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明降暗增?中共2019大减税 业界担忧

日前中共在两会作政府工作报告,发布了对制造业和小微企业及个人的一些减税政策,党媒称之为前所未有的减税降费“大红包”,不过经济学者和企业家们则忧心,这是中共对企业和个人又一轮明降暗增的“大收割”。

3月5日,中共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重点降低制造业和小微企业税收负担,深化增值税改革,并称2019年将减轻企业税收和社保缴费负担近2万亿元。大陆媒体称2万亿减税降费力度空前。

“减税”越多税负越重

根据中共报告,这2万亿元减税降费政策主要集中在增值税、小微企业、个税减税和社保费降费。

其中,增值税减税力度最大,具体看,将制造业等行业现行16%的税率降至13%,将交通运输业、建筑业等行业现行10%的税率降至9%,另外,6%一档的税率保持不变。

不过,一些分析师和企业对于中共政府前所未有的减税力度,反而更加忧心,因为实践中,中共的减税力度跟实际税负向来是成正比。

根据天风证券的分析,16%税档下调3个百分点,可减税6684亿元;10%档下调1个百分点,预计减税1780亿。由此推算,中共2019年增值税减税规模预计有8464亿元。若不减税的话,按照年增长8%测算,2019年增值税收入6.64万亿。

税收是中共维持生存的最重要命脉,其中增值税是第一大税种,去年收入占到税收收入的40%、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三分之一。

在中共体制下,税收收入跟GDP增长目标一样,基本上都是由中共“神奇地”预先制定出来。因此,如果政府其它收支不变,对于减税政策导致的收入损失,中共要么是增大赤字来吸收损失,要么是通过加强税收征管(制订更高的征收目标)、在实践中增加税收,来抵消减税政策的影响。

按照中共政府工作报告,2019年赤字2.76万亿元,比2018年增加3800亿元,这意味着在增值税上,中共实践中可能只会少征收3800亿元(等同赤字增幅)。也就是说,2019年中共的增值税收入至少会有6.26(6.64-0.38)万亿元,会比2018年增长2%。

再考虑到消费不振、国际贸易和土地市场都在下滑等情形,大概率会导致消费税、关税和土地出让收入大幅减少。最终结果,中共更可能是在增值税和所得税上做文章,实施强征管来增加收入,即企业和民众的增值税、所得税实际税负会大增。

由此可知,无论中共如何减税、力度如何空前,中共的税收只会是只增不减。中共去年的减税政策和财政收入已证明了这一点。

2018年中共推出了超过1万亿元减税降费政策,包括将制造业增值税税率从17%下调一个百分点,同时给小微企业和个人所得减税。党媒称,全年减负1.3万亿元以上。

但减税的结果是:2018年税收收入15.6万亿元,同比增长8.3%;其中,国内增值税6.15万亿元,同比增长9.1%。企业所得税3.5万亿元,同比增长10%,个人所得税1.4万亿元,同比增长15.9%。

2018年中共的减税力度才万亿元规模,税收增幅就接近10%。如今2019年减税规模高达2万亿,难以预测实际税负会增长到多重。也难怪自媒体“财经真相”在分析中共2019减税时,大陆企业家们纷纷留言说“现在企业听说减税都瑟瑟发抖”。

中国的企业家们早已认清,中共发布的任何税收优惠都是虚假的口号;实际税负是增还是减,关键得看中共的生存和贪腐需求;现实中,就是中共所制定的税收目标到底有多高,是否会推行强征管。

2019降低社保负担?

中共针对小微企业和民众的降费政策,亦是如此。

中共报告称要降低企业社保缴费负担:从今年5月1日起,下调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各地可降至16%;同时要求在税务全面征管社保过程中,不得采取增加小微企业实际缴费负担的做法,不得自行对历史欠费进行集中清缴。

不过,中共并未收回或改变“社保改由税务征收”的征管政策;而社保费不但是中国民众身上的重负,更是绝大多数小微企业迈不过去的死关。

据中共数据,2017年中国人(城镇职工)社保费率高达工资的37.25%,世界银行认为中国人的社保负担全球第二重。

另据对中共统计局数据的分析,2017年中国人的社保缴费依据37.25%的费率应为9.3万亿元,实际征收6.6万亿元。这意味着,如果改由税务全面征收,中国企业和个人会被多征缴至少2.7万亿元。

中共如果真的不想给小微企业和中国民众增加负担,可以直接降低缴费率,或者至少维持现状、不改为税务征管。

但中共的降费“大红包”显然只是画饼,只要求现阶段稳定小微企业的税负,而且这个“稳定”也只是迫于现状的稳定。中共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孙瑞标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税务征管社保费正在阶段性进行,由于条件不成熟,企业养老保险尚未移交给税务。”

中共的2019降低社保负担政策,如果被翻译成现实大白话,应该是:由于征管移交工作的复杂和繁重(正在阶段性进行),现在各地税务局还没法全面征收养老保险等社保费(条件不成熟);等到条件成熟了,各地税务局就能从企业和百姓钱包中,再榨出数万亿。

至于说“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降至16%”,连画饼充饥都不算,因为中共政策只是要求各地可以下调,换言之,各地也可以不下调。

德国之声报导,经济学专家沈凌则认为这次“减税降费”是为了平息过去一年,政府承诺减税却没有得到落实所引发的民怨。他认为,政府减了一些税,但增加了更多债务,是把负担延到未来。

一些中国网民在推特上留言说,“我做的建材行当。以前四个点的发票,现在都要十个点了”,“名义上是降了,但是实际企业的税负降了没有呢?地方指标税负能降?”,“看来大家对中国政府减税的看法一致,无论它怎么说,最后税收都是大幅增长!”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何坚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