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人物 > 正文

读蒋介石日记最多的人:他晚年一直因丢失中国大陆对国父愧疚

因为根据宪法是连选则连任一次。所以基本上到了第三任他不应该再连任了,可是他认为我要赎罪。大陆在我手上失掉了,我要带大家回到中国大陆,所以我必须再做第三任总统。他的一生奉献给革命。他总觉得他对不起总理。中国大陆在他手上失掉了,他要把她再拿回来。

蒋介石是什么样的人?

画外音:蒋介石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他对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共产党到底怎么看?儒教理念、基督精神、三民主义,对蒋介石的为人处世有什么影响?蒋介石的日记揭示他心中的秘密。

李肃:您看过他几乎的所有日记。从他的日记来看的话,您感觉蒋介石是一个有献身精神的人,还是一个极度自私的人?

郭岱君:我也没有看过他全部的日记,因为日记有数千万字,看完几乎是很困难。真正看完的人极少。我自己觉得他是一个无私的人。为什么?他生活非常简单。他的穿着和吃都是非常非常简单。他到了台湾之后一直都穿着一双轮胎底的旧皮鞋、旧的咔叽裤,他的衣服都非常老旧。他的一生奉献给革命。他总觉得他对不起总理。中国大陆在他手上失掉了,他要把她再拿回来。所以基本上他并不是为自己,他是想为国家民族。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因为他本人的执着,有的时候他会认为说,我才能领导革命。你想要领导革命,你不如我领导得好。也因为有这样的想法,他后来跟国民党里面一些派系处得不好。我们都知道像桂系李宗仁和白崇禧、粤系张发奎等等,所以国民党里面的派系他处理得不好。还有就是到台湾来之后,他当选第一任的总统,连任了第二任的总统,因为根据宪法是连选则连任一次。所以基本上到了第三任他不应该再连任了,可是他认为我要赎罪。大陆在我手上失掉了,我要带大家回到中国大陆,所以我必须再做第三任总统。这就是很多人也批评他了,包括他在台湾为了稳定台湾的安全,他在经济上是放,但在政治上比较严厉,基本上就是1950和1960年代的所谓白色恐怖。我想这些也是大家批评他的地方。

李肃:他继续担任总统,外界可能说他有权力欲望,恋栈。他自己在日记中是怎么说的?

郭岱君:他认为是责无旁贷。

蒋介石不学共产党,是妇人之仁吗?

李肃:没有能够反攻大陆的最大障碍当然就是中国共产党。

郭岱君:一个是中国共产党,另外就是受制于整个台海的形势,和美国的态度。他其实在抗战的时候就经常阅读共产党的参考通讯,他还经常看马列的东西,毛泽东写的东西他也经常看,他觉得写得好的,甚至传给周围来看。他当时就经常自问,为什么妇女不相信我们?为什么大学教授要跟着他们走?为什么青年学生要跟着他们走?他经常自问。他有一次还写了问卷,让周围的人来回答这个问题。也就是说他自己经常思考。他日记里面就讲,为什么共产党的组织力比我们强?为什么宣传力比我们强?为什么青年学生和妇女都愿意跟着他们走?可见他一直都想着这些事情。他有一次看到中共党组织的运作方案,他就说,他们(中共)很有效率,本党(国民党)若再不奋起直追,“将败亡也”。他认为共产党在组织效率跟动员上是很有效率的,但他也讨论过为什么最后没有办法走共产党这条路。他在日记中写道,共产党是讲阶级斗争,我们中国是讲“仁”,儒家讲仁。他说基督教讲“爱”。我们对人民如果能用仁爱来做,何必要用阶级斗争?为什么要仇恨?所以他就经常做这样的比较。他认为共产党这套不足取,行不通。他还是觉得我们中国自己儒家的仁爱以及基督的爱人爱民,他觉得这是他愿意选择走的路。

李肃:是不是可以说蒋跟共产党斗争中失败了是因为他有仁人之心呢?

郭岱君:1945年他不是想把毛抓起来吗审判吗?最后他还是把毛放掉了。放掉之后毛出去讲的第一句话就是蒋介石是妇人之仁。蒋介石当然跟毛泽东是不一样的。他对儒家的信念,对三民主义的追求,以及最后成为基督徒,他经常谈到爱,人与人之间的爱。他认为爱是人类努力的很大的一个动力。我个人对他印象最深的有几点。一是我觉得他是一位真正的民族主义者。他在任何的压力面前,内在和外在的压力面前都没有屈服,一直维持着中国的尊严、中国的统一。他北伐,抗战,甚至于到台湾后美国多少次都说希望台湾的军队能够用美式,发美国人的薪水,穿美国人的衣服,他都不允许,宁愿让国军拿很少的钱,也不愿做美国人的附庸。所以他是一位真正的民族主义者;第二点他是有理想。他对中国现代化是有他自己的想法。他希望中国能够现代化,有尊严,中国能够统一,在世界上站起来。这是他一生的追求。虽然在追求的路程中他跟别人有不同的想法,但目标是一样的。他是真地希望看到中国的现代化,废除不平等条约,能够有尊严地站起来;第三是我觉得他在特别是维持中国的尊严、国家的统一上我觉得他特了不起。刚才我们谈到的跟日本和谈,投降和屈服他都不做。他认为在民族的大是大非上面,我们要有所坚持。虽然自己多么地痛苦、困难,我们要有所坚持。这点也是我对他印象最深的。

蒋介石1961年在台湾发表元旦讲话时说:“国父说,中国革命当充分产生于世界,发扬其光明优良之遗产。现在就是我们一起建立,发扬民族遗产于世界的时机了。”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