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将阁下当做白痴

互联网和Facebook,原意据说是推动普世的民主和自由。但该等青年才俊之万千海外信众,有一天,发现朱伯格带同他的中裔老婆,竟访问北京,朝拜一个传闻出席过人奶宴、叫做鲁炜的“中国网络沙皇”、并露出谄媚的笑容时,他们开始觉得,“事情有点不太对头”(They began to feel something going wrong)。

人类进入人工智能时代,普世欢呼为科技进步。

不要紧的,人人做低头族,将数据和私隐交给淘宝、腾讯或Facebook。

不过曾几不久,阁下是否记得,香港的精英才俊,言必美国硅谷,偶像则是穿着平民化的Facebook青年大老板朱伯格,左派的荷里活为此大神拍了一出传记电影“社交网络”,他像盖茨一样,哈佛学生期间已经发挥惊人创意,三十岁不足即“第一桶金”,而且文化多元、大爱包容、政治正确,娶了一个姓陈的中裔女子为妻。

硅谷成为一代型人的耶路撒冷(或者麦加),朱伯格成为他们的耶稣(或者穆罕默德——不也提一提,就变成歧视伊斯兰了对不);他们的偶像从此不再是毕菲特。

港台跟美国,崇拜Facebook传奇,中国则找到了自己的阿里巴巴。年轻人各有各的教主崇拜,好像两个盛大的疯狂派对,热闹非凡。

若那时你提醒他们勿如此幼稚,他们说:你out了。

互联网和Facebook,原意据说是推动普世的民主和自由。但该等青年才俊之万千海外信众,有一天,发现朱伯格带同他的中裔老婆,竟访问北京,朝拜一个传闻出席过人奶宴、叫做鲁炜的“中国网络沙皇”、并露出谄媚的笑容时,他们开始觉得,“事情有点不太对头”(They began to feel something going wrong)。

该等左翼的精英崇拜者,其实忘记了马克思的最先质疑:工业革命确实带来进步,但生产技术和生产资料,掌握在极少数人手中,即形成剥削不公、贫富悬殊。

硅谷有成千上万的年轻人探索新科技,称为incubators。像上一代的石油、汽车、军火,一旦发达,即出现大亨的寡头垄断。玩IT的分别,是一切发展太快,美国FBI(如果胡佛这样的人才在生就好)还没有监察得过来,短短三五年就崛起了一家私人青年企业IT帝国,由Facebook到Airbnb,完全失控。

转瞬间他们成为千亿富豪,而且可以为了更大的盈利,将数据提供给俄罗斯或中国人的白手套。而他们的亿万左翼信徒,则同时又视叛逃通俄的史诺登为英雄。

史诺登指控中情局入侵国民私隐,但Facebook朱男神也将用户私隐出售与敌对势力。中情局是极右,朱伯格则是民主大亨英雄?而在此等“全球化”之贫富悬殊之下,为美国穷人争公道的川普,是法西斯?哈哈你当人是白痴吧。

但一些跟风而自以为精英学者的黄面孔和华文传媒,连同拥护Me Too,在后面这样讲。什么叫左,何者是右,他们最好重回幼稚园补一补习。华人世界只适合消费,做低头族无所谓,一抬头“论述”,易出乱子。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