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就业比想象中更难!谁能“接盘”?

年年岁岁花相似,今年就业犹更难。

年前,一篇《对不起,北大毕业的我还是失业了》在网上广泛传播,就业焦虑已经蔓延至顶级高校。而真实的情况到底怎样?

1

关于裁员的新闻屡见报端。3月28日,京东公司对外否认其“高峰时一天离职400多人的”的传言。姑且不论传言真假以及辟谣本身的可靠性,经历之前多年的飞速扩张,许多互联网公司现在发展遇到了问题,一些头部互联网公司也陆续拉开了裁员大幕。

沿着时间线往回追溯:3月中下旬,腾讯宣布裁掉一批中层干部,比例高达10%;2月15日,滴滴宣布对岗位重叠和绩效不达标的员工进行裁员,比例约为15%,涉及2000余人;2月初,网易严选被爆裁员约为8%。此外,知乎、唯品会、魅族等公司也在更早时候宣布裁员。

除了对现有职工进行裁撤,部分企业也纷纷缩减招聘规模。天风证券通过在招聘网站上爬取数据,仅2018年4月份至9月份就消失了202万个招聘广告。招聘的春天仿佛犹在昨天,就业者的冬季没打招呼就窜到到了眼前,令人猝不及防。

还有两个比较有意思的反向指标,可以对比观察企业就业情况的变化。

其一就是毕业生考研报名人数的变化。自2016年摆脱考研报名人数负增长开始,其后连续3年呈递增趋势。2017年全国考研人数报名201万,增长7.3%;2018报名人数238万人,增长18.4%;2019年报名人数则高达290万人,增长21.8%。面临越来越严峻的就业形势,更多的毕业生选择了推迟就业、继续深造。甚至有人调侃,学历通胀速度已经赶上货币增发速度。

其二则是党政机关、事业单位报考的持续火爆。以“国考”为例,2016年、2017年、2018年三年平均报名人数与招录人数之比分别为46:1、49:1和58:1。尤其对于一些三四线城市,本身发展就面临着缺钱、缺产业的困境,少有的所谓的“体制内工作”则成了许多人竞相追逐的无奈之选。

再来看一下官方对于“失业”的权威表述。根据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2018年调查失业率为5%左右。而对2019年就业预期则为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5%左右,城镇登记失业率为4.5%以内。

长期以来,城镇登记失业率因为只反映前来选择“登记”的城镇失业人口而饱受诟病。自2012年,我国开始试行城镇调查失业率和城镇登记失业率双轨,虽然较之前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但还是因为局限于“城镇”而低估了实际的失业人口。如果考虑到现实中城镇、农村基数庞大的适龄劳动力人口,真实的失业率远不止于此。

2

“就业难”受多重因素叠加影响。

经济大环境不景气。全球经济停滞不前,作为世界经济的重要一环,中国亦不能独善其身。经济学上有个“奥肯定律”,表明就业和经济增长之间存在高度的正相关。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今年1-2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仅为7080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2609亿元,同比下降14%。经济增长乏力,企业盈利能力堪忧,自然难以提供足够充裕且优质的就业岗位。

产业迭代、技术升级的影响。规模化设计、集约化生产的广泛应用。尤其是在一些传统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表现尤为明显,以房地产产业为例,目前装配式建筑被大力推广,通过标准化模块设计,如搭积木般对建筑进行装配组装,极大缩短了工期,也减少了劳动力的使用。

科技进步、人工智能迅猛发展。早在2016年,德勤会计事务所就引进了财务机器人,不仅对于大量重复性、程序性的基础财务工作进行处理,还能基于大数据分析做出财务分析以及风险防范,误差更小、精度更高,取代了大量财务人员。目前我国约有2000万会计持证人员,而其中相当大一部分从事的是可以随时被替代的财务流水作业。此外,语言翻译、传统中介、银行等行业的就业都面临技术进步带来的挑战,这也是历史演变的必然规律,不可逆转。

产能过剩、行业无序扩张。如果说科技发展带来的就业压力难以避免,那么产能过剩导致的裁员减员则有一定的人为因素影响。我国的光伏产业、钢铁等产业都曾因为市场环境以及政策助推,迎来一波发展高潮,但是忽视产业发展的客观规律,一拥而上、盲目扩张,导致严重的供需失衡,产品价格一泻千里,企业发展陷入困境。

官媒就曾报道,河北省就因为产能过剩引发职工下岗潮,影响人数约为55万人。行业繁荣时疯狂扩招,而一旦遇冷则大规模裁员,踩完油门急踩刹车,对就业市场本身产生较大影响。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一见财经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