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桑提阿果:川普用否决权建墙 也推倒了另一座虚妄的墙!

更重要的是,建立高科技的边境墙,有效阻挡非法移民进入美国,维护自己国民的安全与利益,是川普总统砸向政治正确的第一记实锤,对美国和世界的长远影响不可估量。

川普总统在边境执法官员的簇拥下签下否决参众两院反对“国家紧急状态令”的文件

不出意外,川普(特朗普)断然否决了参众两院反对“国家紧急状态令”的决议,完全没有过多的犹豫。同时,川普很干脆的说,你们有通过决议的权力,我也有否决这个决定的权力。

根据美国宪法规定,川普总统否决国会的议案后,国会两院还有一次机会:再次审议并进行投票,如果两院都有三分之二的人支持否决案,那么议案将第二次送到川普的案头,这一次,他必须批准。从目前的现状看,希望三分之二的国会议员不支持川普的“国家紧急状态令”,基本没有可能,下一步将是司法程序,最终由最高法院的9名大法官通过投票的方式决定总统与国会的争执。

“国家紧急状态令”直接关系到川普在南部边境建墙的重大决策,目前胜利的天平开始倒向川普一边:一是南部边境建墙工程顺利推进;二是五角大楼(国防部)经过测算,声明有129亿美元可用于建墙,远超川普的预计;三是川普还盯上了查处毒品犯罪的大量脏款,也可以用于建墙。

虽然冒着巨大的政治风险,但总算有了充足的资金保障,从事建筑出身的川普总统可以充分释放自己成功地产商的能量,以建设边境建墙阻挡非法移民这面旗帜,做足文章,有力的扭转某些错误趋势,从而奠定自己的历史地位。

长久以来,西方发达国家在“政治正确”影响下,对不同文化、宗教熏陶下民众的不同思想意识视而不见,甚至有意歪曲,进而大量引进拥有不同文化背景、不同宗教信仰的移民,为社会的冲突埋下种子。拒绝移民进入自己的国家成了“政治上的不正确”,在川普总统之前,没有多少政治家敢公开反对。

这一次,川普总统不顾一切的要建边境墙,直接目的是大量减少非法移民涌入,遏制走私、毒品犯罪、人口犯罪、帮派犯罪等,也为兑现川普总统的竞选承诺。

更重要的是,建立高科技的边境墙,有效阻挡非法移民进入美国,维护自己国民的安全与利益,是川普总统砸向政治正确的第一记实锤,对美国和世界的长远影响不可估量。

一、历史并没有终结,世界还处于民族国家阶段,每个国家应该对自己的国民负责

1989年,日裔美国人法兰西斯・福山发表了著名的《历史的终结?》的文章,他认为,历史将终结于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几个月后,东欧剧变,1991年苏联解体,福山因此名声大噪。

1992年,福山出版了《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一书,进一步指出:“我们看到的可能不仅仅是冷战的终结,更是这样一种历史的终结,即人类意识形态发展的终点,以及作为人类最后一种统治形式的西方自由民主制度的普遍化。”

在“人类历史终结于西方自由民主制度”的幻影驱使下,加上苏联的解体,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的迅速改变带来的自信与喜悦,欧美国家中的乐观主义盛行一时。很多人据此对大同世界充满希望,他们认为,人类已经进入了消除仇恨、消解分歧,大家和平友爱的新时期,民族国家已渐渐成为历史。

整个1990年代,在这种政治乐观主义的驱使下,欧元区成立,欧盟也建立起来了,整个西欧连结成一个整体,各个国家让渡了部分权力给欧洲议会与欧盟委员会,使欧盟具有超越国家之上的权力与巨大影响。关贸总协定迅速变身为世界贸易组织,“全球化”成为新的“政治正确”,地球村好像一夜之间成为了现实。

但是,所有这些突飞猛进背后的负面影响,并没有多少人真正反思,整个社会舆论也使那些敢于反思、勇于反对全球化的人成为落后、落伍人群的代名词。

现实是:历史并没有终结,世界远未大同。

1990年代中期,亨廷顿的著作《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在理论上砸碎了乐观主义的幻想,民族国家仍然是当今世界主流,不同文明仍然在世界各地碰撞,并没有有机融合。更重要的是,西方自由民主式的文明,面临着伊斯兰文明和共产(社会)主义的持久挑战,这不是几百年时间就能解决的问题,西方人过于自信,并且沉浸在虚假的自信中太久了。

21世纪以来的世界变局,一件又一件重大历史事件,无不印证了亨廷顿的远见卓识。

911恐怖袭击,弥漫全球的伊斯兰恐怖主义势力扩张,新威权主义回潮,移民的泛滥、金融危机,以及“中(共)国模式”的另类崛起等,都对西方文明敲响了警钟,更对西方文明形成直接挑战。但是,西方自由主义者视而不见,对无原则的平等、无条件的人类自由、无责任的人权,不论好坏、没有人性的宗教信仰自由等继续盲目鼓吹,他们要对这个地球上的人负责。西方文明向左转十分明显。

在这样的背景下,西方社会分裂严重、对立冲突不断。就以宗教为例,一些人以宗教信仰自由为借口,让各种邪教组织肆意蛊惑人心、欺骗善良民众,这些邪教甚至以毁灭自身、毁灭人类为最终目标,不断制造自焚、集体服毒以及向聚焦的人群放毒剂等制造人间惨剧,但西方自由派就是视而不见,一再为这些以宗教自由为借口作恶的人推脱,甚至无耻地把责任推向其他人,推向社会。

直至川普上台,英国脱欧,欧洲右倾势力抬头,西方保守主义才绝地反击。英国与美国里那些没有被人类“狂妄理性主义”俘获的人,开始反思极端自由主义带来的灾难,以及它可能带来的毁灭,他们从世界其他地方收回自己曾经泛滥的“爱心”与“人类之爱”,专注于自己国家的繁荣,专注于自己人民的自由与幸福,也保存真正的人类自由,让人类回归可能还有理性的真实信仰。

川普建边境墙,是一个标志性事件,或许是一个转折点,一个向世界宣告未来方向的转折点。

二、这是对虚幻的自由主义、无条件平等主义的及时反思与抵制

如果把时间再稍稍放长远一点,20世纪以来,自由主义在西方国家已经步入歧途。

上个世纪50至60年代的席卷欧美的社会运动,狂飙突进,性自由、毒品合法、信仰崩溃、砸碎权威、颠覆历史留下的珍贵记忆与道德观念,让人们在享受短暂放纵自由的同时,也让恶果反噬其身,毁掉了无数的人生,带来了一系列影响长久的社会问题。

进入21世纪,没有敬畏的自由主义继续攻城拔寨,高歌猛进,负面效应渐渐显现。民粹主义借自由之名,胡作非为、扰乱秩序,肆意干扰他人生活,只是因为这是他们捍卫自己思想的自由、表达的自由;同性之间相继成立家庭,竟然还不断有国家以法律形式承认这种家庭为合法,只是因为这是人们爱的自由。

这样荒谬的结果,没有多少人反对,即使有反对的声音,也因为“政治正确”、“人天然具有自由选择的权力”等压力,反对声音迅速被口水淹没。

人们当然应该捍卫自己的思想自由、表达、迁徙的自由,但不能影响他人的正常生活。一些难民和移民,当落后的制度让自己的国家终于成为失败国家,流离失所后进入西方发达国家,被这些国家的人民所接纳,这些难民、移民们在心安理得享受着西方国家高福利的同时,竟然还在新的国家实行自己母国已经失败的制度!甚至要求别人也遵守,这是怎样的一种愚蠢和顽固?人们当然有同性之爱的自由,但人类家庭的根基却是建立在异性之间。人类却用法律的形式承认同性家庭合法,这就是“人定法”超越“自然法”的狂妄。

如果再把眼界放宽泛一些,无原则的平等主义也走上了自己的对立面。

欧洲的福利主义,建立在平等主义的基础上,最终却成了养懒人的制度。在法国,领取救济金的人,其收入甚至比一些有工作的人更高,不少人根本不用工作,照样生活的有滋有味。特别是进入西欧的穆斯林,他们享受着广泛的福利,却并不融入西方文明,并固执地形成自己的社区,坚持用子宫占领欧洲,悄然实现公元732年阿卜杜勒・拉赫曼未竟的宗教妄想。

自由主义、普爱主义,让21世纪的欧洲、北美和澳洲,竟然成了某些国家贪污腐败分子享受生活的天堂,也成了某些不义之财的安全藏匿之地,更成了一些犯罪分子逃避惩罚的不二选择,还成了某些不劳而获者的自由之家。西方的极左自由主义,活生生把自己自由、和谐、文明的国家变成藏污纳垢之所!

平等主义,让欧美国家无所不用其极的保护一些原始、落后民族的文化,目的是所谓的文明多样性,最终却形成了落后对先进的歧视。

保护弱者不等于可以歧视强者。人类历史上有无数的文明消失在时间长河,也不断有新的文明诞生于人类的创造之中,人类文明不可能达致福山所论证的“文明的终结状态”。“文明的终结”的妄想,只是人类短视、自负的极端表现,也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毁灭之路。保持谦虚、敢于突破、勇于创造,人类才能冲过一个又一个险滩,人类文明没有一劳永逸的终点。

任何一个文明,都应该在一个开放的社会中公开竞争,才有可能让最好的文明保留下来,也让保留下来的文明不断进步,而不是人为的支持落后文明。毕竟,人类文明需要不断进步,进步就意味着公开公平的竞争。只有让哈耶克“自发秩序”的规律在历史演进的过程中发挥关键作用,人类才有更加光明的未来。

川普说过,“建墙不是因为恨外面的人,而是因为爱里面的人。”

川普建墙,推倒了西方人心中的那堵墙,那堵政治正确之墙,那堵虚妄的理想主义之墙,那堵对人类知识、思想、技术过于自信的墙,那堵建立在自负基础上的幻影之墙。他的这个行为,是正式推倒多米诺骨牌的第一枚骨牌,或将重新奠塑美国“山巅之城”的辉煌,让强者更强,让美国真正成为自由、文明的灯塔,使世界重回正轨。

三、不同文明仍在冲突,世界秩序还在重构之中

人类文明的发展从来不是一条直线,任何文明都曾经犯过错,走过弯路,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是,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人类迈向落后、混乱、堕落而袖手旁观,甚至唱着自由之歌,行奴役之事。

“自由,自由,多少罪恶假汝以行”。诚哉斯言!

在这个世界上,在繁荣、自由、爱的表面下,还大量存在着对文明世界构成重大挑战的野蛮、落后与愚味,还有极端主义的邪恶,还有以征服为目的、以杀人作为保障的封闭式宗教信仰,更有对人类思想自由形成真正禁锢的陈旧观念――这种观念阻止人们自由思考,阻止人们探索更好的制度,只能安然接受世界大同的现状。

在清醒者眼中,世界大同远远没有来临,甚至人类社会至今连世界大同的曙光也不曾透露过一丝,或许那只是人类追寻的一个光辉目标,却永远不是终点。在现实世界中,即使有人声称见到过世界大同的黎明之光,那也只是海市蜃楼的虚幻。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