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川习会在望?习政敌虎视眈眈 川普面对灭国之危 谈判两会后在京举行

美国总统川普周三亲自透露谈判进度,称协议「要嘛很棒、要嘛不签」。美媒报道,中共两会结束后,美中或在北京再进行一轮谈判。目前双方达成协议的最大障碍仍然是执法条款。旅美学者何清涟分析,经济是政权命脉,习近平清楚他的政敌等他犯错。川普面对社会主义化的民主党掣肘缠斗,面临美国走社会主义道路的重大意识形态挑战。时事评论人士横河表示,中美两国经济的联系短期内无法完全脱钩,达成暂时协议就十分必要。美学者指出,中共政府主宰经济,这是美中谈判的关键挑战。

自去年12月川习会后,美中已进行四轮谈判,近日双方通过视讯方式密集会谈。两位知情人士向《纽约时报》透露,3月15日中共两会结束后几天,美中贸易谈判官员将在北京进行另一轮会谈。知情人士表示,目前双方达成协议的最大障碍仍然是执法条款。

川普亲谈贸易战;称协议「要嘛很棒、要嘛不签」

川普周三在椭圆形办公室的1场会议上谈到贸易战,表示:「等着看吧,双方代表现在谈判顺利,不过最后结果要嘛是个很棒的协议,或是没有协议。但是我认为方向非常良好。」

《路透》报导引述消息人士,双方在「落实机制」上仍需要实质性进展,如果无法确保中共执行结构性改革,那谈判仍有可能失败。

农业部次长麦金尼(Ted McKinney)则告诉记者,双方谈话目前主要通过视讯会议进行。「现在我们的状态就是在逐字拟出1个协议或合约,但尚有大量工作要做。」

何清涟:习近平政敌等他犯错 川普面对重大美国道路挑战

旅美经济学家何清涟在台湾上报撰文分析,中美贸易战开打以来,中共在3~9月间实际上已经吃了不少亏,开启了全球产业链重置之进程,中国失业人员大增;

经营多年、意在窃取智慧财产权的“千人计划”接近破产,明星人物张首晟自杀,另有二十多人被起诉,据说不少“千人计划”的参与者已经悄悄回国,留在美国的也只能按兵不动;

华为被美国在全球范围内追剿,该公司金融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面临被美国引流之厄;

尤其是在美国经营了几十年才养成的“拥抱熊猫派”不得不偃旗息鼓,不能再为中共在华府开展公开的游说活动……

在有如泰山压顶般的压力下,中共当局一方面采用拖字诀,以期熬过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寄望于民主党获胜后川普(特朗普)面临不利局势后,中共能够以较少的损失结束贸易战。

中期选举的结果果然不负中共所望,民主党利用桑德斯班底社会主义者整体加入民主党而夺回了众议院,从此川普每天在民主党的各种批评与刁难中艰难打拼,面临各种压力,还得准备应付2020总统大选,对中美贸易战就只求迅速解决。

中共高层知道经济乃政权命脉,习近平也知道自己的政治对手正在等着他犯错。

对川普最大的掣肘不是中共,而是美国内部各利益集团。对于川普开展的贸易战,美国华尔街为代表的势力(投行业、金融界、跨国公司)基本持反对态度,但民主党却一致同意,原因是一旦开战,受损的首先就是对中国大陆出口的美国农业州,这是川普的选民基本盘,失去这些支持,已经对共和党的2018年国会中期选举的选情产生了不利影响;如果持续到2020年大选期间,农业州的怨气,将对民主党更为有利。这是民主党不断发声,不能对中共让步的原因。

奥巴马留下的所谓“通俄门调查”更是被民主党用来作为一把利剑,时不时声称要以此为由弹劾川普,在中期选举之后,更是成了新科民主党议员们口中的热词。这场花了纳税人3500万美元的调查,民主党最后没有浪费这块好钢,将其用在了刀刃上,就在川普已经赶赴河内与金正恩会谈的前一天,民主党突然宣布,次日召开有关通俄门的国会听证会,媒体则捕风捉影,宣布川普的前律师科恩将爆出大量“事实”,预测川普即将被弹劾下台。

外交是内政的延续,更何况,目前川普总统遇到的不是普通的政争,他与日益左倾、社会主义化的民主党的争议,涉及到美国今后走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道路的意识形态之争。无论从他个人、共和党还是美国的长远利益来看,他都必须暂时结束一切对外争端,集中精力应付2020大选。

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分析,川普在全国左媒占绝大多数的情况下,面对左媒的假新闻尚能赢得总统大选。川普上任以来,由于他的政策,美国经济创纪录大好。川普也是大幅兑现竞选承诺的总统,与其它总统比起来遥遥领先。第二任总统大选时,川普连任应该没有意外。民主党如今已经非常左倾,成了社会主义党。如果民主党赢得下一任大选,美国建国之父对美国的设计就会遭到毁灭性破坏,美国就有灭国之灾。

横河:中美经济联系无法一刀切断,暂时协议非常必要

时事评论人士横河在希望之声电台的专栏中分析,中美贸易战没有人知道什么是最佳方案,因为不同的目标、不同的阶段都会有多个选项,所以哪个是最佳方案谁也不知道。况且现在已经达到这一步了,这在美国历届总统当中都没有一个人走到这一步,也就是说其实是没有一个人下了决心来做这件事情的,现在已经做到这一步了,它本身就已经很困难了,在旁边看起来,中国人叫“看人挑担不吃力”,在旁边看起来很简单,其实不是这么简单的。

美中贸易的联系这30年非常紧密,这里面有一些问题是一时无法解决的,比如说过去三四十年,中国建成一个完整的供应链,这个供应链,就是说你可以把最终产品或者是很简单的产品,直接移到东南亚或者其他国家,但是像比较复杂的或者精密的这些产品,整个供应链一下子是移不出去的。

对于美国来说不是马上就能脱钩的,而且中国也是美国商品出口的重要国家,所以说两国的经济纽带不可能一刀切断。就跟制裁不一样了,制裁的话,美国经济还能承受;但是一刀切断,美国经济也不能承受的。

所以说无论从原始动机、还是实际情况,美国的目标都不是打击中国的经济,美国的目标是叫中共守规矩,这是不一样的。

另外一方面,北京由于它的独裁政权的特点,它耐压能力要强很多,所以相对的可以部分的抵销美国的压力,或者减缓美国的压力。

这样就造成一种情况,一方面双方都有不能让步的部分;另外一方面,又不可能持续僵持下去,所以暂时达成一个协议是必要的。

莱特希泽也说了,将来在执行和查核上面其实是有更多更艰苦的工作。

中共政府主宰经济—这是美中谈判的关键挑战

希望之声电台报道,哈佛大学法学教授马克·吴(Mark Wu)在2016年的一篇文章“The China,Inc.”中写道,中国的公司中有一半以上是由北京政府机构“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控制或导向的,这是“对国际贸易的挑战”。

乔治敦大学法律中心教授珍妮弗·希尔曼说,即使是私营公司,北京也与它们保持着紧密联系。

“他们能够引导资源,并将资源推向那些他们试图支持的实体”,她指出,几乎全部有规模的企业董事会成员都有中共人员,“他们对公司决策持有相当大的权力”。

马克·吴写到,即使对于那些与北京政府没有明显的关系的中国公司,如果企业希望能够运作,他们也必须试图保持政府当局的青睐。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