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言论 > 正文

袁斌:号称四个自信 居然容不下一个敢言书生

继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史杰鹏、北京建筑工业大学副教授许传青、厦门大学教授尤盛东、湖北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翟桔红、重庆师范大学涉外商贸学院副教授谭松、贵州大学教授杨绍政等多名敢言教授近年来受到停课、解聘等处罚之后,近日,清华大学教授、法学家许章润也被校方撤职停课。

继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史杰鹏、北京建筑工业大学副教授许传青、厦门大学教授尤盛东、湖北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翟桔红、重庆师范大学涉外商贸学院副教授谭松、贵州大学教授杨绍政等多名敢言教授近年来受到停课、解聘等处罚之后,近日,清华大学教授、法学家许章润也被校方撤职停课。

3月25日,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引述清华大学内部人士的话证实,许章润日前被校方通知撤销所有职务、禁止上课及辅导学生、停止“科研活动”等。有关部门或将对他去年到日本、英国的访学行程进行调查。报导说,许章润的一位要求匿名的友人,证实其确被撤职停课。

现年57岁的许章润,是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并担任清华大学法治与人权研究中心主任、天则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等职。在近年来指鹿为马的政治环境里,许章润本可以像绝大多数知识分子一样闭口不言,埋头过自己的小日子。但他明知山有虎,却偏向虎山行,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在大多数人都沉默的时候站出来公开发声,去年以来一连发表了数篇抨击中共极权的檄文,引发了巨大的社会反响。

在《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的万字长文中,许章润批评中共当局近年来向“文革”倒退,倒行逆施,造成“包括整个官僚集团在内,当下全体国民对于国家发展方向和个人身家性命安危,再度深感迷惘,担忧日甚,已然引发全民范围一定程度的恐慌。”他还要求在2019年的两会上,再度修宪、“平反六四”、杜绝“大撒币”、实施官员财产阳光法案等。

在《低头致意,天地无边》、《中国不是一个红色帝国》两篇长文中,许章润指出中国是一个超大型的极权国家,目前有走向“红色帝国”的趋势,却拒绝以优良政体升级换代。许章润还提出,中共的意识形态是虚假的,“中共现在整体的政治结构并不是建立在红色的意识形态之上,而是建立在贪污腐化的基础之上。”文章最后呼吁中共当局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只有“立宪民主、人民共和”,才能取得政权的永久正当性。

今年初,大陆逾百名公共知识分子发表40年感言,质疑中共的“改革开放”成为了少数人敛财的手段,中共根本没有言论自由,是假改革等,他们认为中共的“改革已死”。许章润也发表了感言,他表示:“中国的大转型是挡不住的!”

显而易见,许章润先生的这一系列观点,如针刺心,击中了中共的要害,这就是许章润此次被“下课”的原因所在吧。表面看处罚许章润的是清华校方,其实真正的主谋是背后的中共!

消息传出后,许多有良知的中国人纷纷站出来力挺被打压的许章润,谴责中共以言治罪的倒行逆施。

一位叫“帅好”的网友在朋友圈动情的说:

“前几天见到他(指许章润)时,他依然乐观,谈笑风生,没有一丝受难的痕迹,也未露一句自己的遭遇。

那一晚,我们多么快活!

刚才,就在刚才,朋友告诉我他的学校禁止他讲课。最初我还不信,便去求证。他说:

求仁得仁,夫子当为。兄台,一切我领受,无足挂齿。

我突然热泪涌动。

他的名字叫:“许章润!”

许章润的清华同事郭于华在《哪有学者不表达?》一文中称许章润为“我的榜样,也是清华大学的骄傲”。她质问道:“不知许教授的哪一项表达违背了哪一条法律法规?也不知学校对许教授的处理依据为何?具体证明何在?我认为,作为一位法学教授,倡导宪政民主、强调依法治国,原是本职工作、本分之责,何罪之有?何错之有?许老师多年来念兹在兹,努力不辍;为国,为民,为社会,倡宪政,兴法治,争自由,批弊端;实可谓拳拳之心,赤子情怀,立于天地,日月可鉴。‘哪有先生不说话’(许章润语)?哪有学者不表达?因表达观点而获罪,却是何道理?即使是不正确、不完备的观点,也有表达的权利,这已是现代社会的基本常识。岂可因行使正当权利而被‘处理’?在一个法治昌明的时代,任何个人、机构都不可置身于宪法法律之上。”

她还质问说:“在现代世界中,宪政民主自由法治已经成为人类的基本共识,这些内容也都写进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宪政之路,本是光明之路,光荣之路。而在中国宪政进程屡遭挫折的过程中,宪政的理念也在种种曲解、诡辩甚至污名化中变得暧昧不清。许章润教授对于宪政从理念到现实的论述事实清楚,道理明白,可谓掷地有声,功莫大焉。这难道错了吗?”

在我看来,许章润先生拒做犬儒,置个人安危于不顾,敢于针砭时弊,在危险中发声的良知和勇气,在当下日益逼仄的政治环境里实属难能可贵。什么是公共知识分子?许章润先生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公共知识分子。可笑的是,号称有“四个自信”的中共,居然容不下许章润这样一个敢言的书生,这算是哪门子自信?!

试想,中国知识分子如果都能像许章润这样,中共还敢那么猖狂吗?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