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杜彼得:已所不欲 勿施于人

他正经八百的告诉我,5岁离开上海和父母到了非洲,因缘际会又到了美国受初中教育,一直到从耶鲁拿到硕士毕业开始工作,娶妻生子有三个小孩,使他能说上海话、法语、英语等,反倒是普通话差了一点。他一直认为,美国是一个白人建立的“自由民主”国家,而这也是美国的立国精神之一,虽然这个国家随着移民的增加,越来越多元化,但是,现在过分的强调“自由主义”所产生激进不理性的情绪,反而使大家感到茫然害怕。

建于17世纪的蓝色清真寺(The Blue Mosque),是伊斯坦堡规模最大且着名的清真寺,与早它一千余年的圣索菲亚大教堂隔着广场花园遥遥相望。

中立和平的纽西兰不再平静

来自澳洲一个叫 Brenton Tarrant的人,到纽西兰的清真寺进行了恐怖袭击,行凶前在网上发表了一份长达74页宣言,自称是一名“澳洲出生,来自低收入工人阶级家庭的28岁白人”,坦言15日的袭击是针对回教徒,是为了报复大批非欧洲裔移民来到我们的土地上。更可怕的是,宣言还列出他想暗杀名人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等,他要向世人展示,“世上没有一个地方是安全的”。

这起恐怖袭击已造成至少50人死亡的事件,凶手Brenton Tarrant在网上宣言题为The Great Replacement,据说是与法国的一套阴谋论雷同。该阴谋论认为,法国白人天主教徒,以及整体欧洲白人基督徒人口,正遭到非欧洲人和北非人,特别是中东人、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人,藉大量移民及人口增长等有系统的取代。(我们特别提这一段,是因为现在美国也正有这样的论述,说一些政客也正藉由非法移民合法化,来增加南美裔和非裔的选票,甚至扬言白人已成为少数族裔,这也使亚裔特别是华人的处境很尴尬。)

最近有一天走在街上和FCBA的某一位理事聊天,他正经八百的告诉我,5岁离开上海和父母到了非洲,因缘际会又到了美国受初中教育,一直到从耶鲁拿到硕士毕业开始工作,娶妻生子有三个小孩,使他能说上海话、法语、英语等,反倒是普通话差了一点。他一直认为,美国是一个白人建立的“自由民主”国家,而这也是美国的立国精神之一,虽然这个国家随着移民的增加,越来越多元化,但是,现在过分的强调“自由主义”所产生激进不理性的情绪,反而使大家感到茫然害怕。

其实他说到了重点,华人远离故乡到海外求生存,已有数百年的历史,勤奋的海外华人,求的是安定能温饱的生活,所以都着眼在经济,想赚钱过更好的人生,几乎早期移民的华人,没有一个人是为了福利或求取功名而来。大家很清楚,若求仕途或功名,就应该留在家乡,只是近20年来,随着华人的聚居,文化的差异,使我们感受到,在海外必须有懂得华人文化的代言人,才能说清楚讲明白。(而这也使我们若看到华人民意代表,不会为华人设想就火冒三丈,也才会更珍惜懂得尊重华人的主流民意代表。)

人口约400万的纽西兰因地广人稀,一直以畜牧业发达而闻名于世,中立的属性,也一直被认为是欢迎外来移民的国家,女总理阿德恩去年还宣布由2020年起,要把该国接受难民的配额由1000人增加至1500人,她所领导的中间偏左工党也在大选时承诺增加接受移民,所以她才增加接受难民计划,认为是“正确的事”。此次发生恐怖枪击事件的南岛基督城,人口约40万,不过当地有一个较大的伊斯兰教社区。(纽西兰境内有46,000回教徒,占总人口百分之一)

那天我们在看电视新闻转播时,看到澳洲极右翼参议员Fraser Anning就纽西兰枪击案发出声明,指此次基督城两间清真寺遭遇恐怖袭击,罪魁祸首是纽西兰接纳回教徒的移民政策。1名在旁观看他发言的17岁少年,拿着生鸡蛋打上他的后脑,他也立即反捶青少年两拳,青少年也不甘示弱的想反击,后来被安全人员压倒在地,警方随后拘捕了他。(这位右翼的澳洲民意代表,在不适当的时间点发表偏激的言论,可是17岁的青少年又如何早准备好鸡蛋,莫名奇妙的立在他的背后,实在是太耐人寻味了。)

纽西兰基督城的悲惨事件,首批死难者20日出殡。19日土耳其正在竞选的总统埃尔多安19日出言警告,若对于凶手不能严惩死刑,不论怎么样,土耳其会让凶手“血债血还”。纽西兰虽然是个地广人稀的小国家,就算不自量力的收容只有百分之一人口的穆斯林,又无能力保护,终究是一个国家,土耳其总统的言论欠妥。浮士德给世人的印象是一个与魔鬼做买卖的人,一个没有灵魂的人,虽然最后他一无所有,但他仍找回自己的尊严。

我们看到回教的极端思想使人产生恐惧,尤其是为阿拉真神牺牲而杀人的狂热,竟能在生与死之间,替人做出选择,可以为信念,义无反顾的对异教徒宣判“千古艰难唯一死”。但是反观基督城的这起悲剧,凶手何尝不是对回教徒做出同样的恐怖模式?人都有寻求自己自由意志、决定宿命的自由,如果灵魂相信辞世之后,会有上天堂或下地狱的差别,就自然会笃信因果,“欲知来世果、今生做者是”。

美国行大运?

从80年到现在,总统川普和他的政府,是我们看到最空前的。过去奥巴马政府,我们从一开始的支持,到后来其呈现左倾,且在外交与国防上无做为,后期又不断的在国际问题上讲大话而自我受窘,令人不以为然,也不敢恭维!但是川普政府上台之后,的确在某些政策上有对症下药。

川普总统在17日(星期天)仍然在Twitter上发表评论时事,且一天之内推出29则帖文或转帖,我们细算了一下,等于是不到一个小时就有一个意见或见议。除了民意代表,在华人中,我们算是有一点知名度的Twitter用户,一个星期顶多就是一二对时事的帖文,偶而也转帖发表意见,但都会考虑社会影响与华人尊严,要经过深思熟虑才为之,也唯有如此,别人才会尊重与参考。

然而17日熟读川普之帖文,内容涉及多议题,由反对通用汽车关闭工厂到批评民主党,俨如在直播个人所思所想。他抨击NBC前一晚播出的Saturday Night Live过苛刻,就像广告般一遍又一遍批评白宫又抨击他,并称;希望联邦通信委员会或联邦选举委员会调查其背后的动机。川普也对立场比较亲共和党的福斯新闻意见多多,批评主播 Arthol Neville和 Leland Vittrert表现不佳。

我们发现很多州市的民意代表和民选官贝,他们使用Twitter或 Facebook,都是由其助理代劳,还常常碰到问他们发表的观点是什么?或者可有看到我们在推文提到他或她,都是一脸天真无知、浑然不觉的表情。但身为总统之尊的川普,竟是少数中的少数亲力亲为社交平台的人,这是好事也是坏事,好的方面是;他时时在注意外界的新闻,不致于无知,坏事是;即兴的发表,偶而会有错拼字或言词粗糙,显得有点不智也失态。

川普的选上总统和他原有的个性成一致,如果人们仍然沉溺于怀旧,就会用怀旧的心态去面对川普这位新潮的总统,愤愤的感到失落。但这也许是在野者对当政者的不安,产生对社会反感的折射,可惜的是反对者看不到自己左倾的态度,使国家社会经济崩溃,严重降低美国的国际地位。但这也会令怀旧者不满,他们怀念美国以往的美好时光,支持川普总统成了怀旧群对反对者的另类折射。

移民政策不代表移民价值的否定

有一韩裔在聚会中告诉我们,他们有些人是恨川普总统对移民贡献与价值的否定,使我们吓了一跳,并询问可有在看新闻?他说只看韩国电视台。我们很诚恳的表达并解释给他听,川普的政策我们不是样样认同,尤其是担心“白人至上”主义的兴起,唯一赞成的就是移民政策。我们告诉他,川普不敢否定移民的价值,却排斥非法移民给这个国家带来的伤害,希望减低非法移民一再的泛滥成灾。川普总统表达的方式绝对的有待商榷!

联邦最高法院19日裁定,联邦政府在任何时候都有权拘留在服刑期满后等候遣返移民。 General Social Survey(GSS)公布2018年的调查数据,显示41%国民希望移民人数保持现有水平。各项数据的调查显示,支持川普强烈限制移民政策的共和党人的比例下降只有52%,他们的人数是民主党的二倍。族群方面,期望堿少移民涌入,以白人的41%最多,值得注意的是,也有24%的非裔和22%西裔认同此意见。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