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人物 > 正文

读蒋介石日记最多的人:他最大限度的保存了中国的每一寸领土

1945年2月二战结束前,罗斯福、邱吉尔和斯大林在雅尔塔开会,讨论战后世界新秩序等。美英两国为了争取苏联在远东地区参加对日作战,同意外蒙古独立,纳入苏联势力范围,并承认苏联在远东地区的战略利益,包括允许苏联继续租用旅顺港,以及与中国共同管理大连港和南满铁路等等。中国政府事先并不知道会议讨论了这些涉及中国主权和领土的事务。蒋介石为首的中国政府和苏联在1945年8月14日签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实际上以承认外蒙独立为条件,换取苏联“尊重东北的主权、领土完整;不干涉新疆的内部事务;不援助中共”等条件。

画外音:外蒙古是中国现代史中丢失的最大一块国土。迫于当时对日战争的需要和苏联的强大势力,蒋介石为首的中国政府和苏联在1945年8月14日签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实际上以承认外蒙独立为条件,换取苏联“尊重东北的主权、领土完整;不干涉新疆的内部事务;不援助中共”等条件。当时的中国外长宋子文曾经拒绝在条约上签字,并且愤而辞职。

李肃:在1949年之前,还有一个事情我们想问一下。就是蒙古国的独立问题。俗称“外蒙”。外蒙在独立过程中实际上已经是民国政府,中华民国政府的这个期间。当然,无论是中华民国政府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最后都是承认了蒙古国的独立。但是在最初的时候,的确确是在中华民国政府的期间蒙古国独立出去了。蒋介石对这个问题是怎么看的,怎么处理的?

郭岱君:很多人都很关心这个问题。这个是《中苏友好条约》1945年,是宋子文率领的一个代表团到莫斯科去谈。最主要的最羞辱的就是允许外蒙独立。另外当然就是旅顺大连这些港口继续地租借。所以宋子文谈完之后,他不愿意签,因为他觉得这是丧权辱国。至于中国为什么不能争取更好的条件呢,那时没有办法。为什么?因为弱国无外交。所以孤臣无力可回天。那些条件在雅尔塔会议后,美国、英国、法国已经暗自允许了苏联,要换取苏联能够参加战争,这个联盟国。

画外音:1945年2月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夕,美国总统罗斯福、英国首相邱吉尔和苏联领导人斯大林在苏联雅尔塔开会,讨论战后世界新秩序和列强的利益分配。美英两国为了争取苏联在远东地区参加对日作战,同意外蒙古独立,纳入苏联势力范围,并承认苏联在远东地区的战略利益,包括允许苏联继续租用旅顺港,以及与中国共同管理大连港和南满铁路等等。中国政府事先并不知道会议讨论了这些涉及中国主权和领土的事务。

郭岱君:所以宋子文也没有办法。所以最后是王世杰,新的外交部长去签。蒋介石日记在这里面有很多很多的记载,他也做了各种的分析。实际上宋子文在苏联谈判,跟蒋介石每天都有电报往返。那么为什么同意外蒙,蒋介石他分析,外蒙其实在1920年代就已经不是我们的了。虽然名义上是中华民国的领土,苏联从1920年就驻兵了。所以整个是苏联的势力范围,我们根本进不去的。所以他就想宁愿让外蒙,因为他想反正不是我们的我们也拿不回来,换取苏联东北和新疆的,交换东北和新疆给我们。因为他认为东北和新疆是我们可以掌握的。他怕苏联最后不肯把东北和新疆交回。所以他作了各种的斟酌,在日记里面左考虑右考虑。他觉得反正不是我们的了,只是一个名义上的丧权辱国,其实我们早就已经没有了。所以他最后同意外蒙独立。但是他有个条件,因为表面上你不能把领土让给人家,所以他有个条件,他说要让外蒙人民举行公投,如果外蒙人民选择他们要独立那我们也没办法。举行公投,这是唯一的。

李肃:据说这次公投好像说是百分之九十几的蒙古人赞同独立。

郭岱君:是的。他们赞同。因为他们本来就是苏联控制的,因为苏联有军队在那里。所以等到王世杰要去签的时候王世杰也很犹豫,他不愿意做这个丧权辱国的人。所以蒋介石还劝王世杰,他说你放心好了,他说外蒙早就不是我国领土,我们现在是以外蒙来交换东北跟新疆,这是他的一个考量。

李肃:如果说是民国政府,中华民国政府把外蒙给割让出去的。这个说法准确吗?

郭岱君:在中华民国政府的时候把外蒙给割让出去。

李肃:刚才我们讲过对蒙古国,蒋介石对蒙古国独立的看法。在中国还涉及到独立问题的还有西藏。西藏的问题蒋介石是怎么看的,他在日记中有没有写到西藏问题?

郭岱君:有的。西藏比外蒙的情况要单纯。因为外蒙实际上在20年代的时候就已经被苏联占领,所以他的势力早就在那个地方,中国根本进都进不去。可是西藏不同。西藏是英国的势力范围,一直是英国人在控制。但是在抗战的时候,因为沿海被封锁,所以后来我们要盖驼峰,盖滇缅铁路,以及从西方的各种其他运输中,为了盖这些公路,曾经进入到西藏去,所以国民党的势力确实达于西藏,但是国民党从来没有达于外蒙。在盟国最高首长会议里好几次,在抗战时候,英国每次对西藏问题讲来讲去,好像是他的地方。宋子文都不客气地讲,首相先生,西藏是我们中国的领土,不需要你来教导我们怎么处理西藏问题。然后蒋介石日记里也讲了很多,他非常痛恨英国对西藏的染指,所以他跟宋子文也说绝对不可以让英国染指西藏,我们有自己的西藏政策。当然因为抗战胜利后,内战马上就出来了,而且整个内战我们看出,先是东北,华北然后华东,最后再往西南,所以西藏这一片国民党是鞭长莫及。但是蒋介石在各种场合都明示坚持西藏是中华民国的领土,这一点他们是很坚持,也因为如此,在日后的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可以说是国民党当年奠定了法理的基础,所以西藏英国就没有多说什么,还给中国,让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军队进去了。

画外音:抗日战争以后,共产党再次成为中国政府的主要威胁。蒋介石为了对付共产党,曾经与投降的侵华日军进行合作,并且参加因此保护过一些日本战犯。中华民国政府撤退到台湾以后,蒋介石还将日本军官请到台湾,协助训练军队。

李肃:刚才说到了一点点,在二战以后,蒋介石是跟侵华日军达成了某些谅解,由投降的侵华日军来帮助蒋介石的部队,帮助国民政府的部队对付共产党,这个可不可以再详细说一点?

郭岱君:在抗战尾期,胜利在望,他想到和日本合作,第一个,因为接收的问题,国民党的军队在西南,占领地很多都是日本军队,他希望日本能够维持秩序,并且跟国民党交接,而不是跟共产党交接。第二个,他想下一步是内战,就是跟共产党打仗,日本跟共产党是有经验,日本人在占领区里面跟共产党打过仗,而且日本是反共的,可以协助剿共。在这点他认为美国人不可信,美国人没有经验,而且美国人早就被共产党那一套宣传被弄得昏头昏脑的,他觉得美国人帮不上忙。第三点很重要,抗战的时候,他看到,虽然是我们的敌人,抗战的时候他看到日本军人的军容,士气,训练,他批评自己,他说国军“士气荡然,将军都怕死,将军置士兵之生死于不顾”,但是日本从来没有发生这种事情,所以他觉得整个军队要重新训练,尤其是日本的这一套训练方式,他觉得是国军可以采纳的。基于这三点,希望日本人跟他合作,不只是在内战的时候,由日本专家叫根本博,他是个中将,他曾经是日本驻蒙古的总司令,他成为国民党的顾问来协助他,所以重庆保卫战的时候他就在的。当然内战很快就结束了,等到到了台湾之后,蒋介石是认认真真地把日本的军事专家请到台湾来。可是那个时候还有美国在,这些人都是隐姓埋名。秘密来的,一方面有美国,二方面你说不过去嘛,他是我们的敌人,你现在让我们的军队跟他们学习,不要说军队不能接受,人民也不能接受。在台湾的联络人,他叫作富田直亮,所以他的化名叫作白鸿亮,后来我们叫“白团”,十几个七十几个都来了。

画外音:1949年,中华民国政府撤退到台湾以后,蒋介石邀请由几十名前日军中高级军官组成的“白鸿亮军事顾问团”到台湾,简称“白团”,对中华民国军队校级以上军官进行培训。“白团”还曾经协助蒋介石制定各种军事计划,包括反攻大陆的初期作战大纲等。在1958年的“八二三炮战”中,白团教官曾经亲赴前线督导。在美国的压力下,“白团”于1968年解散。

郭岱君:几乎国军高级将领大概有一万人以上都是受过日本人训练,当然美国是非常不高兴,所以在他日记里面好几次,美国军事顾问团蔡斯当面跟蒋介石说你不可以这样,让他们走。他说敷衍,最后拖拖拖。这个时间也相当久,前前后后大概有十几年。当然后来美国是完全不能容忍,所以慢慢最后就退掉。因为中间还有个插曲,就是日本的军官来训练台湾的军官,孙立人第一个反对,同时孙立人是训练新军,他用美式来训练,所以双方的想法是不同的。蒋介石日记里就骂他,心胸狭小。我们来做师对抗,你找你的师,我找日本的师,大家来彼此对抗,不单是陆军对抗,同时是两栖登陆对抗,那一次对抗日本训练的表现非常好,所以后来孙立人也没话说。

李肃:但是在蒋介石日记当中有没有反映这样的情况,就是说他从实际上来说,那当然是有用,就是实用主义可以这样来用,道义上面他有没有觉得自己这样是不对的?

郭岱君:我想倒没有这样考虑。你想那是生死存亡之战。当然我们要讲的更远一点,因为蒋介石自己是在日本军事训练,所以他了解日本人的长处跟短处,所以他想用日本军人的士气那是不用讲。他就觉得说国民党的失败是“士气荡然”嘛,没有士气了,所以他特别希望能够日本人来训练。另外就是日本人作战的这一套,他也觉得有可取之处。

李肃:那么是不是也因此,蒋介石有意识地保护了一些本来应该受到惩罚的日本战犯?

郭岱君:那当然,冈村宁次大将,他是中国战区的头号战犯,但是蒋介石保护他,把他送走了。所以他后来也感恩,好几个日本的军官,都是将领,感恩他们就组织了一个叫作“富士俱乐部”,名为富士俱乐部,实际上就是个军事研究院。专门搜集各种战役的资料给中华民国,给国军。不单是日本,最早的时候在1933,34,35年,帮助国民党军队训练的法肯豪森,德国的将军,他也是纽伦堡大审里面的战犯,可是最后蒋介石还是救了他,因为他对中国的军队有贡献。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东方白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