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美国高层官员首次公开关注法轮功被迫害和活摘器官问题

图为3月8日美国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先生在香港抨击中共迫害信仰团体。

美国高层官员首次公开关注法轮功被迫害和活摘器官问题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先生上周五(3月8日)和本周一(3月11日)分别在香港和台北发表主题演讲,关注中国大陆和印太地区的宗教自由问题。本台时事评论员萧恩先生从现场带给您他的观察和感受。

周一(3月11日)在台湾台北举行的“2019印太区域保卫宗教自由公民社会对话”论坛上,川普总统任命的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先生出席论坛并发表演说,在场有超过15个国家的200多位嘉宾。这是台湾和美国第一次联合举办有关宗教自由的论坛。

而上周五(3月8日)布朗巴克大使在香港的“外国记者协会”上就中国大陆的宗教自由也发表了一个主题演讲。

目前正是美中贸易战即将达成协议的一个关键时刻,这样两场有关宗教自由的论坛分别在香港和台湾举行,显得非常特别。本台时事评论员萧恩先生出席了台北论坛,下面是他来介绍布朗巴克大使这两场演讲的看点和意义。

美国高层官员第一次全面而尖锐地抨击中共人权迫害

首先说香港的演讲,布朗巴克大使周五(3月8日)在香港“外国记者协会“所做的。这个演讲因为在香港举办,所以布朗巴克大使针对中国发生的人权迫害,对方方面面的情况,对不同信仰团体的迫害做了一个全面的阐述,演讲时间也比较长,而且批评地相当尖锐。他从西藏团体、新疆团体、基督教徒、家庭教会、地下教会,到法轮功等等,各个团体都提到了。

这是美国高层官员第一次这么全面地抨击中国的人权问题,特别是过去一、两年以来整个迫害的升级和影响面的进一步扩大。

最近一、两年中共在新疆地区大规模的关押新疆穆斯林维吾尔族人,这样大面积关押的情况被外界媒体注意到,特别是在新疆大规模地建集中营,有卫星图片,海外也看到;另外也有新疆人的家属在海外都对这个事情非常关切,所有引起整个国际社会的密切关注。

还有维吾尔族人失踪,等等这些事情都让人联想到,中共在新疆这个边远地区有什么特别的企图?所以新疆问题在国际上引起特别大的关注,布朗巴克大使在香港演讲中也特别关注了这一点。

美国高层官员第一次公开关注法轮功被迫害和活摘器官问题

另外一个影响比较大的,可以把香港演讲称之为一个历史性演讲的是,布朗巴克大使提到了法轮功问题。因为以往的美国官员只是在每年的国际宗教自由年度报告中会提到法轮功的问题,但很少在正式的演讲中把这作为一个重要的议题来谈。

布朗巴克大使也提到了对“活摘器官”的严重关切,因为法轮功团体已经有很多年一直在提供方方面面的证据,表明中国的活摘器官很可能仍在继续,而且是在大规模地继续。

因为中国每年的器官移植量跟美国医学界比较起来,一个是中国器官移植产业的快速增长不可思议,另一个是器官移植患者等待的时间非常短,而且器官移植数量也不能用中国的死刑犯人数来匹配,中国也没有建立大型的器官捐献库。

所以从整体分析来看,中国有大规模的器官移植是通过非法的渠道,像人们说的“指定杀人”似的,一名患者需要某种配型的器官,中国的医院就能到某个地方去把这名患者需要的器官取来,这种非常邪恶的做法已经引起整个国际社会非常大的关注。

美国的布朗巴克大使是第一次在一个重要的场合专门有针对性的谈“活摘器官”这个问题,这是以前没有看到过的一个突破。

台湾是美国在印太地区推动宗教自由的重要伙伴

布朗巴克大使在台北演讲中提到,台湾对于美国的整体印太战略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伙伴和朋友,对于推动民主和宗教信仰自由是非常重要的伙伴。

去年7月在美国举行第一次“促进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的时候,布朗巴克大使就曾经跟台湾的外交部人员提出这个想法,台湾外交部也非常积极地响应,所以就促成了这次论坛会议。

这次的印太宗教自由论坛,一方面可以在这个区域让人们进一步关注中国的方方面面的宗教问题,另一方面象缅甸、越南等其它国家的情况也可以进一步获得更大的关注。

同时今年也是1959年3月10日西藏抗暴60周年。中共官方把它说成是西藏暴乱,但是根据西藏人自己的说法,是西藏人抗暴,这也是60周年了。

台北这次会议正好是在这个60周年后一天举行,可能有一定的呼应意义,台湾民主基金会的苏嘉全会长也在演讲中特别提到了这一点。

遗憾的是台湾方面没敢提中共迫害宗教自由

比较令人遗憾的一点是,台北会议上台湾的几个重要官员,包括台湾总统蔡英文,还有她的外交部次长徐斯俭,他们在演讲中虽然批评了一些极权国家对宗教的迫害,但是却完全没有提中共。这一点让人觉得,台湾虽然想要支持方方面面各个不同国家的宗教自由,但是却对最严重迫害宗教的对岸国家的名字都不敢提。这让人疑惑,台湾在保护宗教自由这件事情上到底有多大的投入和决心。

还有换一个角度,从会议的名称来看,台湾把它叫做一个“公民对话(dialogue)”,但实际上美国的叫法就是“印太宗教自由论坛(forum)”,这也有一些微妙的区别。

从台湾官方来讲,台湾实际上是把这个比较重要的高级别会议变成了一种民间对话。虽然有总统来讲话,外交部次长来讲话,但好象是一种中华民国政府间接支持一个民间举动,而不是在更高层面上通过政府呼吁大家,或者是由政府带动大家来尊重宗教自由。

再有,台湾也想任命一位宗教自由大使,也是象美国这样的一个无任所大使,但是在记者会上被问到具体问题的时候,台湾方面说他们还没有完成这个任命的过程,外交部次长徐斯俭还说,这个名称还会扩大,不仅仅是宗教自由了,还可能包括其它自由。

从这几方面让人感觉,台湾在宗教自由这个议题上还没有想好到底应该怎么做,结果就变成了像是台湾和中国过去几十年一直讲的“一中各表”吧,一个中国各自表述。

这次会议听起来就象是一个会议各自表述,台湾有台湾的想法,而美国有最初提出这个想法的目的。台湾的反应和美国的初衷好象并不太匹配。

“无任所大使”是什么意思

“无任所大使”是Ambassador enlarged的翻译词。一般来说,国家派大使往往是针对不同的国家和地区,比如说美国派到中国的大使,他有明确的在中国的住所,他有办公室,有明确的一个地点,是美国对中国的特使。

“无任所大使”是针对某个议题,比如说宗教自由这方面的议题,所以这位大使并没有被派驻到哪一个国家,所以叫“无任所”,他可以为了这个议题,去全球各地履行他的义务。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冬琪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