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动态 > 正文

陈思敏:华为自愿“裸检”却惧公开一名单

华为在多个国家“裸检”都可以接受,却不能提供党委成员名单,这已经说明一切。 

华为3月7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网络安全中心开幕会上宣称,决定公开硬件设备的操控源代码(原始程序码)供客户测试。

源代码一般被电信设备供应商视为最高级别的商业机密,而华为公开源代码早有先例,2012年澳洲政府因安全风险,华为被禁参与当时官方最大的宽带项目,2010年印度政府因安全疑虑,华为在印度竞标一无线网络专案受阻等,华为都表示愿意公开源代码。

曾有报导称,华为公开源代码是自愿接受“裸检”,是“最大程度释放诚意”。公开源代码也就是华为海外市场受阻时“自证清白”常打的一张牌,包括2012年那次美国国会听证,在这次调查的初步报告出台后,正式报告出台前,华为同样承诺公开全部硬件设备的操控源代码,用以表明产品的安全性。

华为的反应其实是顾左右而言他。全世界很多国家政府的质疑,说到底不是针对它的技术或设备,而是针对它的“背景”不信任。自称民企的华为与中共政府到底有多深关系?这个华为一直闪烁其辞的问题,既是2012年美国那场听证上最关键的问答环节,也可以说是给了华为公开说明的一次大好机会。

但从当时的报导可知,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委员会主席迈克•罗杰斯(Mike Rogers)在听证会临近结束时如此说到:“我很抱歉,也对你们很失望,因为你们对于我们提出的问题无法给予满意的回答。”这段话说的也就是后来调查报告指出的,华为没有依听证要求提供其党委的成员名单。

按华为代表丁少华在听证上解释公司设立中共党组织的作用时的说法:“在华为公司,党委是鼓励员工遵守职业道德,提供员工关怀。”华为党委是以“道德遵从委员会”挂名,中共党委这个名称见不得人,这份名单也就难怪见不得人。

华为在多个国家“裸检”都可以接受,却不能提供党委成员名单,这已经说明一切,也是华为心虚真正不被信任的问题所在。

在华为的美国听证会后,大陆的IT专业媒体《电脑报》记者曾采访时任纽约证券交易所高级网安工程师Roshan Daneshvaran,他表示:作为技术专家我只是说作为软体系统,他可做手脚的空间和容易度绝非其他技术产品可以相提并论,太容易了!华为最主要的产品是通信设备,而这部分设备都是通信服务提供者的核心设备,这些设备直接接触并处理着我国境内的大量私人民间政府企业的通信资料。这里当然有风险控制的要求也有国家安全的考虑。

华为代表丁少华听证时表示,公司党委是根据《公司法》设置,在中国的公司包括中外合资的公司都要“遵从”,所以华为焉能不遵守中共出台的《情报法》?

华为在比利时宣称自愿“裸检”的同日,在深圳的总部则宣布起诉美国政府。华为监事会常务监事李大丰向在场媒体记者表示:美国政府禁用华为“必将阻碍美国消费者享受5G技术带来经济和社会效益”、“建立更美好的全联接世界是全人类的不懈追求,不应该有人在这条路上设置更多障碍。”

若按李大丰说法,华为根本告错人,华为应该控告的是中共政府。全世界数十亿人都可以自由浏览中国的任何网站,但中国13亿民众却看不到世界许多网站,中国的互联网到处是敏感词,每天数以万计的新闻、消息或帖文被删被屏蔽。

华为高管还公开嘲讽:“棱镜棱镜,谁是世界上最可信的人?”相信美国监控恐怖份子,反恐最严重时,国安情报机构才会加强安检电话电邮等信息。华为设备技术替中共监控全中国民众,所有信息统统监控,还被曝帮助塔利班、伊朗等恐怖政权监控民众。

即便中国网民也是这样说,同样是国家安全,美国让全球民众受益,中共的国安会则最严厉的手段对付手无寸铁的访民、维权律师、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基督徒等宗教信众,打压西藏新疆族裔,乃至祸害伊朗的一般民众。

反问华为高层,敢否公开告诉全世界其他国家政府和民众,这样的中共政权对你们的没有任何威胁?

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指责美国“任何事情,无论信任与否,均须基于事实,而非单凭直觉或猜测”。

按众多安全专家的看法,华为提供的产品已经超过消费产品,美国政府乃至所有政府都有对其担忧的权利,甚至根据自己担忧而阻止的权利。

华为深知起诉美国同骂美国一样非常安全,但华为对美国政府抨击和法律行动,敢否同样拿来对中共政府?就像公开党委成员名单一样,华为不敢。华为不是鸵鸟逃避追问,而压根儿是狡猾,已经原形毕露,还谈什么“裸检”。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冬琪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