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裴毅然:劲爆 “先富起来”的人成份分析

——原标题: 悲析“先富起来”

文革后,中共碰鼻子转身,从1980年代农村“包产到户”到1990年代城市“市场经济”,悄悄复辟资本主义,公有制退往私有制。第二代领导核心认识到“初心”不行,只能走修正主义道路。可囿于自身政权的理论来源,不肯摘下共产招牌,美其名曰“股份制”(似乎还带一点“公”)。这次所谓“第二次解放”,各级赤吏近水楼台,首先沾沐“党的阳光雨露”。1989年六四学运的“反官倒”,即反对官员坐公车拉私纤。

六四枪响,中外哗然。为挽回不良形象,以示清廉,1990年邓小平指令成立联合调查组(中办、中组部、中纪委),专项调查省部级高干及其直系亲属的政经情况,为示公正,特邀十余名党外人士参加。

调查报告

历时七月,联合调查组向政治局呈递报告(概要)——

1、欧美公费留学生、进修生中,有870余名中央部级以上高干直系亲属;欧美使領馆、港澳新华社、中資企业中,有320名高干直系亲属。

1200多名省区高干中,420名直系亲属为欧美公费留学生、进修生,近700名派驻外使領馆、商业机构或港澳工作。

1700多名中央和省级高干中,3100余名直系亲属已是司局或师级以上高干,900余名在经济特区任外贸公司经理或董事。

对省部级以上高干及其家属的检举信,中央已收到23000多封,其中严重违法乱纪需要专案侦办8000多起。

陈云批示:“近几年党的领导干部搞特权十分严重,不但要解决,更要找出主因。共产党不为人民服务,人民有权抗议,要求更换领导。”

邓小平批示:“把党内的蛀虫清除出去。”

政治局讨论多次,终因牵涉面太广、影响太大,难下决心,不了了之。1

专家析因

1995年,流亡美国的前中国社科院马列所长苏绍智(1923~):

中国由于一党专政,特权横行,没有自由平等的竞争,实际上不可能走到自由资本主义。在由指令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化过程中,特权阶层利用权钱交易,操纵市场,积累大量资本。这种特权很多是高干子弟所掌握的,带有族阀性(nepotic),所以我称之为族阀资本主义。其特点是官僚本身不露面,而是他们的子弟们在发财。有人访问江泽民,问他的收入怎么样,他说他是无产阶级。陈云死时遗产据说只有四万元。这可能都是事实,但是他们的子弟们却在拼命发财,这种资本带有宗族的性质,在父母的庇阴下利用特权发财。族阀资本主义比官僚资本主义更厉害。邓家的财富据香港报刊披露已经达到五亿美元。2

有一专业术语——异化,第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虽然为共同富裕奋斗终身,最终却是自己的子女“先富起来”。革命赤史未能按中共意图走,而是走出了很标准的“异化”——彻底背离“初心”。

亿万富豪九成官家

港刊《争鸣》(2006年8期)披露一份官方机构调查:金融、外贸、国土开发、大型工程、证券五大领域,85~90%要职为高干子弟。中国亿万富豪,高干子弟占九成以上。截止至2006年3月底,大陆27310人拥产超过5000万(不包括境外财产),其中3220人超过1亿,而2932人为高干子女,共拥有资产20450亿。这些高干子女较集中在以下八个省市:广东(1566)、浙江(462)、上海(225)、北京(195)、江苏(172)、山东(141)、福建(92)、辽宁(79)。

高干子女之所以“先富起来”,主要依靠家庭背景,渠道如下:

引进外资抽取佣金,包括驻外中资投资 大陆。

引进设备,一般比国际市场高出60~300%。如从意大利引进制鞋流水线,国际市场价200万美元,广东、江苏引进同一型号,报价分别600万美元、720万美元。一套年产50万吨化肥设备,国际市场价2.2亿美元,山东、辽宁以4亿美元报价引进。

操控国内资源、商品,出口获利。

倒卖地产,借贷银行,无本暴利。

走私、逃税,每年走私日本、欧洲轿车3~4万辆轿车。

无抵押信贷,资金流入个人口袋,银行坏帐主因之一。

霸占大型工程。85%高速公路由私企承包,承包商必为高干亲属,每公里获利700~1100万。江苏22家大地产商、15家工程承包商,清一色干部子女,其父包括省委副书记、副省长、省人大副主任、省法院院长等。

通过金融机构、中资抽逃资金。

操控证券市场,勾结金融机构制造假信息,以获暴利。

中国特色

高干子女从“衙内”一跃成富豪,最标准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很简单,欧美民主国家以私有制为“神圣不可侵犯”之地基,政府无有财产,国库全部来自纳税人,政府每一笔开销都有严格程序,受严格监督,“伸手”谈何容易?严格监督才是欧美民主国家低贪污率的根本保证。

“伟大的社会主义”以公有制为基础,经济命脉捏于政府之手,政府又全由共产党员组成,“公有制”成了“党有制”。官员仅须批张条或咳嗽一声,其子女就可捞到上佳地皮,或进国企当头头,或派往境外,哪个欧美官员有此神通?

而从计划经济转型市场经济,阀门捏于官员之手,利益出于权力,一代代赤吏会是“特殊材料制成”?刀枪不入?胳膊肘不往里拐吗?

还得拥护“先富起来”

中国人民的悲剧是:尽管高干子女以不公平非正义的途径致富,仍然还得拥护邓小平的“先富起来”。因为,“先富起来”至少允许“可以富起来”,此前毛时代可是一律“不准动”,誰也富不起来,成了只能赤绳自縛集体捱穷的社会主义。邓时代高干子女“先富起来”,大鱼大肉,饥寒交迫的老百姓则可跟在后面捡渣啃骨,“后饱起来”。在什么办法?当代中国就这么个客观现实,只能默认高干子女“先富起来”,他们不“先富起来”,百姓就无法“后饱起来”。得承认,历史很残酷,现实很骨感,客观“合理性”就是这么一寸寸出来的。可爱的中国只能争取“次差”,以免得到“最差”。王蒙(1934~)有一句现实主义名言:

要知道对我来说,今天中国的一切都是better than worst。(比最差稍好)3

结语

如今,高干子女不仅“先富起来”,而且“后貴起来”,红卫兵“官二代”全面接班,还高高翘起封建大尾巴——恢复终身制,好像缺了×××,地球就不转了,中国就亡了。陈云此前的“共产党不为人民服务,人民有权抗议,要求更换领导”,可人民连话都没地方说、不让说(“妄议中央”),遑论撤换不称职的官员、预定的“核心”?有可能吗?如何操作?

3/10~15/2019 Princeton

注释:

1.萧统:〈对高干子女的调查报告〉,《争鸣》(香港)1991年2月号,页23。

2.亚衣:〈马克思主义和中国——訪著名马克思主义理论家苏绍智教授〉,《北京之春》(纽约)1995年10月号,页78。

3.查建英:《八十年代访谈录》,三联书店(北京)2006年,页243。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李广松 来源:议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