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动态 > 正文

袁斌:今年中共两会素描—防、怕、躲、闷

图为中共全国人大会议上的代表。资料图

一年一度的中共两会已落下帷幕,如果要给今年的两会画幅素描,我觉得可以归纳为四个字:防、怕、躲、闷。

防谁?防民众,也防内部政敌。虽然年年都防,但今年尤甚。

你瞧,两会还没开,当局就出动大量军警防范恐袭,西城大妈、朝阳群众等“街坊保长”也空群而出,监视访民,汽车、火车甚至邮件都要经过两道安检才能进入北京,稍有名气的异见人士都要“被旅游”离京,整个京城被罩在天罗地网中。

两会开幕后,更是跟进入“战时”戒备状态差不多,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下榻的酒店外及周边居民小区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随处可见协警特警的身影。每天早上,从各个酒店到人民大会堂的行车路线一律封路。

网友陆天明三月一号发帖说:“中午去附近一家肉饼店吃快餐,路过一家住了两会代表的宾馆,整个宾馆用蓝色铁丝网包围起来,警车警察辅警便衣,如临大敌。保护好人民代表绝对应该,但需要用铁丝网将驻地围住吗?我在北京四十多年了,年年有两会,唯有这两年看到动用铁丝网包围代表驻地。用铁丝网隔离人民和来开会的人民代表,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这里所说的怕,不是指中共对民众的怕,而是指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怕。怕什么?怕说错话,怕惹麻烦。

因为怕,两会期间,代表委员们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既不敢随意私自外出闲逛,也不敢互相交流互动,串联,都是集体行动。

今年愿意接受采访、对着镜头讲几句话的代表委员也少之又少,对记者的提问“多半是摇摇手连忙说谢谢”就逃掉。大家谨言慎行。

明报记者3月3日在会场外采访到新疆政协委员迪丽娜尔‧阿布拉,一提出新疆劳改营的问题,她“脸色突变”,另外一位代表直接说:“你的问题我听不懂”。

躲谁?躲媒体,主要是境外媒体。

3月12日是新疆团的开放日,可令记者惊讶的是,新疆代表团与其他代表团迥然不同,所有代表们的桌上,都没有显示自己姓名的名牌,媒体难以确定他们的身份。结果,记者们除了知道陈全国和雪克来提‧扎克尔外,记不清楚发言拥护政府工作报告的代表是谁,也不清楚回答媒体问题的其他官员是谁。之所以如此,据分析,一是借此减小官员的曝光率,即使有记者拍到某些官员也不知道是谁,二是以此阻止记者针对某些官员进行提问。为此,外媒形象的称新疆团是在跟他们玩躲猫猫。

最高法院长周强做工作报告后,也没有按常规出现在部长通道,好像是在躲避记者。

今年两会信息披露少,从头到尾气氛都很沉闷,显示言论空间收窄,甚至有点诡异。

代表委员无话题,不敢讲,甚至是为开会而开会。香港时事评论员潘小涛说:“无趣到连一个像样的言论或是提案,真正回映社会关注或国际社会关注的议题的议程都没有。”“中央对于委员代表这轮控制,对于他们行动的控制,对于议程的控制等方面,我都觉得是近年之最。”

防、怕、躲、闷只是表面,背后则是中共越来越严重的危机感和对社会越来越严苛的管控,也说明它完蛋的日子不远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