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习近平紧急开会危机凸显 中共穷政府新时代来临 地方债瞄准百姓钱袋

不久前,习近平紧急召集中共省部级高官开会,警告经济中“灰犀牛”和“黑天鹅”风险。中共各地财政目前遭遇严重危机,不仅北京哭穷,石家庄也抛出“抢人”计划,重庆财政收入锐减。知名经济学家程晓农认为,中共面临经济下行压力,过“紧日子”成为财政主调,中共穷政府时代正在来临。为挽救地方财政危机,中共增加了地方债发行规模,并加快了发行速度。而且,从本月25日起,地方债公开向个人发售。有分析认为,中共地方债风险很大,此举无非是将风险分散并转移到中国百姓头上。

中共地方财政危机凸显

不久前,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对中共省部级高官讲话时警告,要防范经济中“灰犀牛”和“黑天鹅”风险。

据悉,这是习近平紧急召开的一个会议,显示中共地方政府经济和财政遭遇了严重危机。

3月18日,石家庄公安局出台了一份文件称,石家庄市全面放开城区、城镇落户,取消在城区、城镇落户“稳定住所、稳定就业”迁入条件限制。

3月21日,搜狐署名“吕韬”的财经文章称这“是人都抢”,其真正目的是为了拯救楼市。

文章分析说,房价大涨之时,石家庄不仅GDP增速长期低迷,人口流入每年仅是个位数;2018年的房屋售租比(每平方米建筑面积房价/每平方米使用面积月租金)高达824,排名全国第四;目前的房价收入比(住房平均价格/家庭年平均收入)达15,排名全国前十,“也就是说不吃不喝需要15年才能买房。”

同时,石家庄楼市的空置率高、销售周期长。

石家庄供热管理中心负责人透露,该市20%的人拥有多套房子,但仅住一套,其它空置;80%的人只有一套房居住。空置率可能在15%以上,比一般10%空置率高出不少。

2018年世联行跟踪的45个城市数据显示,有5个城市的商品房的销售周期高于18个月,石家庄最长,为56.2个月,超过厦门(37.8个月)、北京(35.5个月)、昆山(20.5个月)、天津(18.6个月)。

2018年,石家庄财政收入为1076亿,土地出让金占总收入的42%。

文章分析说,石家庄楼市这么冷下去,最先扛不住的无疑是石家庄市政府。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说,从数字也可以看出,石家庄当局放弃之前的“学历”抢人底线,“零门槛”落户,这其中还隐藏着缓解财政收入压力的因素。

财政紧张已经成为今年中共地方政府的通病。今年中共两会期间,中国首都、北京市财政局长兼全国人大代表吴素芳公开“喊穷”,要求中央财政加大对北京的资金支持。

此外,重庆市财政局最新消息,2019年1-2月,全市基金预算收入(主要构成是卖地收入)完成388.9亿元,下降25.5%,其中卖地收入完成306.7亿元,下降41.1%。

程晓农:中共穷政府时代来临

知名经济学家程晓农3月24日在《大纪元》撰文表示,中共财政过“紧日子”成了当下的主旋律,弥补财政亏空的新税即将出台。

文章说,以前,全国各地的地方财政依赖土地财政,背后是土木工程投资的反常暴涨,这直接推动了房地产价格快速上涨,并给地方政府带来丰裕的土地出让收入。2018年全国各级地方财政的政府性基金收入超过7.5亿元,相当于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41%,该年地方政府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占政府性基金收入的比重高达91%。

文章说,由于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当局为了刺激经济,不得不实行减税降费措施。对地方政府来说,常规税收本来就在相对收缩,此时还得主动减税,其财政“窟窿”可能越来越大,因此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依赖”便格外强烈。但是,由于楼市降温,房产滞销,房地产企业资金链越绷越紧,其继续向地方政府拿地的意愿明显萎缩,地方政府拍卖土地流拍(没有企业投标)现象明显增加。因此,地方政府的土地出让收入急剧减少。

文章认为,由于不少地方政府今年的卖地收入将大幅减少,财政压力进一步加大,城市建设支出吃紧。在已公布2019年财政预算草案的24个省级政府中,过半省份宣布,今年政府性基金收入将负增长,其中,湖北、江西和四川下降30%以上,浙江、青海的这一收入比去年减少20%以上。卖地收入减少,目前已经影响到城市建设开支;同时,也逼迫地方政府借更多债,令未来的还债能力进一步下降。于是,寻找新的财政收入来源,以填补财政“窟窿”,就成了“长远之计”。

中国地方债瞄准百姓的钱袋

为缓解中共地方财政吃紧,中共今年增加了地方债发行规模,今年地方债发行已经突破一万亿元,预计一季度发债规模将是去年同期的5倍多。

而且,从3月25日起地方债开始向个人销售。

据悉,首批6个参与地方债柜台发售的试点省市分别为宁波市、浙江省、四川省、陕西省、山东省和北京市。从2019年3月25日起,这些地区的地方债即可陆续通过银行柜台销售。目前参与地方债首批柜台发行承办银行共有8家,包括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兴业银行、浦发银行和宁波银行。

随着地方债在银行柜台发售正式启动,意味着地方政府债券的一二级市场完全面向个人及中小投资者开放。

宁波市、浙江省是首批试点中最早启动发行地方债的地区。3月22日,宁波市土地储备专项债券完成招标,该期债券期限3年,发行利率3.04%,投标倍数37.46倍,面向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不含商业银行柜台市场)及证券交易所债券市场发行5.4亿元,面向商业银行柜台市场发行3亿元。

中共地方政府早已经债台高筑,许多地方连利息都还不起。而不断大规模的“借新还旧”,令地方债债务雪球越滚越大,成为中国金融系统隐藏的一颗巨雷。

中共向个人销售地方债,用意很明显,就是让这个连政府都难以化解的风险,分散或转移给个人来承担。

阿波罗网陆凡客综合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陆凡客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