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洪博学:投降不是容易的事 用膝盖想也知道

我过去说过,国共两党对台湾主权的转向,是1943年开罗宣言以后,在此之前,老共仍主张台湾必须脱离日本殖民而独立建国,今天,所有亚洲周边国家对老共都惧怕,不只是台湾而已,尤其是越弱小国家,对老共的领土野心越害怕,简单说,亚洲周边小国家,害怕老共原因,和长期被老共语言霸凌的台湾,害怕老共没两样,说起来,这是一种矛盾,很多国家既希望从中国获得经济好处,又担心政治主权受到中国侵蚀。

失去“一中各表”的选战利器之后,2020年大选,国民党能够找到的兵器,只剩下二度年改,“和平协议”两张骗票牌,后面这张牌,只能免强称为“投降牌”,或者是配合老共对台湾的“招降牌”,国民党人当然知道现在不是投降的时候。

公道伯老王卖瓜,居然说,不需要担心签约后,台湾会变成香港或西藏,因为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国家,说这种话很没常识,如果老共接受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等于老共接受“两国两制”,和现在的处境一样,战后这70几年来,台湾都生活在和平独立状况下,未受老共干预,老共若不阻挡,台湾早早可以进入联合国,那么中国连“武统”这句话,都不可能讲出来,海峡也不会杀气腾腾,更无须签署任何和平协议了。

台湾政客喜欢玩语意的迷雾,例如,吴主席抨击小英总统无法“维持现状”,那么到底国民党要的是什么现状?国民党执政的话,又如何可以维持现状?同样的,老韩抨击民进党不要搞“蓝绿对立”,这更是废话,问题重点应该是为何蓝绿会对立?要如何处理蓝绿对立问题?朱立伦外表似乎聪明,却说,“民进党只会挑起战争”,你嘛帮帮忙,到底是谁每天喊打喊杀?所有这些对立和政治语意的迷雾,其实只是耍嘴皮,欺骗傻瓜选民,只是务虚,不务实,用心看清楚,中台问题本质上,都围绕着“台湾是谁的?”这个中心议题打转,所延伸出来的,国共两党都认为台湾是中国的,而民进党并不如此认为,所以才会对立,因此,解决这个问题,无法只靠台湾人公投,最终解决方案,仍是国际协商,或者透过联合国会议或国际法庭判决,我过去说过,国共两党对台湾主权的转向,是1943年开罗宣言以后,在此之前,老共仍主张台湾必须脱离日本殖民而独立建国,今天,所有亚洲周边国家对老共都惧怕,不只是台湾而已,尤其是越弱小国家,对老共的领土野心越害怕,简单说,亚洲周边小国家,害怕老共原因,和长期被老共语言霸凌的台湾,害怕老共没两样,说起来,这是一种矛盾,很多国家既希望从中国获得经济好处,又担心政治主权受到中国侵蚀,尤其在“一带一路”之下,发生斯里兰卡欠老共金钱,面临割让土地事件,也给了其他国家更多警惕,马来西亚就紧急对铁道项目喊卡,中南半岛国家越南,反中最厉害,因为越南的历史很像台湾,长期被中国统治过,也因此,在历史上,以中国为中心的朝贡体制下,中国对台湾的态度,直接影响周边小国对中国崛起的看法,尤其是,国际法庭对南海主权的仲裁,竟然被中国反对,印证老共领土野心,这也加深周边国家对中国的经贸投资时候,采取避险策略,一边找老美当保镳。

民主台湾符合周边国家利益

不管亚洲周边国家对老共的恐惧是真的,或虚构的,老共也深深感受到这些敌意,也因此借着大外宣计划,四处撒钱,宣传自己“善良无害”的形象,台湾正是老共大外宣的重点国家。

中台和解问题,直接攸关南海国际海域枢纽的台湾海峡,是否可以保持畅通,也等于涉及台湾和中国,以及周边国家的未来,基于海峡航道自由现状考量,包括美国日本或南韩,甚至北韩,绝对不乐意看到台湾对中国投降,或接受一个中国的两制,同样的,中南半岛国家,甚至印度或纽澳,比较偏远国家,也不会乐意见到台湾被中国控制,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台湾对中国投降,或者公投独立或统一,都涉及周边国家利益,根本不是中台两国自己谈判决定了,就可以算数。

1971年,老共取代中华民国,坐上联合国席位,开启美中对话,美国为了实施“联中制俄”,开始接触老共,谈判外交正常化,老共也开始对台湾抛出招降信号,1975年3月,老共先对国府放出和好信号,释放了所谓的国共内战战犯,第一批被释放的高级军政人员,少将阶级以上,共10人,包括蔡省三,张铁石等人,这10人都表明要到台湾,但是,国民党政府却不愿意接受,原因是这些人当中,有的已经被纳入圆山忠烈祠,如何可以让英雄死而复活,此事大伤国民党脑筋,干脆来个装死不收,另一方面也担心,这些被关了20年以上的军人,已经被老共洗脑,洗好洗满,张铁石在香港长期等候赴台通知,最后知道自己已经被国民党抛弃,一怒之下,在饭店悬梁,上吊自杀,其他9人不是留在香港,就是转到美国,证实了国民党对忠臣者的无情,这年9月,老共又释放65位国府特务,以及49位埋伏潜进中国发展的船员特务,后来有65位特务回到台湾,其他留在香港或转到美国,1979年,中国和美国建交,中国也顺势发表“告台湾同胞书”,并且终止对金门炮战,表现善意,但是,真正“一国两制”的招降,是在1981年才提出,也就是所谓的“叶剑英9条”,根据这9条所规定,“台湾投降后必须降下国旗,但是,可以保留军队,特区名称改为‘中国台湾’特区,司法终审权在台湾,立法权也不改变,更可以用‘中国台湾区’进入国际组织”,但是,叶剑英9条,并未受到当时蒋经国接受,1982年,廖承志又写信给小蒋,信中写着,“历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但是,小蒋仍然不予回应,1982年,中国人大修宪,把特区政府纳入宪法,1983年,美国华裔学者杨力宇进入北京,邓小平借机传达所谓邓小平的“邓6条”一国两制构想,邓六条和叶九条内容,虽然大同小异,比较特殊的是,邓六条准许台湾军队保留,甚至可以购买防卫性武器,这一点是否暗示着,美国其实不必担心台湾投降,会对美国造成不利,但是,有关这两次招降,美国华府的态度到底如何,却没有进一步的资料文献,但是,值得一提的是,中共两次招降,在国民党内,激起保守派和开明派的内战,1982年,当时行政院长孙运璇,还特别邀请海内外学者,举办“中国问题研讨会”,以便回应中国招降动作,国民党最后的定调就是,“现在不能谈和平,必须等待中台两边政治经济制度,差距拉近以后”,而且搞了一个可笑的“三民主义统一中国”运动,邓小平对国民党“拒统”也无可奈何,当时政治氛围,国民党内保守派担心中台走向和解,台湾降格为地方政府,军公教人员势必出现回到家乡的潮流,蒋介石的法统欺骗统治术,必然崩盘,而开明派却认为中台之间的恩仇,无法长期下去,主张展开交流,也因此牵动了日后的解严和开放交流政策,当然这是小蒋过世后的发展了。

“一国两制”香港殷鉴不远

中国对台湾国民党招降,所构想的“一国两制”,经过中英谈判之后,1997年首先在香港实施,马照跑,舞照跳,并没有维持多久,当年,国民党阻挡老共招降的用语,“看看西藏一国两制下场”,又多了香港殷鉴不远,30年前被提出的问题和疑惑,现在再度历史重演,问题仍然一样,只是提出的人换成民进党,而国民党却全部变成急统派,忘了当年被招降历史,更何况,现在老共所提出的招降条件,可能比30几年前还糟糕,这是历史的巨大反讽,请问,国民党政客们,你的改变是基于什么理由?老共是值得信赖的政权吗?30年来,老共不守信用,依然诈骗的本质,有改变丝毫吗?

如果放下老共是否守信用不谈,36年前,小邓时代的“一国两制”条件,已经快接近联邦政府构想,国民党当时不答应,现在要吃回头草更不可能,单单是保留军队购买武器,给台湾更有勇气,万一老共毁诺,可以重来。

曾经担任罗马行政官的塔西陀说,“劣质的和平,比战争还糟糕”,这句话值得国民党政客们想一下。

所谓劣质之意,是谈判者根本没信用,二来,一张纸无法保障和平。1980年代,邓小平为了吸引台资,帮忙中国改革开放,弄出招降招数,条件开很好,可惜小蒋不捧场,老美中立,可以冷眼旁观,今天局势完全不同,美中冷战从经贸打到科技军事,美国在这个关头,又如何可以坐视台湾和中国和解,破坏川普的打击老共大业,以振兴美国国力,只要用膝盖想也知道,国民党打和平牌,骗一些傻瓜票可以,但是,真的要接受老共招降,恐怕不是时候,因为台湾连投降都不容易,投降这事情,不是台湾自己说了算,OK?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民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