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好文 > 正文

陈思敏:中共失守一红线 比芯片危机更严重

农业专家、被官方官媒奉为“杂交水稻之父”的袁隆平,曾在2009年4月8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18亿亩的耕地红线,这个保不住,难度很大。因为要城市化,要修建机场、高速公路,没有办法。美国测出来的,我们的耕地面积已经没有18亿亩,已经少了3000万亩。

中共以牺牲环境换取GDP的自杀式发展模式,已导致人均耕地减少、土地重金属污染、沙漠化,导致粮食危机迫在眉睫

3月31日,有一则西安消息受到海内外媒体关注,这次无关秦岭违建,而是西安陶家村不到3公里长的产业道路,竟安装了1000多盏路灯。

据报导,官方表示,千盏路灯是当地村民私自设立。而当地村民透露,他们是为了争取更多拆迁补偿费。众所周知,征地拆迁引发的上访潮至今不断,地方政府的暴力手段,以及过低的补偿标准,甚至苛扣补偿金,都让民众饱受损失。

同时这次与以往相同的还有一个情况,就是村民表示,拆迁范畴内的区域,本来是耕田。

今年2月中共中央出台的“一号文件”中,以及两会期间中共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在“部长通道”上,都有相同的强调是:“严守18亿亩耕地红线”。

3月26日,自媒体有一篇题为《三调“打假”,红线掐架》的调查文章,开篇写道:某县域面积约1000平方公里,它的耕地、林地、草地面积三种地类登记面积加起来足足有2000平方公里,这数字着实让人无语,多出来的1000平方公里哪来的?

其实多年前就被披露的一个普遍做法:村民5亩地,村里报到镇里7亩,镇里报到县里9亩,县里报到市里11亩,市里报到省里13亩,省里报到部里15亩。而这还算是好的。怕就怕报上去说是耕地,实际已成了楼盘、工厂、高尔夫球场等,或者被置换为其他的地而滥竽充数。

如网易2012年3月2日《18亿亩红线——安全的只是数字》一文指出,地方官员把良田变成建设用地,再到偏远之处画出一块新耕地,不管能否耕种,耕地总面积是不变的。像是浙江省2002年4月实施的“山海协作工程”,其内容之一即由省内欠发达的地区为省内一、二线等城市完成新增耕地指标。在耕地指标的交易中,双方各取所需,欠发达地区获得收入,发达地区完成用地指标,耕地品质则不在“18亿亩红线”的考量范围之内。

消灭耕地的情况并没有成为历史。今年2月新闻,河北保定徐水区政府一天内发布了5则土地收储公告,以建设植物园、中小企业园等项目为名,征收万亩耕地,涉及5个乡镇17个村庄。村民们质疑,政府征收万亩耕地只见公告未见批文。村民们反映,以往征地都建成商业地产。虽然今年才开始三个月,但强征耕地事件不只这一桩。

农业专家、被官方官媒奉为“杂交水稻之父”的袁隆平,曾在2009年4月8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18亿亩的耕地红线,这个保不住,难度很大。因为要城市化,要修建机场、高速公路,没有办法。美国测出来的,我们的耕地面积已经没有18亿亩,已经少了3000万亩。

当时普遍评论,不用美国测量或卫星地图,仅目测曾经大片绿油油的良田耕地转眼间变成商品房,也知道18亿亩这个数字已名存实亡。同时按袁隆平说法,这一条红线早在10年前已经失守。

而与“18亿亩耕地”异曲同工的官方宣传,莫过另两个例子。一是1958年大跃进时期,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吹嘘稻子“亩产万斤”,结果真相是随后的三年大饥荒,饿死中国3000多万人。

另外一个是“中国用7%的耕地养活20%的人口,解决了13亿多人的吃饭问题”。据媒体资料显示,2017年,中国进口小麦512万吨,同比增长48%;大豆8200万吨,增长14%;水稻451万吨,增长6.5%;其中80%以上来自美国。按照比例计算,中国有2.5亿人是靠进口美国粮食养活的。

总之今天就算18亿亩耕地红线未突破,中国却已从一个农业大国,变成农业进口大国,还是全球第一的粮食进口国,而这主要原因是不知有多少良田被开发成房地产。不管百姓还是军队,粮食吃饭都是根本问题,难怪有文章指出,这是比芯片、石油和天然气等危机都要严重得多。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