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川普开秘密会议讨论习让步 中国经济无增长全还债了 GDP增速差借债一半 现猛药后遗症

美中贸易谈判正步步向达成协议迈进,不过纽约时报报道,川普总统上周与幕僚讨论,中共的承诺是否可信。中国学者表示,鉴于信用额度成长大约的成长相当于负债利息,中国经济并无成长。而且中国经济增速仅仅相当于信贷增速的不到一半,经济质量堪忧。为刺激经济,中共各地政府推出数千个“重大工程建设投资计划”,并发行巨额债务,不过经济学家指这是饮鸩止渴的办法,使经济进一步杠杆化。此外,国际金融机构高管称,2019年债务违约或比2018年更严重。

川普表示,他无法保证美中双方最终能够达成协议

美中贸易谈判正步步向达成协议迈进,不过纽约时报报道,川普总统上周与幕僚讨论,中共的承诺是否可信。中国学者表示,鉴于信用额度成长大约的成长相当于负债利息,中国经济并无成长。而且中国经济增速仅仅相当于信贷增速的不到一半,经济质量堪忧。为刺激经济,中共各地政府推出数千个“重大工程建设投资计划”,并发行巨额债务,不过经济学家指这是饮鸩止渴的办法,使经济进一步杠杆化。此外,国际金融机构高管称,2019年债务违约或比2018年更严重。

中共让步是真是假;传川普与幕僚开会协商

一知情人士向《纽约时报》透露,川普总统上周在白宫召开会议,与副总统迈克・彭斯、莱特希泽以及其他顾问进行了磋商,讨论中共是认真考虑做出让步,还是又一次的口惠不实。

上周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及财长姆钦与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刘鹤通了两次电话,双方在协议文本上“进一步取得实质性进展”。

史宗瀚:中国经济整体无增长

政治经济学者史宗瀚15日对《德国之声》表示,中国目前的负债是国内生产总值的300%,而如果利率是6%的话,中共每年得支付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18%的利率。去年底,中国的信用额度成长大约是国内生产总值的15%到16%,而由于利率比信用成长高的缘故,这导致中国没有足够的资金去支付利率,固定资产投资可能会因此崩坏。

史宗瀚表示,尽管中共政府已预期这将发生,但他们没预期到的是,他们以为可以透过消费成长来抵销资金的不足,但这并没有发生,这导致整体经济并无成长。

孙骁骥:中国名义GDP增速不及信贷增速的一半

希望之声广播电台引用中国财经作家孙骁骥的文章说,从政府负债、居民负债再到企业负债,中国的整体负债水平近两年不断上升。这使得中国的经济成长真实性存疑。在扣除了债务、坏账等等各种水分后,中国真实的经济增长恐怕将会远低于公布的数据。

据统计,2009到2015年,中国信贷平均增速为20%,远远高于名义GDP增速(同时期的GDP增速则从10.4%猛降到6.9%)。非金融企业信贷与GDP的比例,从1996年的105%上升到2015年的156%,进而上升到现在超过200%,并在2022年预估将达到300%,远远高于安全水平。

孙骁骥认为,这一组数据说明,信贷的投入与实际生产回报不成比例,经济增速仅仅相当于信贷增速的不到一半。造成这个现象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是中国企业的生产端效率低下、产能过剩,投入很大但是回报很小;第二是当企业经营者察觉到企业投资回报降低的时候,会将很多资金用于回报更高的金融地产投资,其实这一部分资本没有真正用于投入生产。

惠誉:2019年债务违约或比2018年更严重

陆媒《新投资者网》2月18日发表对国际评级机构惠誉高级董事、亚太区能源和公用事业团队主管兼中国企业研究团队主管王颖的专访。

王颖表示,从今年年初几个月情况看,政府层面虽然有流动性“放水”举措,但企业方面,尤其是民营企业并没有融资放松的迹象。特别是一些负债率比较高的行业,如光伏、新能源的企业,现在是非常的紧张。应该说,宏观层面的放水目前还没有转换到微观层面的银根放松。

王颖推测,2019年至少上半年,流动性风险爆发还是概率比较高,还是会有进一步的违约发生,而且很可能比2018年更严重。因为2018年大多数违约是流动性原因引起的,不少企业本身的基本面还行,但从下半年到现在,经济进一步下滑,处于探底过程之中,这导致目前企业的基本面开始出现了恶化。这样,即使政府放水,银行看到企业的基本面发生变化,还是不愿意进行放贷。所以,违约可能比2018年更厉害。

王颖预计,有一些民企在这一轮违约中可能会死掉。

“饮鸩止渴”的刺激计划的后遗症

2019年“两会”上,李克强宣布,减税2万亿元,铁路投资8000亿元、公路水运投资1.8万亿元等等。

官媒《经济参考报》3月18日报道,中共2019年将推出“重大工程建设投资计划,仅上海市就将投资1362亿元,为近年来最高水平。

据悉,上海市2019年将安排“重大工程”正式项目138项,预备项目28项,新开工项目23项,建成项目11项。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许小年也表示,中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是市场饱和与产能过剩,“四万亿”投下去,又投到制造业和基础设施,增添了新的过剩产能,供需失衡进一步加剧,“这是十足的饮鸩止渴”。

香港中文大学助理教授胡荣分析,这一轮的投资和信贷大多给了国有企业,银行也更倾向于借贷给国企,而非民营企业,后者只好用利率更高的影子银行,这种“挤出效应”进一步加大了系统性的金融风险。

经济刺激的另一个后遗症是,地方政府短时间承担债务过高,之后则要把更多的财政收入用于偿还债务和利息,影响地方长远发展,这就是危机之后的“宿醉效应”。

BBC报道称,在2019年的当下,中国面临比十年前更复杂的经济风险,但不知目前是“苦衷”占了上风,还是“问题”占了上风。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