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郭于华:哪有学者不表达?

我要向清华校方提出一些疑问:你们对许章润教授做出的决定有何法律依据?你们意识到此举开了清华历史上怎样的先河吗?你们可还记得梅贻琦校长和四大导师等前辈吗?你们可以平庸,可以犯错,但是不可作恶!请谨守“枪口抬高一寸”的德行。

郭于华:我的清华同事许章润作为一位法学教授,倡导宪政民主、强调依法治国,原是本分之责,何错之有?令他“下课”,岂非与大学精神背道而驰?

我的朋友、我的同事、我的榜样,也是清华大学的骄傲——许章润教授收到了校方如下处理决定:对其问题启动调查程序,等待调查结果;在此期间,停课、停止科研活动、停止招生,免除一切职务(不知何指)。原因我想大概是他近年来的一系列文章,其中令人印象深刻的有《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保卫“改革开放”》,《低头致意,天地无边》,《重申共和国这一伟大理念》等。

不知许教授的哪一项表达违背了哪一条法律法规?也不知学校对许教授的处理依据为何?具体证明何在?我认为,作为一位法学教授,倡导宪政民主、强调依法治国,原是本职工作、本分之责,何罪之有?何错之有?许老师多年来念兹在兹,努力不辍;为国,为民,为社会,倡宪政,兴法治,争自由,批弊端;实可谓拳拳之心,赤子情怀,立于天地,日月可鉴。“哪有先生不说话”(许章润语)?哪有学者不表达?因表达观点而获罪,却是何道理?即使是不正确、不完备的观点,也有表达的权利,这已是现代社会的基本常识。岂可因行使正当权利而被“处理”?在一个法治昌明的时代,任何个人、机构都不可置身于宪法法律之上。

在现代世界中,宪政民主自由法治已经成为人类的基本共识,这些内容也都写进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宪政之路,本是光明之路,光荣之路。而在中国宪政进程屡遭挫折的过程中,宪政的理念也在种种曲解、诡辩甚至污名化中变得暧昧不清。许章润教授对于宪政从理念到现实的论述事实清楚,道理明白,可谓掷地有声,功莫大焉。这难道错了吗?

大学之使命,在于以科学精神、人文情怀培养具有独立人格、自由意志、批判意识和道德担当的公民,而不仅仅是各类专业性人才,更不能是头脑僵化、心智残缺、蝇营狗苟的官迷和小人。教书和做学问是创造性的劳动,是追求卓越的事业,最需要“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需要开放的头脑和舒展的心灵,而服膺于权力的人格是扭曲分裂的、灵魂是萎顿猥琐的、心胸和眼光是狭小的,又如何能够完成教育的使命?大学使命的实现需要良师,让许章润这样的良师“下课”,还“停止科研”(即停止分析思考),岂非与大学精神背道而驰?

明了大学的使命,就应知晓教育和宣传的区别:教育旨在传播和学习人类文明成果,包括各种知识、技能和社会生活经验,以促进个体社会化和社会个性化的实践活动。学校教育更是制度化教育,其目标在于启迪人类理性,免除无知,充实精神生活,传递文明及成就人的自我实现。而宣传则是政府或政治团体的运作,类似于企业或公司的公关或广告。宣传的目的在于赢得支持或反对特定事物的立场,而非呈现客观事实,其功用主要是以不同手段影响舆论。作为大学领导分清教育和宣传是至关重要的,以宣传方式对待教学和研究是教育之大忌。

鉴于上述思考,我要向清华校方提出一些疑问:你们对许章润教授做出的决定有何法律依据?你们意识到此举开了清华历史上怎样的先河吗?你们可还记得梅贻琦校长和四大导师等前辈吗?你们可以平庸,可以犯错,但是不可作恶!请谨守“枪口抬高一寸”的德行。

最后,我愿与你们共同重温本校陈寅恪先生所题王观堂先生纪念碑铭:来世不可知也,先生之著述,或有时而不彰。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网友推荐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