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大陆 > 正文

大陆婚姻乱象惊人:500人不到4人结婚 100对结婚时60对在离婚

大陆结婚率再创新低,而离婚率仍节节攀升。图为北京一对新人正在拍摄婚纱照。

大陆结婚率再创新低,而离婚率仍节节攀升。每500人中,不到4人结婚。每100对情侣结婚的同时有60对夫妻在离婚。本文从4个角度分析出现此现象的原因。

中共国家统计局和民政部最新数据,2018年大陆结婚率为7.2‰,为2013年以来的最低;上海结婚率只有4.4‰,全国最低;结婚率最高和最低的地区数据相差一倍多。

中共民政部发布的《2018年第4季度各省社会服务统计数据》中,离婚登记人数为380万对;北京市离结婚比高达48.3%,也就是说,每两对情侣结婚的同时,就有一对夫妻在办理离婚。

大陆为何出现这种高离婚率、低结婚率现象?

房价及限购政策是迫使离婚率增高的一个主要原因。而适婚人口逐年下降,生活成本越来越高,持晚婚、不结婚观念的人愈来愈多,是导致很多中国人不愿意选择结婚的主要原因。

限购政策致高离婚率

示意图。

陆媒搜狐“智谷趋势”2019年3月20日撰文称:“中国人步入围城的速度,已经远远赶不上9元一本离婚证的印制节奏了,成千上万家庭组成的多米诺骨牌,正以脱缰的加速度,接连倒下。”

文章说,现在是每500个人中,只有7个人结婚(注:按照最新的数据,结婚人数远低于7人,不到4人;而100人中,结婚人还不到1人)。2018年4季度,每结婚100对夫妻就同时有60对离婚。

2006年起,北京市的粗离婚率(每千人里离婚人士的对数)直线飙升,从1.5‰涨至3.2‰,翻了2倍多;2009年,北京的离结率(离婚对数/结婚对数)为22.87%,6年之后的2015年,离结率翻了近三倍,飙至64.04%。

《每日经济新闻》曾报导,从2002年起,大陆的离婚率就一路升高。2002年离婚率仅为0.90‰,2010年就突破至2‰,2015年离婚率就升至2.8‰(是2002年的三倍多)。

中共民政部2017年的统计显示:2017上半年有185.6万夫妇在民政部门和婚姻登记机构处登记离婚,比2016年同期上升10.3%。北京、上海、深圳、广州这四个一线城市包揽了2017上半年度离婚率排行榜的前四名,北京的离婚率高达39%。

图为北京的一处建筑工地。

而导致高离婚率的重要原因之一是房价,尤其2010年开始的买房限购政策。因为“假离婚”能让家庭获得更多收益。

2010年4月30日起,北京规定一个家庭只能新购一套房,无论此前有多少套房。2011年北京当局又将“N+1”升级为“1+1”模式,即每个家庭最多只能有2套房。

《经济参考报》曾报导,若在北京贷款300万买房,首套房享受最低85折利率,二套房按基准利率的1.1倍来计算,离婚了买房,支付利息约为226万,不离婚买房则要付约306万。

上述搜狐文章连发两问:若离婚能让家庭多得80万的收益,你离不离?若离婚能让一个家庭在北京多出一个买房名额,你离不离?一次“假离婚”,能少付80万,凡是有点经济头脑的夫妻都会作出选择。

在其它城市,甚至有为了多拿拆迁款(多几套房)而集体离婚的。2017年,南京高新区一村子160多对夫妻,上至八十多岁老两口、下至刚结婚不久的小夫妻,为了拆迁款,90%都离了婚。

为了拆迁款,一位78岁离了婚的大爷说:“一百岁也照样离。”

文章形容:“(离婚)这可是经过严密计算后的经济策略。”“怕房价再涨下去以后就买不起了,赶紧假离婚,抢先下手买一套再说。”

当然,导致离婚的原因还有其它,本文在此仅就房价这一主要原因进行分析。

生活成本高

图为示意图。

造成大陆结婚率下降的重要原因是生活成本过高。

《21世纪经济报道》2019年3月9日报导,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人口与健康研究中心主任石智雷说,尤其是大城市,由于经济压力大,更不容易结婚。

2018年6月,美国一家咨询机构发布的“全球生活成本排名”显示,中国四大“一线城市”——上、北、深、广分别排在第7、第9、第12和第15位。在世界上生活费最昂贵的10座城市中,加上香港,中国大陆就占了3座。

2018年北京的房租平均上涨了15%~20%,很多人租不起房,成了“房租上涨难民”。物价也在悄然上涨中,理发的费用涨了近20%;饭店菜价的涨幅在12%~40%不等。

2018年正解局原创《我们梳理了500个中国人的消费账单看到一个生活的真相》一文披露“北京,一居室,房租从4,200涨到5,200,工资已经两年没涨了,感觉现在的消费水平又回到了五年前。买不起房的时候可以选择逃离,但放眼望去,又有哪个地方能安身立命呢。”

“坐标福建漳州,一个正在发展的城市,靠厦门的漳州港开发区房价从3年前的5,000一平(方米)到现在20,000一平。母上在政府上班七七八八税扣完这个月不到2,000,公务员要上缴各种补贴今年家里交了5~7W了。活着或许只是为了活着,刚读大二,未来很迷茫都不敢结婚谈恋爱了。”

坐标桂林,16年底到18年房价平均涨了近三千,基本上9,000起步,每个月收支平衡,房贷2,800,小孩学费1,500,水电煤气物业350,油盐米菜水果1,000,人情客礼300~600,双方父母暂时没给,每月6,000开支,二胎不敢要。”

结婚观念转变

年轻人的结婚观念改变了,持晚婚、不结婚观念的比例上升,尤其是女性。

结婚率低的再一原因是,年轻人的结婚观念改变了,持晚婚、不结婚观念的比例上升,尤其是女性。

上述《21世纪经济报道》称,南开大学教授原新表示,2015年大陆30~34岁女性不结婚比例为6%左右,比1990年提高了10倍左右。北京市委党校教授潘建雷称,北上广深发展机会多,很多人为了实现个人发展,将结婚推迟;再加上生活压力大,缺爱的人越来越多。

据中共民政局2015年数据显示,大陆单身男女人数当时已近2亿,主动选择单身的女性明显增多。独居人口从1990年的6%上升到2013年的14.6%。

《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曾就单身女性进行调查,调查中,超过66%的人认为适龄女性主动选择单身的原因,是现代女性将婚姻视作一种理想主义的生活模式,不再将就;近42%的人表示,这是因为社会伦理道德的崩溃,让女性对婚姻越来越缺乏安全感;超过41%的人表示,女性地位提高,有了更多的选择和追求是主要原因。

2016年发布的《中国逼婚现状调查报告》显示,逾七成受访者曾被父母“逼婚”。其中,25至35岁的青年压力最大,被“逼婚”率高达86%。

还有越来越多人选择只同居不结婚,江苏网民“远程咨询”曾说:“性解放,是当前年轻人不愿结婚的根本原因。”

适婚人口比例下降

示意图。

2019年3月19日,《21世纪经济报道》报导,2010年至2013年大陆结婚率处于上升状态,2013年后每年下降——2013年结婚率为9.9‰、2014年为9.6‰、2015年为9‰、2016年为8.3‰、2017年为7.7‰、2018年仍继续下降。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人口与健康研究中心主任石智雷说,结婚率的下降与人口结构有关。因目前中国人口老龄化严重,出生率低,结婚适龄人口比重下降,促使一般结婚率下降。

中共国家统计局1月份的数据显示,2018年,大陆全年出生人口1,523万人,比2017年(出生人口1,723万)下降200万。2018年大陆出生率为10.94‰,比2017年的12.43‰进一步下降,为1949年以来最低。而此时,大陆已推行“二孩政策”3年。

到2018年末,60周岁及以上人口24,949万人,占总人口的17.9%,比上年同期增长859万,比2008年末增加了8,960万人。

同时,发达地区的一般出生率低,结婚率也低。

2018年,上海出生率为7.2‰,天津为6.67‰;2018年,青海出生率为14.31‰,安徽为12.41%,广西为14.12‰。

中共国家统计局和民政部最新数据显示,经济越发达的城市结婚率越低,如北、上、广、深、津等;上海结婚率只有4.4‰,全国最低,浙江为5.9‰。经济欠发达地区反而结婚率高,如藏、青、皖、黔等;贵州结婚率达11.1‰,排位靠前。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冬琪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