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崔永元报平安后台是最高层?心情不错 下一集好戏要开场

——周强3次批示咋都作废了?

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最近丑闻不断

举报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干预“陕西千亿矿权案”的两名当事人王林清被定罪,而崔永元貌似平安落地。崔永元这两天连续公开露面,网友纷纷发图。阿波罗网评论员分析,有可能下一步要开始。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认为,崔永元的后台就是习核心,但内斗激烈,不得不妥协。前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认为,周强3次批示干预此案都作废了,显示背后是常委级以上人物内斗。中共体制内人士辛子陵认为,如果“老虎党”夺权成功,不仅是王歧山上电视台认罪的问题,而是习近平性命堪忧的问题。

有网友3月9日在微博爆料,消失多日的崔永元当天在北京古玩市场现身。(微博截图)

网友在微博爆料崔永元现身北京古玩市场。(微博截图)

崔永元9日出现在北京琉璃厂古玩市场,而且还签字“实话实说”。网友表示,崔永元看起来心情不错。10日,崔永元又出现在北京潘家园古玩市场。

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举报周强干预“陕西千亿矿权案”的审理并指使人偷卷宗问题,以王林清在央视“被认罪”暂告一段落。

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分析,如果崔永元真像网友所说看起来心情不错,而不是强颜欢笑,那比较大的可能是崔永元这边已经筹划了下一轮的反击。

前中纪委官员王友群博士在大纪元撰文分析,从王林清通过崔永元等曝光的情况看,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干预“陕西千亿矿权案”审理共有三部曲:一是责成法官“发回重审”;二是责成法官判“双方合同无效”;三是在这两部曲都没奏效的情况下,指使人偷卷宗,销毁他干预此案审理的证据。

但是,读者可能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情节:此案2017年12月的终审结果是,最高法院判凯奇莱胜诉,双方合同有效,应继续执行。也就是说,最高法院院长周强一次又一次干预此案的审理,最终都失败了。周强可是中共最高法院的最高领导,首席大法官,副国级高官啊,怎么周强的批示最后都没起作用呢?

崔永元为习近平派“剪裙边”遭受重挫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认为,崔永元当然有后台,否则,在网络管控如此严密的今天,崔永元却能在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用自媒体爆料,剑指副国级高官,而居然没有被删帖被封号,本人没有被喝茶被失踪,如果没有极其强大的后台在保护在支持,又怎么可能呢?

胡平推断,这个后台只可能出自中共最高层,出自习核心,出自习近平派。

胡平说,崔永元爆料事件发生如此惊人的大逆转,实不为怪。如果党内高层某派可以假借民间之手用爆料方式扳倒一名副国级官员,这种做法势必引起高层官员的人人自危,从而招致他们的共同抵抗

在中共高官们看来,崔永元的后台假借崔永元之手用在自媒体爆料方式揪出大老虎这种做法,无异于毛泽东在文革中利用造反派揭批走资派,也是5年前王岐山用"剪裙边"战术打破"刑不上常委"的潜规则,打倒周永康的故伎重演。

所谓"刑不上常委"不过是一种修辞,并不是真有这么一条规定。它无非是说,对于达到相当级别的高官,不是总书记或中纪委书记想整谁就可以整谁;如果要整某人,需要得到高层其他人的同意。

现在,习派想整周强,可是得不到其他人的认可,于是就绕过这一程序,借下面的人爆料,形成倒逼之势。这种做法直接触犯了官场不同派别的共同利益,引起高层的普遍不安,由此引发了一场激烈的权力斗争,各派势力联手反对,迫使幕后支持崔永元的政治后台不得不做出让步。

崔永元的后台毕竟强大,所以可保他平安落地,只是民间反腐斗士的角色不准再演下去了。不到十天功夫,剧情发生如此惊人的逆转,习派显然遭受重挫,这场宫斗剧还在进行中

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对在大纪元撰文分析,凯奇莱公司与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以下简称“西勘院”)之间的民事合同纠纷案。因为涉及到巨大利益,从陕西省委省政府到最高法院到中共政治局常委会都有人卷入这场纠纷,两个小人物的“打架”变成了一场众多高官加入的“群殴”,由此上演了一出将中共“依法治国”的底裤彻底扒光的大闹剧。

“陕西千亿矿权案”的好戏还在后头

王友群博士分析,如果当初赵发琦投巨资跟西勘院合作探查没有发现价值千亿的大煤田,可能没有任何一位中共高官会卷入这场官司。正是赵发琦完全靠运气发现这个聚宝盆之后,这些中共高官们才一拥而上,纷纷以“保护国有资产”这个冠冕堂皇的名义,抢夺这块肥肉。

据凯奇莱法人代表赵发琦讲,2006年陕西省高法第一次判决,因为还没有受到陕西省委省政府的权力干扰,判决还算公正。从此之后,西勘院上诉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发回重审,陕西省高法重审,凯奇莱上诉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终审。前后12年,整个案子一直受到权、钱、色的严重干扰,黑幕重重,丑闻不断。

“陕西千亿矿权案”,让人联想到“陕西秦岭违建别墅拆除案”。这个案子,习近平5年6次批示,前5次批示,陕西省委省政府一直阳奉阴违,糊弄了事。直到习近平第6次批示,直接威胁到陕西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的乌纱帽之后,他们才动了真格。

“陕西千亿矿权案”与“陕西秦岭违建别墅拆除案”时间上基本重叠。涉及这两大案的原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已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随着赵正永案的深入,美女刘娟背后的高官,香港秦皇集团背后的高官,以及上文提到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级别的高官的最后较量将上演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