚新华社发布新闻,剧情大反转,由中共中央政法委牵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最高检察院、公安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认定,“陕西千亿矿权案”卷宗丢失系王林清本人故意所为。王林清也关了起来,被迫到央视认罪,承认自己偷了卷宗。

外界评论这是习近平整顿政法系的失败。如《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认为,王林清、崔永元利用网路爆料,矛头直指周强,明显背后有非常强大的政治后台。如果党内高层一派可以假借民间之手用爆料方式扳倒一名副国级官员,这种做法势必引起高层官员的人人自危。所以,各派联手起来反对,迫使幕后支持崔永元的势力不得不做出让步,最后导演了这出剧情大逆转的戏码。

这表明,任何案件的是与非,与维护中共高层的利益、中共的统治相比,都是微不足道的,都是可以用来交换、可以牺牲的。

“陕西千亿矿权案”的剧情大反转,与对习的忽悠,两者相互支持。利用习的保党心理,再加上中共政局日益崩坏,维稳的暴力倾向剧增(可参见笔者“逢九之年中共“刀把子”有哪些动作”一文),政法系在中共政坛上又要显摆了。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