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亚洲国家大选现新模式 对中共一带一路则是坏消息

两年前,印度尼西亚总统维多多(Joko Widodo)还在庆祝中共的“一带一路”项目。而现在,正在寻求大选连任的他似乎正有意与中共保持距离,并淡化中资项目在印尼的重要性。图为维多多。

两年前,印度尼西亚总统维多多(Joko Widodo,又译佐科威)还在庆祝中共的“一带一路”项目。而现在,正在寻求大选连任的他似乎正有意与中共保持距离,并淡化中资项目在印尼的重要性。

CNN报导,这是在东南亚及其它地区的大选新出现的一种模式。中共的“一带一路”投资以及参选人与中共的关系成为了各国尴尬的选举议题,而这种模式的出现对北京来说,则是个坏消息。

为获选民信任维多多淡化与中共关系

CNN在文中以4月17日即将举行大选的印尼以及去年举行过大选的马来西亚和马尔代夫,这三国为例来说明在亚洲国家大选中新出现的模式。这三个国家的当权者都在大选时寻求连任,而他们与中共签下的“一带一路”项目以及与中共的关系,在大选期间成为批评焦点。

印尼总统维多多(又称佐科威)的阵营日前之所以试图与中共保持距离,也正是因为维多多与北京的关系成为了竞选对手普拉伯沃(Prabowo Subianto)对他批评的一个关键话题。

“如果人们认为维多多总统特别偏爱中资项目,那是不正确的,”维多多的发言人Ace Hasan Syadzily表示。

在维多多执政下,印尼加入了由中共领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以及中共的“一带一路”。然而,“一带一路”倡议自去年以来受到越来越多的批评,外界声称这项计划让贫穷国家背负无法负担的债务,且相关项目对北京的好处超出对合作国家的益处。

在今年1月,维多多的竞争对手普拉伯沃呼应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的举措,誓言要与北京达成“更好的协议”,并要审查印尼政府与中共的贸易政策。普拉伯沃质疑维多多对印尼的忠诚度,并称中共的投资必须使印尼受益才行。

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的分析师安维塔·巴苏(Anwita Basu)表示,“在(印尼)竞选期间,反中(中共)论调一再高涨。”

北京为印尼的主要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融资,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连接雅加达和西爪哇省(West Java)首府万隆市(Bandung)的60亿美元高速铁路。

按计划,该项目将于明年完成。但其带来了一些指责声,称项目预算超值、计划不周和施工延误等。即使支持中国在印尼投资的人士也纷纷反对这个项目。

印尼投资协调署主席托马斯·伦旺(Thomas Lembong)在本月早些时候对彭博新闻表示,印尼高铁体现出“一带一路”的所有问题。

“这(高铁项目)是不公开和不透明的,即使我们的内阁成员也无法获取数据和信息。”伦旺说,这个项目深陷困扰,并对该项目缺乏财务信息或尽职调查感到遗憾。

马来西亚和马尔代夫大选产生对中共强硬元首

CNN报导,近期的亚洲国家大选记录显示,北京几乎已经得意不起来了。比如,在马来西亚去年举行的大选中,中共的投资及其在该国的影响力成为竞选总统的焦点议题之一。

马国大选期间寻求连任的、亲中共的时任总理纳吉(Najib Razak)与中共达成的一系列项目遭到反对派领袖马哈蒂尔(Mahathir Mohamad)的谴责。马哈蒂尔表示,若自己当选,将彻查该国的中国资本。最终,马哈蒂尔以92岁高龄赢得了马来西亚大选。

马哈蒂尔在上任后,叫停了纳吉先前与中共达成的多个“一带一路”项目。他还表示,之前的合同条款对马来西亚的经济十分有害,他的政府在与中方重新谈判。

“我们从中国(共)借钱支付建设费用,这笔建设费用却不流入马来西亚,而是支付给中国企业,这是个奇怪的合同,”马哈蒂尔说。

同样在去年举行的马尔代夫大选期间,寻求连任的时任总统阿卜杜拉·亚明(Abdulla Yameen)与中共的密切关系同样成为被关注的竞选焦点之一。

亚明在执政时大举向中共举债,在当地大兴土木,被质疑将把该国带入债务陷阱,且举债兴建的设施,最终也将因还不起贷款而落入中共手中。马尔代夫前总统纳希德(Mohamed Nasheed)指责亚明允许中共在该国“抢地”,并说该国最快2019年就会被中共全面掌控。

索利(Ibrahim Mohamed Solih)所领导的反对派在大选期间指责亚明在其五年任期中让这个处于战略要地的岛国与中共的关系更紧密,令传统民主盟友的利益受损。索利最终在去年大选中获胜。他在宣誓就职时,指国库遭到“抢劫”,痛批前朝向中共举债投资基础建设。索利领导的新政府称要结束“中国(共)的殖民主义,并要与北京重新谈判贷款。

其他国家,如缅甸出于对债务和可持续性的担忧,已经缩减了“一带一路”项目。巴基斯坦新总理伊姆兰·汗(Imran Khan)去年8月上任后,重新评估前政府与中共签署的“一带一路”旗舰项目“中巴经济走廊”(CPEC)。他在缩减CPEC规模的同时,还叫停了一些项目。

亚洲小国斯里兰卡的例子已经引发了该地区国家的警觉。斯国因无法偿还中共债务,在2017年底不得不将该国南部具有战略意义的汉班托塔深水港(Hambantota)及周边15,000英亩土地转租给中国,租期为99年。

除了亚洲国家外,一些非洲国家如肯尼亚,由于无法支付和“一带一路”项目相关的债务,蒙巴萨(Mombasa)一个关键港口面临落入中共手中的风险。作为初始融资协议的一个条件,肯尼亚政府同意蒙巴萨的战略港不会享有国家豁免权,也就是说,如果肯尼亚没有偿还中共的债务,就得允许提供贷款的中共占有该港口。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