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外媒看中国 > 正文

欧盟今天面对中国如此被动:责任在前世贸组织秘书长拉米?

吉拉德指出,中国几十年来模仿引进西方的科技与创新模式,中国是青出来蓝,而试图胜于蓝,这本无可厚非。欧盟应该害怕的不是中国,而是其自己内部的分裂,这才是欧盟的真正的敌人。最可怕的敌人永远是自己。最可怕的是欧盟内部教学科技水准的下降,以及欧盟的工业的萎缩。

中国主席习近平访问巴黎期间,有关中法关系以及中国与欧盟之间合作的报道与评论文章占据了各报大量的篇幅。

解放报头版刊登了中法两国首脑的巨幅照片,相对应的标题是:中国与欧盟,习近平是老板?文章提问道:在对待中国问题上推行了十多年充满幻想的政策之后,欧盟似乎猛然苏醒,但是,这是否已经为时过晚?

该报社论文章安慰说,中国的人均GDP收入仅为七千欧元,而欧盟的人均GDP收入超过35000欧元,所以从经济此次来说,中国与欧盟之间还存在着一定的距离。因此欧盟大可不必惊慌失措。但是,关键的问题是欧盟内部某些成员国私自与中国谈判,打破欧盟的统一立场,而在国际贸易谈判中,面对强大的竞争对手,欧盟唯有立场一致,才能够在竞争中占优势。

费加罗报专栏作者雷诺·吉拉德(Renaud Girard)的文章也同出一辙,吉拉德指出,中国几十年来模仿引进西方的科技与创新模式,中国是青出来蓝,而试图胜于蓝,这本无可厚非。欧盟应该害怕的不是中国,而是其自己内部的分裂,这才是欧盟的真正的敌人。最可怕的敌人永远是自己。最可怕的是欧盟内部教学科技水准的下降,以及欧盟的工业的萎缩。

解放报推出了连续五个版面的文章,对中法,中欧关系作出了方方面面的报道与评论。如果说必须对今天欧盟在中国问题上的被动地位寻找责任者的话,解放报驻布鲁塞尔记者的评论文章,以及法国著名汉学家高德蒙(Francois Godement)都提到2001年欧盟与中国入世谈判时的一些失误,高德蒙将它称为是世贸组织的一大次品,而解放报驻布鲁塞尔记者Jean Quatremer则直接点名前世贸组织秘书长巴斯卡尔·拉米(Pascal Lamy)的责任,2001年时任欧盟贸易委员的拉米曾经解释说,欧盟大有不必对中国持有担忧,因为中国只会生产技术成分低的产品,高科技产品领域将是欧盟的保留产品。高德蒙则感叹欧盟在与北京的竞争战中缺乏筹码,他说,美国拥有硅谷以及谷歌,脸书等网络巨头可以与北京叫板,而欧盟却缺乏自己的拳头工业。在一带一路议题上,高德蒙认为外界很可能过于高估了一带一路的投资金额以及涉及范围,在他看来,远不是外界所说的12000亿美元,而应该是两千亿美元。

解放报介绍了由中国企业负责修建的克罗地亚南部的一座具有战略地位的佩尔亚萨科大桥,这座大桥由欧盟提供资金,中国企业以极低的报价中标,欧盟提供的资金是3亿5千万欧元,中国企业以低于市场价格20%的报价获得了该项目,同样参与投标的澳大利企业向克罗地亚法院投诉,状告中国企业推行倾销,但这一诉状遭到法院驳回。而欧盟则以尊重当地司法判决为理由拒绝干涉。解放报评论说,欧盟委员会在过去曾经对中国在欧盟南部地区的国家的投资加以干涉。

解放报另一篇文章的标题是:巴黎与北京之间,金钱高于一切,文章指出,在2016年至2018年期间,中国对美国与英国的投资大幅度下跌,而与此同时,对法国的投资却不断上升。去年中国对法国的总投资达到16亿欧元,奢饰品行业是中国投资者的最爱,从著名的时装,水晶制品品牌到豪华的房地产行业。当然,法国的高科技企业也是中方瞄准的目标,中国清华集团不惜斥资22亿欧元收购法国的智能卡企业Linxens。

回声报也在国际版刊登了马克龙与习近平在凯旋门广场的照片,文章的标题带有讽刺意味:在巴黎,习近平称赞一个立场一致的欧盟,文章的中心内容是来自中国的竞争,使欧盟日益走向团结一致。中国订购300架空客飞机,也是回声报另一篇文章的标题。

天主教十字架报也在争论版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在经济领域中国威胁论是否有些夸张?法国国际战略研究学院的经济学者 Jean Joseph Boillot认为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十多年来欧盟长期玩火丧生,今天已经很难与一个无论是在商业上还是在道德上都不使用统一标准的对手进行谈判。而由法中企业界成员组成的法中委员会的执行长Sybille Dubois Fontaine则强调中国虽然是竞争对手,但是,已经成为无法逾越的合作伙伴国,而且中国可以给欧洲带来许多。

法共人道报却并未刊登任何有关中国的文章,只是刊登了一则前往中国旅游的广告。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法广RFI杨眉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国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