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陶杰:前香港干部“阿牛”一定性 周恩来 鲁迅都成了汉奸

香港早已荣登牛花版的“汉奸港”和“奴隶城”,美点双辉,此不幸为“国际金融都会”和乞求美国继续承认“香港关系法”须付出的代价,但不能不承认阿牛身为香港公民,也是一个最纯粹的中国人,正如大陆的花千芳,是一名最无杂质的原教旨主义中国人。花开两朵,南芳北馥,值得敬重。

由香港出发之中国保钓英雄去日本声援在东京纵火之党友,不幸遭日方拒绝入境,香港前立法会议员“阿牛”不忿,呼吁全中国同胞抵制日本之外,还高调定性“去日本旅游的都是汉奸”。

许多人嘲讽“阿牛”很傻,其实一点也不傻,与大陆爱国网红花千芳“凡中国人学英文的都是西方奴隶”之论述,阿牛将中国农民大妈大叔与极左恐怖份子,惯用于政治攻击异见人士的名词“汉奸”,进一步普及化、污名化、荒谬化,将本来就已经并无价值而带有“笑话成份”的“汉奸”罪名,进一步予以贬值。

因为阿牛这样一定性,不但在日清战争日本占领台湾之后的“国耻”年代留学日本的秋瑾、周恩来、鲁迅等俱是汉奸,今日曾去过日本赏樱花泡温泉抢购厕板杯面棉花棒者,亿万中国人俱为汉奸,日本之邻国变身为汉奸大国,应该很安全。

“汉奸”一词,在阿牛的“量化宽松”之下,成为开机器大印银纸,人人的口袋里,包括乞丐,总有新簇簇的三数张。

香港历任特首与大量亲中爱国议员,俱一网打尽。同理,花千芳之“说写英语即奴隶论”,亦一网打尽香港特区政府政务官、法官、大律师。

此种革命心态思维,可上溯至法国革命之追剿新兴之共和国的敌人之恐怖时代,下至赤柬定性“凡戴眼镜的就是革命政权应予消灭的敌人”,同一脉络贯穿。很奇怪地,“阿牛”虽不幸因坚持“平反六四”为中国政府敌对,其于汉奸之定性,又与花千芳的洋奴论逻辑相通。中港竟融合于本属两端的牛花一体,亦为中国人社会的无数奇景之一。

香港早已荣登牛花版的“汉奸港”和“奴隶城”,美点双辉,此不幸为“国际金融都会”和乞求美国继续承认“香港关系法”须付出的代价,但不能不承认阿牛身为香港公民,也是一个最纯粹的中国人,正如大陆的花千芳,是一名最无杂质的原教旨主义中国人。花开两朵,南芳北馥,值得敬重。

虽然口头上敬重完毕,身为家长的你,还是心痒痒的想效法石敬瑭、汪精卫,拥护香港的英语教学,打听英国寄宿学校资料;而万千港女,不论有拖拍还是未嫁得者,个个都是川岛芳子,正在筹备去日本看樱花的快乐之旅。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