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2011年国安部据说针对这件事情发了一个紧急的文件

—横河评论 第85集-从东京影展看中共国际事务中的群众运动

1. 人民外交的历史和现实; 2. 对外统战情报的职业和业余工作; 3. 曾筱龙事件; 4. 国安部据说针对这件事情发了一个紧急的文件。

第23届东京国际影展,中华民国今年派出著名影艺明星徐若萱、张钧宁和阮经天出席。

 

编者按:2019年2月27日博讯老板韦石在他自己的推特上污蔑阿波罗网是江苏国安运营等。阿波罗网要求韦石提供证据或调查报告,并提交给美国联邦调查局

阿波罗网批驳博讯老板韦石诽谤本网是国安运营 并将以行动回应

作为回应,阿波罗网着手尽量多发和重发揭秘中共国安的文章。也恳请网友来稿。

请到阿波罗网投稿论坛注册后投稿;地址是:  http://bbs.aboluowang.com/forum-7-1.html

本文是阿波罗网2010-11-04转载海外中文媒体希望之声的横河评论节目。

各位听众大家好,我是横河。今天和大家讨论一下在东京影展所发生的中国和台湾代表团之间的纠纷。这件事情我们来看一下,就是在国际事务中,中共的一些做法,就是类似于群众运动的做法,对它的对外事务有什么影响?

我们现在看一下在东京影展发生了什么事情。在日本举行东京影展,这次两岸电影界都派出影片和代表团参展。10月23日那天,参加东京影展中国代表团团长江平在影展开幕之前突然要求台湾代表团必须以中国台北,或者以中华台北名义出席。大家知道这次台湾和以往一样是以台湾的名义参加的,他要求在前面加上中国或者中华,而且不叫台湾叫台北,并且在星光大道上要让台湾代表团跟着中国代表团后面走。

台湾代表团当然就不同意。双方,江平和台湾代表团团长也是行政院新闻局电影处处长陈志宽发生了争吵,僵持不下的结果是双方都没有办法走上星光大道,而且江平当时还对台湾代表团用威胁的口气说:你电影不想卖到中国了吗?这件事情在台弯引起了轩然大波,台湾反应这次是出乎意料的一致,包括蓝绿朝野,大家都表示不满。而媒体也是同声谴责,都表示不能接受中共在国际上对台湾的打压,特别是在民间的交往,因为这只是在民间的活动,在民间的交往上突然间进行打压。因为在这之前类似的活动当中都没有碰到这样的情况,尤其是现在ECFA刚刚签署,本身就有很多质疑的声音,所以在这个时间,发生这样的事情使得各界在各方面的质疑一下子都爆发出来了。

我们今天不来分析中共长期对台政策,因为对台湾在国际上的全面打压,这一点中共从来没有改变过,但是它在形式上,在不同的时候会有变化的。我们今天不来谈它的长期政策,我们也不来分析中共统战政策,因为这是中共最近致力在做的事情,派大批的代表团到台湾进行统战,我们也不来分析。

我们就来分析东京影展的中国代表团的做法这一件事情,就事论事。江平在东京影展的这个做法,他肯定是符合中共的真实对台政策,因为中共对台政策长期以来,虽然表面调整,但实质从来没有改变过。但是他这个做法却不一定是中共希望今天在台湾,对台湾人或者国际上被人看到的这一面。

它的真实的面目,就是对台政策真实的情况,和希望人家相信的情况,在中共这边不一定是一致的,事实上往往是完全相反的,尤其在某些特定时期。就像现在这个时期,它非常希望把真实的面貌遮挡起来,让人家相信一个表面的虚假的东西。因为中共在每一个具体的时间,具体的时期在台湾它所表现出来面目是不一样的,像在李登辉时期,在陈水扁当政时期,和马英九现在当政时期,它的表面政策是不一样的。所以这件事情在东京所表现出来的,非常不像中共现在想让台湾和让世界看到中共真实的面目是什么。不管这次这个代表团江平这样表现的目的是什么,这件事在当今对两岸关系的影响,对台湾民意的影响,都不是中共目前希望看到的。

和台湾有关的事物谁在管

台湾问题对于两岸来说是国务院台办在管,但实际上是中共中央直接管的,因为在国务院机构设置的时候,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和中共中央台湾工作办公室是一个机构两块牌子,但是列入中共中央直属机构系列。这在中共的系统当中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情况,就是对于一些最重要的机构,中共认为对于它的统治至关重要的机构,它是属于中共中央的,不在政府里面。你看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一个是它的枪杆子,一个是它的笔杆子,在这一方面都是由党来直接管的;另外有一部分纯粹是跟治理国家有关系的,是国务院的各个部委,它是归国务院管的,就是政府机构管的;还有极少数的是中共认为非常重要的,但是在对外的时候却要以政府名义出面的,于是就有一个很特殊的叫一个机构两块牌子。和中共中央台湾工作办公室一个机构两块牌子类似的,也是被中共认为非常重要,应该是由党来抓,但是又不得不放一个政府的牌子在外面的另外两个类似的机构,一个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它实际上是中共中央对外宣传办公室的牌子,也是归中共中央管,并不归国务院管的;还有一个就是中共中央610办公室,它对外偶尔也会以国务院一个办公室的名义出现,但实际上也是归中共中央管。

台湾事务办公室就是台办,实际上是只处理两岸之间的关系,但是在国际机构里面涉及到和台湾的问题的时候并不由他们来管,像这次在日本,如果发生了和台湾之间的衡突的话,实际上它已经是一个外交事件了,这一部分很可能是归外交部管辖的,所以台办只是跟台湾双边对话的一个机构而已。

外事工作中的群众运动

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有类似的现象的,就是中国有一个特色,是共产党搞的一个叫作群众运动,在文革的时候叫群众专政这些活动,就是在任何一件事情上都是以政治运动的方式,以群众运动的方式来做。我们今天看到的在东京影展发生的事情,实际上是群众运动在外事领域的一种表现形式。

这个体现了什么?就是说在中国很多机构里面,本来由专业人员应该做的事情,如果我们承认外交工作是属于专业的话,当然在全世界外交工作都是专业化非常强的,我们是说如果在中国也承认外交工作是专业工作的话,这些本来由专业人员做的工作被很多可以说是数不清的、完全不懂外交、只懂得要政治正确的外行在做。他们做的过程当中有的是得到指导的,就是上面要他这么做的,也有是没有得到指导的,有的甚至是为了证明自己政治正确或者是要讨好什么人,自说自话的自己主动插手做,并没有得到上面同意的,这几种情况都存在。

我们现在从外交部发言人在回答问题的时候可以看出来,很可能这件事情外交部并不知情,或者外交部在装傻,因为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说关于你提到的问题,就是有人提出来了东京影展的问题,是不是对台湾的封锁的问题,他就说:关于你提到的问题我们注意到了有关的报导,但这不是封锁的问题。你看外交部竟然只是从报导当中才注意到了这件事情,这是一件很不正常的事情,也就是说,本来由外交部管的一件事情,外交部只能从新闻媒体的报导当中才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中国大陆的体育、文化、艺术作为一种外交手段,其实在中共统治期间很早就出现了。最早出现的时候应该是在中美建交之前,那还在文革当中,就是以乒乓外交为代表的中国的一种外交手段。而乒乓外交大家知道当中最争议的就是和各个国家的球队打球的时候,出于当时某一个特定的政治需要,要运动员去让球。这个让球就是政治化非常高的一种体育外交。当然这里头让得最多的我想应该是北朝鲜,但是也有其它的国家,包括当时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问中国的时候,连美国队都知道当时中国队是让球了,包括还有对日本的让球,都有。其实当时并没有否认这点,因为周恩来当时就对乒乓球队说,他提出来的是叫人民外交,就是用群众运动的方式来搞外交。

这种体育政治化的影响一直延续到现在,并且还扩展到了文化艺术领域里面。去年很著名的一件事情是在7月22日的时候,中国导演贾樟柯和赵亮退出了第58届墨尔本电影节,贾樟柯提出的理由是他认为和热比娅同时出现在充满政治意味的墨尔本影展上,对于他的个人感情和行为底线是不能接受的,是不合适的。这是他的当时的解释。但是这个底线却不是导演们定的,而是另有其人在为他们定这个底线。

因为你让导演们自己去做出一个决定,什么行为在外交上是能接受的,什么行为在外交上是不能接受的,这等于是把一个重大的外交问题,或者是一个国际事务随便的就交给了一群电影导演来处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在这个事件上这几位导演是当了一回演员,另有人在操纵、在导演这件事情。

就在10月23日也就是东京影展发生走绿地毯事件的当日,中国的著名艺术家艾未未北京采访了当时另一个退出墨尔本电影节的导演赵亮,赵亮就表示说当时退出来是上面打了招呼,这个在youtube上录像还在上面。所以在文化、艺术、体育这方面,在国际事务,但不一定是外交事务,在国际事务上政治化,用一些非专业人士、非外交人士和处理外交事件的人,来表达中共的对外政策的意思,这种行为是非常多见的。

业余外交的得失

这里我们讲的是,民间的文化艺术活动当中,用文化艺术活动来插手国家外交事务和国际事务的这种行为,对中共政权来说它认为是有好处的,它可以表达中共的某些观点,但是又不至于陷入被动,它可以推说这是民间行为,跟它们没有关系。从表面上看对中共至少它有这样的好处。

那它的缺点是什么呢?就是把一个严肃的国际事务和外交事务变得有点像搞笑那样,因为参与的人往往是业余的,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有很多事情就难以控制,特别是如果说这个人是没有得到明确的指导的情况下,自作多情的在讨好当局,在这种情况下可能引起国际纠纷的笑话就会非常多。

而且事后是很难以进行伤害控制的,因为人们会认为这是中共的一个政策表达,而对外交部提问,它们不会去向闯了祸的当事人,就像这个东京影展的时候,不会去向中国代表团团长江平去提问一样的,他们一定是在外交部的新闻发布会上去提问。当然这可能确实是中共目前的政策,但是从外交部发言人这次的回答来看的话,好像外交部并不愿意在这件事情上帮江平去做善后处理。

这种做法还有一个坏处是所有进行国际交往的,无论是体育、文化,还是其它方面的代表团,这种国际交往是非常非常多的,而人人如果都认为自己在这种国际交往当中,有义务、有责任来贯彻中共的外交政策,或者是国际事务方面的政策的话。因为个人对政策的理解是不同的,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中共现在完全是机会主义,所以在一个大的政策上,很多情况下解释的尺度和做法上并没有一定之规,它的变化是非常快的。非职业的外交人员,如果不是职业外交人员的话,对这个很不容易掌握分寸。在他们自认为可以,而且是有义务去维护某个东西的时候,他的做法是业余的,而且往往对当时的场合来说很可能是不合适的。你看这次外交部发言人对这一类事情的表态,在发言的时候马朝旭说:关于台湾参加国际活动的问题,大陆方面的立场是在不造成两个中国或者一中一台的前提下,通过两岸务实协商做出合情合理的安排。

这句话实际上变通的尺度相当大,不要说这些业余爱好者,就是职业外交官也很难在不同的情况下处理得很得体,这是指的是在外事领域,在外交领域。那么在其它的领域里面,就是和境外打交道的其它的部门,其实也有类似的情况,那么这个发生的最多的是情报部门、统战部门,还有宣传部门。

统战情报工作的群众运动

现在中共的对外统战正在如火如荼的开展,另一方面情报工作也发展得非常迅猛,这是两个不同的领域。这两个领域都有大量的专业人员派驻在外面,但是这两个领域之间它有合作,也有冲突和不协调,因为这两个领域虽然说他们都很专业化,但是互相之间都是外行,就像统战部要去做外交部的工作的话,那他实际上是外行了,而统战部做情报工作也是外行,情报机构去做统战工作其实也是外行。再加上这两个领域还有一个特征,就是广泛的利用业余人员,因此在这里面出错的机会也是很大的。

我们先看一下在构架上面它有这些部门,有中共中央统战部,有专门搞情报的国家安全部,有国务院系统的国侨办,这是专门管海外华人华侨的,也有针对宗教团体的国家宗教事务局。这些是专业部门的,但实际的情况要比这个还要复杂得很多,因为跟所有党的其它的工作是一样的,中共它长期以来把专业的工作政治化了,运动化了,所以一旦当政策需要的时候,很快的就走向人民战争的布局。特别是在这些项目当中如果牵涉到大笔的经费和功劳的话,就将来谁的政绩的话,这是谁的功劳的话,那么发动人民战争去搞这是一个习惯的做法。

这种方式也是在一定程度上对中共有好处的,这好处就是广种薄收,它而且虚虚实实使得其它国家的情报机构也是疲于奔命,无所适从,不知道怎么办。比如说对海外商业科学技术机密的窃取就是用这种方式,很多人出国之前其实都被约谈过,但是他们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任务,有的时候就是留一条线,有什么事情打个招呼,就这一类的。也有一些人他既不是专业的间谍,也不是业余撒网的,那他就是个人为了回国发展找个工作,也参加了这种特殊情报的行当。

最近有一位已经在中国汽车公司找到工作的老兄,又莽莽撞撞的赶回美国去了。人家都已经把他列在要抓捕的名单上了,所以他一下飞机就被抓个正着。像这种就是属于根本就不是专业的,专业的他大概也不会送上门去的。这点就是这种做法的坏处了,就是业余的越多,它的出事的机会也就越多。

当然作为政府来说的话,毫无疑问的它会抵赖,但是像这种事情发生得多了,对中共政府形象打击还是很大的。顺便说一句,就是政府它也不完全在抵赖,像这种遍地撒网的情报工作,加上为了邀功,或者是个人利益自愿效劳的,出了事情以后确实搞不清楚是谁的人、谁让他做的。

那在统战方面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譬如说一个华人在西方国家一旦竞选任了公职,什么市议长、市长、国会议员等等,四面八方自认为有统战责任的部门和个人就会一拥而上,那由于多头领导互相交错,最后很可能谁也不知道其他人做什么,更糟糕的是有的时候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像这个既是统战对象、又是统战工具的海外亲共社团的领袖,像有一个帮助纽约当时任市议员的刘醇逸访问中国,并接受十大杰出华人青年奖的,纽约有一个山东同乡会的,他本人就曾经在青岛的两个宾馆里面开设了取名为星巴克咖啡店,中英文的商标和店名一应俱全,都和那个正牌的一模一样,连装咖啡的袋子都是正牌的,就是缺了一点没有得到正牌星巴克的授权,结果被人家一张状纸告上了法庭。他其实也是很活跃的,既当统战对象又是统战工具的。

另一个例子就是澳洲华人政要,原来悉尼副市长、上议员、新州州长的一个亲信,就是当时是州长办公室的秘书长曾筱龙,因为收受华资海格集团的好处被迫辞职,他的辞职在澳洲曾经引起过很大的轰动。据澳大利亚的媒体报导说是曾筱龙多次接受海格集团,是当地华资建筑企业,接受这个集团的礼物和旅行资助,但是没有申报。在2007年和2008年这个企业二次出资招待曾筱龙在猎人谷渡假村居住。他还曾经为支持这家企业的工程项目多次前往中国,包括那年8月与二名澳洲贸易官员访问中国,而当时澳大利亚的税务部门正在因为一项涉及到7600万澳元的税收欺诈对这个企业进行调查,这个企业还涉及了多起恶意剥削华人工人建筑事件。这个案子就是一个典型中共的很多部门利用海外的华资企业对西方各国华人,甚至西人政要进行这种感情拢络,包括这个送礼,请回家乡去看一看呀,这些其实已经属于官员不允许的收受贿赂了。

当然我们说的是中共专业的和业余的情报统战部门对外国政治家、政客的收买利用,有时候也利用华资企业。但还有一个另外的因素,就是随着中国的企业,包括国企、私人企业到世界各地去投资设厂,就把国内那套用钱摆平的也拿到国外去。非洲原本就很腐败的国家,这种做法会引起一些麻烦,毕竟非洲大部分国家已经是民主国家了,它的政治生态要比在中国大陆要清廉得多,但是那些国家它原来就比较腐败,所以陷入很大问题的情况还不是很多。但是在一些比较发达成熟的民主自由国家,这种事情揭发出来的话,小的就是政治丑闻,大的就是政坛地震了,当然这方面我们今天不做重点。

我们还是讨论由党政部门主导的,你像统战部属于党务,国安部属于政府,至少他们在名义上是这样,就是由他们主导的这些工作。曾筱龙的事件,他是不是牵涉到了北京的统战部门,或者是其他的情报部门这个并不是很清楚,但是国安部据说针对这件事情发了一个紧急的文件,当然我们现在没有办法来证实国安部这个文件究竟是有还是没有,或者是它的真实性。但是有一点是确定的,就是对海外华人,甚至是西人政要的这种统战,情报宣传部门专业人员和业余人员一窝蜂而上的情况,显然是存在的,而且是广泛存在,非常严重。当然从一方面说,这些被统战、被搞情报的国家来说的话,它的困难是防不胜防,就这些国家的情报机构对这些工作,特别是业余的,一窝蜂而上的情况,它是防不胜防。

但是从另一方面来看的话,却也正好说明中共不仅是对内,对外还是以政治运动和群众运动的方式来处理国际事务,在这种情况下很多时候,对于中共现在迫切需要建立的一个目的在于愚弄世界的形象,反而是不利的因素,因为这些人在替中共干活的时候,由于他的业余操作方式,和自己对政策不同的理解,也可能会破坏了中共的对外形象,或者说是暴露了中共的真面目。好,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 孙瑞后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