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洪博学:1950年美参议员爆弹:国务院有205人是共产党员

——谁怕共产党?

去年台湾9合1选举民进党大败后的讯号,给了美中贸易战争后,已经垂死的老共政权更大的勇气,加速对台湾的吞并行动。刚结束的中共两会,习近平不再掩饰吞台野心,57岁“台湾女孩”用高八度北京腔配合演出“低级红”吞台大秀,国台办更是大胆放言,“支持台湾独立者,只是一小撮人,2020年是台湾最后的统独选举”,于是台湾政坛再度陷入喜欢共产党和恐惧共产党的拉锯。

如果有人问“害不害怕共产党”?答案当然是肯定的,先别问历史上共产党制造的血腥,看看现在,老共如何对付新疆人、对付西藏人、对付维权人士和异议份子,以及杀人卖器官等等行为,你不怕吗?

老美怕老共,所以才反共,从战后反到现在,从反苏共到反中共已经反了70年,我也一样怕老共,所以讨厌共产党,如果有人告诉你,“不要害怕共产党,要爱上共产党”,我只能说,“那个人肯定是老共的马吉”。

去年台湾9合1选举民进党大败后的讯号,给了美中贸易战争后,已经垂死的老共政权更大的勇气,加速对台湾的吞并行动。刚结束的中共两会,习近平不再掩饰吞台野心,57岁“台湾女孩”用高八度北京腔配合演出“低级红”吞台大秀,国台办更是大胆放言,“支持台湾独立者,只是一小撮人,2020年是台湾最后的统独选举”,于是台湾政坛再度陷入喜欢共产党和恐惧共产党的拉锯。

请问你喜欢共产党吗?根据民调,台湾社会还有5%到10%的人不讨厌共产党,现在恐怕不只这数字,这是台湾最大的警讯。

耳语宣传“老共无害论”

我经常在市场上听到一些升斗小民说,“共产党来治理台湾也没差”,真的是这样吗?这件事也证明了,这几年透过各种交流、媒体洗脑攻击,老共对台湾底层的耳语宣传渗透“老共无害的”观念已经收到效果。这种效果已经反映在支持蓝营政客的选票上,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所谓“台湾人无知无惧”,刚好表现在这里,历史总是无情,台湾人通常是走上绞刑台后,才知道自己的头要被砍掉了。

当中国并吞的脚步迫近,许多台派团体已经没工夫谴责政府国家正常化行动太慢了,现在要紧的是如何抵抗被老共并吞,于是小英政府千呼万唤之下,终于召开国安会议,启动七大措施,反制“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小英也罕见出面指责红色媒体制造假新闻,惟恐天下不乱,这时刻还有蓝色学者赵春山出面说风凉话,“别搞意识形态”,老马哥更是加码,“有这么严重吗”?看来,国民党大概已经自己洗好脑袋,做好迎接老共王师入台的准备了。

国民党诸多学者和政客,从容共、反共、恐共,然后是亲共,刚好和美国走了一趟反向的道路。

老蒋恐共到极点

国民党从1923年需要共产党合作,搞革命时代,称为“容共”。到了1927年,老蒋从上海资本家拿到金钱和实力,不想和老共共享天下,就开始“反共”,但是1949年败退台湾后,惊魂未定的时期叫做“恐共”。1949年7月,老蒋还特地飞到菲律宾,和当时总统季里诺(Elpidio Quirino)讨论,把中华民国流亡政府搬到菲律宾,最后却被拒绝。老蒋知道一但失去美国保护,台湾沦陷只是看日子而已。国府绝对没有能力反共,所以也拜托友人,到日本寻找别墅,为失去台湾之后,寻找一个退路。老蒋心里清楚,自己被老共逮到,变成战犯的下场,不只是游街示众而已,可见老蒋恐共到了极点,但是1950年6月掀起的韩战,救了老蒋和国民党政权,却也开启了美国冷战时代的反共道路,说穿了,美国是反共实力派,国民党只是老美手下一起喊反共的小弟而已。

围堵红色国际共产扩张的冷战搞了30年,到了1979年,美国手很酸,不想反共了,要和老共和解,国民党只好自己“庄敬自强”。国民党有实力的时候喊反共,没实力时候就恐共,这是人之常情,所以现在国民党看衰自己,一股子和老共妥协,媚态十足展现亲共之姿,也忙着替自己未来卡位,也就可以预料了。所以我说过,“考证历史,国民党在1927年到1949年,只是争天下的反共,并没有精神上的反共”,这一点和美国完全不同。

美国在二战之前,对欧洲一向保持距离,甚至对苏维埃共产推翻沙皇政权仍持正面看待,1919年国际共产组织在莫斯科成立,向世界宣传共产革命理论,也受到美国欢迎。美国真正发现共产法西斯的真面目是从二战后的德国重建工作与苏联对立,并且看到苏联对待战败德国的惨酷杀戮感到震惊,1947年美国终于宣布对苏共的围堵政策,但是美国的政坛看法并不一致,仍然有很多知识界人士认为,共产党并不坏,这样的不一致,也影响当时美国对中国内战的看法和对华政策。

美国共产党在1920年成立,起初党员不多,但是美国加入二战后,宣布“美苏同盟”,1941年美国共产党党员也一口气增加到75000人,开始引发美国政府担心。1949年苏联核弹试爆成功,后来才知道核弹技术窃取自美国,这个案子的当事人罗森堡在1950年被判刑,美国对苏共的渗透和扩张的警戒,开始加深。1950年2月美国参议员麦卡锡在共和党妇女会上发表演讲时说,“我手上有一份205人被国务卿确认的名单,这些人都是共产党员,而且在国务院工作,正在破坏美国政府”,这个演说引发震撼,美国保守派对共党的扩张已经不满,也趁机发难,接下来就是联邦调查局介入的调查,这项调查称为“忠诚调查”,许多演艺圈、政坛、科学界、媒体界,只要和苏联扯上关系,纷纷被株连。

从1950年到1954年,这五年时间,是美国反共走火入魔的时代,这个时代也被称为“反智时代”,这个时代的台湾,正好是老蒋发动清乡,搜捕红色异议分子的时代,罹难者到现在还算不清楚,美国历史学家理查·霍夫士达特(Richard Hofstadter)后来在他所撰写的“美国的反智传统”一书中说,这个时代的美国,是建立在对共产党的“虚构敌意”上面,这场反共风暴也实际影响了1952年的美国总统大选。

1952年美国总统大选,艾森豪对上史蒂文生,当时的知识界普遍认为,史帝文生的才华和行事作风,比艾森豪更适合担任总统,但是美国社会当时正被反共浪潮淹没,艾森豪只要挥舞反共大旗,就顺利赢得胜利。值得探讨的是,美国社会对红色苏联的入侵,是否只是建立在虚构的敌意上?

美国人终于还麦卡锡公道

经过半世纪后,美国人终于还给麦卡锡公道,1954年麦卡锡议员被国会谴责“咨意发表反共言论,破坏社会团结”,但是五十年后,美国国会检讨当时被麦卡锡点名的人士,其中有29人的确替苏联担任间谍,背叛美国,其他没有证据无法判刑的人,与苏联关系也很复杂,证明麦卡锡指控,并非空穴来风。

1979年,美国决定“联中制俄”政策,共产苏联仍是美国的假想敌,美国一手围堵苏联,另一手却施恩于中国,企图以资本主义的经济发展理论,改变红色中国,这场长达40年的民主大实验,美国宣布失败了,资本主义只是引导中国变相的国家资本主义崛起,中国人民更是远离民主自由人权,更糟的是,40年的施恩中国,中国红色扩张已经进入家内,比起苏联的共产扩张更严重,于是美国保守主义再度觉醒,推出川普担任打击魔鬼的重任。

过去国民党恐共之下,只能依靠美国的反共喊口号,但是中国崛起后,加上国民党执政时错误的“不对等开放”,更使台湾陷入另外一种险境。已经被老共绑架的台商,已经无力反共,投资在中国的政商名人,更是不敢喊反共,只有台派人士没有建国不罢休,还在挣扎抵抗。放眼台湾,哪一个才是老共同路人?哪一个政客,后面有老共撑腰?只要看看316补选,蓝营最吸票的站台者,就知道谁不怕共产党了。

316补选后,国民党主席正面感谢老韩和韩粉,还不如感谢站在韩粉后面的人,那些在台上口沫横飞,教你不要怕共产党的人,肯定不是反共的人,所以2020年老共会挑选一个不怕共产党的人,在背后下红色资金,用尽一切红色媒体力量辅选,这个被选上的人肯定不是我,因为我怕共产党,所以我反共、我厌共,我支持和我一样立场的人带领台湾,一起抵抗老共的侵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民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