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洪博学:妈妈 我恨妳

深蓝背景出生的欧阳娜娜,从她进入演艺圈,拉拉提琴,拍拍广告,也没听说过和政治牵扯关系,竟然被五毛盯上,成为猎巫对象,这些五毛实在很可笑,听说,欧阳娜娜被盯上,导因是父亲欧阳龙,目前担任国民党发言人,欧阳龙很生气地说,“千错万错是民进党的错,没有和老共维持好关系,所以害女儿被连累”,欧阳先生,你不会是气疯了吧,注意一下国民党发言人的尊严好吗?难道马英九执政时代,老共就不会“猎巫反独”吗?

中国五毛党,在网路上“猎巫式的反台独”,把台独当作打猎标靶,于是,本来应该严肃正经辩论的政治议题,反而沦为一种病态游戏,就好像电影上演的情节,“一群有钱人把城市的无家可归者,作为狩猎的标靶,玩起追赶的病态杀人游戏”。

这种病态,利用人心的仇恨,会在专制独裁国家的洗脑教育下养成,我们可以理解,但是,已经民主化的台湾社会,不应该被这种病态传染,我们应该以更宽阔的心胸,更理性的态度,讨论台湾未来的统独发展道路,综观历史,黑白种族歧视和纳粹的反犹主义,所带来的人类祸害和悲剧,已经为中国正在进行的“猎巫反独”下场,做出结论,台湾人如果不立即对这种反人类,反文明的“猎巫反独”打击批判,有一天悲剧降临身上,台湾人将无所逃避,现在是我们勇敢走出这个被污名化,注定会酿成悲剧的陷阱时候了。

2017年,入围奥斯卡最佳纪录片的“我不是你的黑鬼”,这部纪录片,是根据当时的旅法黑人作家詹姆斯包德温的自传式小说,“谨记此屋”,改编拍摄,其中有一个环节,纪录了黑白隔离时代,黑人的教育处境,一位黑人妈妈看到天快下雨,很着急地带着雨具,跑到附近一所国小,一进校门就嚷着我的女儿蒂芬妮在哪里?学校老师揽住这位母亲说,很抱歉,你跑错地方,我们这里是只收白人小孩的学校,黑人妈妈不停摇头,只顾着往教室探头,正在上课的孩子都沉默了,一位小孩把头压得更低,却反而凸显出自己,黑人母亲显然认出了自己的小孩,朝着那位低头的小孩叫了一声“蒂芬妮”,那位小孩再也瞒不住了,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忘了自己的书包,拔腿就往教室外面冲出去,嘴巴一边喊着,“妈妈,我恨你”。

这部纪录片我看了好几次,每一次看到这一幕,都感到心酸落泪,但是,镜头没有透露的讯息还很多,小女孩的明天怎么办?这位黑人小女孩会上学吗?当学校同学知道她是黑人,会怎么反应?而且,黑人母亲回到家,要如何解释,为何女儿皮肤是白色的?

根据医学统计,一对黑人夫妻,生下白种女孩的机率是百万分之一,这里面可能是隔代遗传,在美国黑奴时代,白种人主人强暴女黑奴的故事很多,是否因此留下白色基因,也说不定?另一种可能是这对夫妻体内黑色基因很低,才会有这种结果,这种情况和遗传学上的“白化症”有所不同。

依照当时法律,这位黑人父母的白女孩,去白人学校读书是一种冒险,没想到母亲充满爱心,送雨具到学校,却拆穿了这位女孩身分,小女孩的恨由此产生了,问题是,如果这位女孩去黑人学校呢?她的遭遇困境,恐怕不会比白人学校更少。

我们看过那个时代的白人,组织三K党,暗杀迫害黑人,因为黑白互相憎恨,所以必须种族隔离,经过400年,黑白的籓篱才被打破,但是,人类很快忘了这个历史悲剧,德国纳粹再度创造了“反犹主义”,使犹太人在二战期间饱受迫害,死亡600万人,没想到战后70年,中共又用洗脑教育,正在复制“猎巫反台独”行动。

五毛党欺负台湾小女孩

老共五毛党,这种无胆匪类,不敢找大牌台独,专门挑弱小的女孩下手,尤其是在中国影艺圈发展的台湾女孩,前几天,一位很深蓝背景出生的欧阳娜娜,从她进入演艺圈,拉拉提琴,拍拍广告,也没听说过和政治牵扯关系,竟然被五毛盯上,成为猎巫对象,这些五毛实在很可笑,听说,欧阳娜娜被盯上,导因是父亲欧阳龙,目前担任国民党发言人,欧阳龙很生气地说,“千错万错是民进党的错,没有和老共维持好关系,所以害女儿被连累”,欧阳先生,你不会是气疯了吧,注意一下国民党发言人的尊严好吗?难道马英九执政时代,老共就不会“猎巫反独”吗?

说真的,欧阳龙被挂上台独名号,绝对是五毛眼睛瞎了,虽然老共五毛们也做过调查,但是毕竟年代已久,不能算数,20年前,欧阳龙曾经在具有独派色彩的三立和民视做过节目,这是罪名之一,罪名之二,欧阳龙在竞选台北市议员时候,曾经在看板上挂着“台湾是全世界第二名安全的国家”,把台湾视为国家,这是罪名之二,想必,欧阳龙已经忘了这些鸟事,没想到老共还耿耿于怀,今天,中国经济下行,好光景不再,五毛只能靠取缔台独入士换取吃饭钱,这笔帐却落在欧阳龙女儿头上,欧阳娜娜的经纪人,在被点名第一时间,就赶紧叫娜娜发表“我是中国人”,毕竟欧阳娜娜是成年人,不会像纪录片中那位小女孩喊出,“妈妈,我恨妳”,做出有逆人伦的事情。

两蒋时代身分证不印国旗

欧阳龙的表现,刚好呼应前几天,一位蓝色女立委看到新版身分证没有印国旗,如丧考妣的泪如雨下,痛骂执政党,“为什么我可爱的国旗不见了?”,搞到内政部长哭笑不得,殊不知,两蒋时代的身分证,根本就不印国旗,道理很简单,妳出国只能用护照,国内通用身分证,只为了辨别妳是否中客而已,中华民国国旗到处被老共消遣糟蹋,进不去奥运,进不去联合国,进不去天安门,就没看到这位立委仗义执言,两蒋时代就不敢骂没国旗,我真怀疑,“她爱中华民国吗”?不会又来了一个“凌友诗”吧?

今天,一位国民党发言人女儿,一口字正腔圆北京腔,一身才艺,为了讨口饭吃,在中国受了老共欺压,这款发言人只会骂政府,连一句,“我是中华民国人,怎样?”,都不敢说出来,你说这批蓝血人,喊了几十年反共口号,会是喊真的吗?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民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