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存照 > 正文

六神磊磊:《都挺好》的关键 就是一个怎么对待老同志的问题

对待苏大强这类老同志,得和萧远山那种反着来,管住欲望,具体说就是要做到三个‌‌“戒‌‌”:政治上,戒捧得太高;生活上,戒放得太猛;待遇上,戒给得太足。

《都挺好》这个剧是很有意思的。今天再来说一下。

剧一开始,苏家就面临重大历史转折,苏母没了。

作为镇宅利器的苏母去世,看起来是‌‌“天塌了‌‌”。家里人短时间内接受不了,还哭天抢地,‌‌“咱家以后怎么办?‌‌”其实这反而是苏家的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呢?四点:喘息的机会,反思的机会,拨乱反正的机会,凝聚共识的机会。

要知道,强权者的倒下往往是草民之福。苏母搞斗争搞了几十年,没了这奇葩老妈的强势乌云盖顶,苏家人本来有希望喘口气了,精神上可以松绑了,有机会各自好好思考一下人生,拨乱反正,重新出发了。

但在这个关键的历史窗口期,有一个问题特别重要,就是怎么对待苏大强,说白了,就是如何对待老同志的问题。

苏家后来一通大乱,总是不能走出新局面,根子就是乱在这个事上。

我的主业是读金庸。用武侠小说分,老同志一般有四种类型:

第一种,叫扫地僧型,也就是有能力、不折腾型。

少林派的大会小会、大事小事,扫老爷子从来都是放手让方丈、首座们去干,从不掺合,不刷存在感,默默扫地四十二年。等到年轻同志玩过火了、玩崩盘了、玩不下去了,这才出来兜底,一扫定乾坤。

苏大强肯定不是这种类型。没意见吧。

第二种,叫萧远山型,所谓有能力、瞎折腾型。

萧峰的老爸萧远山,很有能力,武功高,可是他瞎折腾。一部《天龙八部》,就是萧远山花式折腾儿子的血泪史,装成儿子到处杀人,闹得鸡飞狗跳。儿子萧峰再英雄盖世也架不住老爸这样玩,被搞得蒙冤不白,搞成武林公敌,直到被折腾死。都说段誉老爸奇葩,其实乔峰老爸更奇葩。

第三种,乔三槐型,所谓没能力、不折腾型。

乔三槐就是乔峰的养父,一个淳朴的河南农民,不会武功,但也不折腾儿子,只是辛勤养家,默默地给儿子刻小老虎,输出无声的爱。

他还很有平常心,不和亲戚攀比孩子。儿子没出人头地的时候他不焦虑,等儿子当了丐帮帮主,他也不膨胀,该种地种地。结果最后结局不好,老天瞎了眼了。

那么第四种呢?就是武三通型,所谓没能力、瞎折腾型。

武三通这个老爸,能力不行,偏又爱折腾,发起神经来不顾家人死活。为了对养女的一点不可告人的念头,装疯卖颠,长年搅事不休,闹得闺女的婚礼,掘得姑爷坟头,祸了老婆坑了娃,堪称武家定时小炸弹。

苏大强同志就是这种类型,一句话:建设能力极低,破坏能力极大,差不多就是个低配版的武三通。

话说,对待不同类型的老同志,得有不同的策略。

对于萧远山型的,你要收人家的权,就不妨政治上捧得高一点,待遇上给得足一点。夺人的里子,你就得给面子。

只要萧老爷子肯在少林寺好好呆着,头衔只管封,什么圣僧、神僧,甚至金身罗汉、净坛使者、斗战胜佛都行。老爷子的经文,多出几卷。老爷子的微言法语多总结一些。生活上,把标准弄得高高的,吃馒头爱蘸红糖蘸红糖,爱蘸白糖蘸白糖,管够。

可是对待苏大强型的就不一样了。注意,这一类老同志的折腾主要不是为权。他们也了解自己没能力,所以并不贪权、不恋权。你看苏大强根本不要权。

他们的折腾,一般是出于一种强烈的补偿心理,觉得革命年代吃了亏、受了累、遭了管束,现在带头大哥大姐没了,论资排辈也该着自己了,压抑的需求爆发了,所以倚仗老资格,拿着老积分,要集中兑付。

他们所争的,往往是争存在感、争享受、争待遇。

对待苏大强这类老同志,得和萧远山那种反着来,管住欲望,具体说就是要做到三个‌‌“戒‌‌”:政治上,戒捧得太高;生活上,戒放得太猛;待遇上,戒给得太足。

可惜苏家的决策层糊涂,三点全犯了。

长子苏明哲对老爸是个什么政策呢?愚忠愚孝,搞两个凡是,凡是老人家的诉求,就要无条件支持;凡是老人家的想法,就必须不打折地满足。

兄弟两个动不动表态:‌‌“一切以老爸为第一位!‌‌”这就叫典型的政治上捧得太高。还有,不想洗澡就不洗澡,给了大把现金又管不住用途,这叫生活上放得太猛;给买衣服啥的动辄‌‌“钱不是问题‌‌”,明明很健康非要保姆,这是待遇上给得太足。

这种搞法后患无穷。老同志一听,哟呵原来一切以我为第一位啊,我是核心啊,作妖有了合法性了,有了理论依据了,折腾得更来劲了。

由于这一个重大政治失误,导致了严重的后果。苏大强如猛虎出笼、蛟龙下海,所谓一三五作死二四六作妖,苏家从当年苏母时代的全面压抑,走向了全面混乱、全面崩溃。

当此时刻,苏家很有必要开展一场真理标准的大讨论、大反思:

到底是一切以老爸的面子第一?还是一切以家里的团结、以全家人的福祉第一?

到底是一切从面子出发,还是一切从实际出发?

可是这场大讨论一直迟到。苏家人一直在拼命补漏擦屁股、扬汤止沸、左支右绌,道德口号喊得山响,却没有人来解决这个根本的思想问题。

这说明什么?

一个民族、一个家庭,如果总是盛产道德家,就往往不能出产思想家;如果总是盛产阴谋家,就往往没有政治家。

苏家,就欠了思想家、政治家。

最后,当一个老同志作妖、挟制不住的时候,大家就会倾向于怀念当年更老的同志。

丁春秋作妖,大家就怀念无崖子。欧阳锋作妖,大家就怀念王重阳。

由于苏大强的猛作,苏母本来都跌倒谷底的人气反而一路看涨,好多人表示越来越理解苏母了,多亏老阿姨,当年活像托塔天王,死死镇住了这妖魔。阿姨您是怎么做到的,不容易啊,求您再镇一次吧!

镇压现场——如题图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