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川习会推到4月底 习要面子川普要里子?外商投资法闪电通过 只剩3千字 大量条文只1句话

14日美财长姆努钦证实3月底的川习会取消。彭博社报道称,知情人士披露,新一轮川习会改到4月底举行,而且中共要求美方给予习近平国事访问的待遇。中共两会期间审议通过《外国投资法》修订版,不过外界并不看好法案的执行效果,一是条款仍然太过模糊,二是面临中共其它法律的压制。旅美学者程晓农分析,该法案更像是文字简洁的政策宣告,而不是可用于司法裁判的法律条款。三分之一条文只有一句话。

中共新华网报道称,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周四(3月14日)与美方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财长史蒂芬·姆努钦进行了近期的第三次通话。

美财长姆努钦周四(3月14日)证实,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共主席习近平的会晤将不会在3月份进行。该声明与近期消息人士的说法相符。

彭博社周四引用知情者的话说,两国谈判取得进展,美中双方的正式首脑峰会将在4月底举行。

这位知情人士表示,北京正在迫切要求对华盛顿进行正式的国事访问,而不是仅仅签署贸易协议。

观察人士指,北京突然又要求国事访问待遇,可能是希望再次延续一年来贸易谈判中“美方要里子,北京要面子”的惯例。

12日,美方主导谈判的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在国会作证时,就贸易谈判使用了“最后几周(final weeks)”的字眼。有外媒分析,这等于在给北京下最后通牒,不再给北京太多时间拖延谈判。

图为美方团队在美中1月底谈判的现场照

北京通过《外国投资法》修订版美;业界:无法达标

华尔街日报》周四(3月14日)报道称,在过去的一周里,中共立法机关悄悄的修改了《外国投资法》草案,并添加了对泄露公司机密的政府官员进行刑事处罚的内容。修改的部分提到,中共官员“有义务保护”他们从海外企业获得的商业机密信息,必须“不得泄露或非法泄露给他人”。

 

该草案在周五(3月15日)两会期间以2929票赞成,8票反对,8票弃权的结果被人大表决通过,该法案的实施日期是2020年1月1日。

英媒BBC对两会表决现象评论说,北京人大很少在会议期间反对立法,投票时“通常只会有少数投票反对,而反对票只是为了对外展示(民主性),因为100%的‘支持’看起来很荒谬”。

中国美国商会组织表示,目前的条款仍然显得太过模糊,而且该法律的制定显然没有咨询最主要的受众——在中国大陆外企的意见。

该组织强调说,这一重要的立法“在没有咨询行业利益相关方的意见的情况下制定”。《南华早报》报道称,北京的该法律没法保证让外企在中国不受歧视,其条例面临着被其他北京法律政策压制的前景。

《外国投资法》也引起了中国欧盟企业的担忧,中国欧盟商会会长马特·哈伯恩(Mats Harborn)本周表示,他们担心中共外国投资法的起草倾向于“应对美国的谈判桌”,解决贸易冲突,而缺少实用性,偏离立法程序。

《外商投资法》加速审议

中共人大3千多名代表批准《外商投资法》。虽然投票时有反对票,但是其中一些可能是安排好的,不然百分之百通过会让外界觉得过于荒谬。

旅美学者程晓农在澳洲电台SBS撰文指,早在2015年有关部门就起草了《外商投资法》草案,拟代替现行的“外资三法”(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外资企业法、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那个草案保留了对外企的诸多限制性条款,全文共170条,1万8千字,但这个2015年草案一直拖着未在立法机构完成立法所必须的3次审议。

而这次提交审议的《外商投资法》新草案大幅度删繁就简,只剩下3千字,共39条,其中三分之一的条文只有一句话。

程晓农认为,一个拖了4年的涉外立法,在短短的不到3个月的时间里,突然快速完成审议并提交表决,主要是为了因应中美经贸谈判过程中提出的一系列问题。

现行的“外资三法”对外资设有诸多限制,其中的很多限制或不作为,恰恰是美国在当下正进行的经贸谈判中一再要求北京按照世贸组织的规则改正的。

程晓农举例说,以前中国提出了“以市场换技术”的政策,因此经常要求外国公司转让技术,而“外资三法”并不制裁中国的企业和各级政府侵犯外企知识产权的行为,使得这种行为变相合法化了。但这个新草案针对外国投资者普遍关心的知识产权保护、技术转让等问题设定了保护条款,规定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不得利用行政手段强制外企转让技术。

再如,以前发生过地方政府出于自己的目的而征收外企资产的现象,现在新草案规定,原则上国家不征收外国投资。

还有,以前外企汇出利润时,经常遭到种种公开和隐性的限制,现在则规定,外企利润可用外汇自由转出。

程晓农强调,此法新草案的大幅度改动和快速审议,明显是为了在立法层级尽快提供中国在中美经贸谈判中所作承诺的法律依据,很多条款更象是文字简洁的政策宣告,而不是可用于司法裁判的法律条款。

程晓农对新法案的效果并不乐观。

他说,新法案虽然提出了加强保护知识产权的执法,但并没有具体规定,如何保护外国公司的产品不被仿造或非法“山寨”。外商投资新法本身并不能完全化解中美经贸谈判所涉及的方方面面,它能否带来新的外资热,还要看中美经贸谈判的最终结果,特别是正在谈判的关于监督、执法方面的具体安排。

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除了美国企业外,各国外商拜美国政府之赐,搭了一次“便车”。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