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人物 > 正文

专访章天亮:以独到史观和智慧打造独具特色的「天亮时分」

我做这个频道其实并不是想让人完全同意我的观点,我也不指望这一点,实际上我是想在这个频道提出一些新闻分析的思路,让观众朋友们在了解了这种思路之后,顺着这个思路去自己解读这些时事,这个我觉得就是做这个频道的一个比较主要的原因了。——章天亮教授

历史文化学者、中美时政评论家章天亮博士(图片:YouTube「天亮时分」频道截图)

章天亮教授正式开通了Youtube的自媒体频道——《天亮时分》!

章天亮教授是历史文化学者,「笑谈风云」系列讲史节目的制作人和主讲人,从第一集「东周列国」,到「秦皇汉武」,「隋唐盛世」,然后是「两宋繁华」,今年要完成出品「大明王朝」。

章教授多次受邀在《希望之声》举办的文化活动中作为嘉宾给予专题演讲。他演讲的最精彩之处是回答听众和观众提问的阶段,他现场的反应、对问题的驾驭,引经据典时对人物、年代、事件细节的掌握,有如“超级计算机”,令人赞佩不已,被誉为“贯穿文理、容纳东西”。他同时也是位作家,出版了自传体小说《出尘》;他也是影片《机缘》的编剧和制片人;在《自由亚洲》和《美国之音》任时事评论员。在过去几年,他曾准确预测中国大陆时局的走向。

章教授现在与《希望之声》合作,共同打造和推出章教授的自媒体《天亮时分》。本台记者子涵和董伟就此专访了章教授,请他和我们分享为什么要开办自媒体、“天亮时分”的独特之处、作品出品的频率等等相关信息。

记者:为什么要做这么一个自媒体呢?

章天亮:感谢《希望之声》给我这样一个机会,跟我合作。这个其实不能算做完全的一个自媒体频道,其实这个平台是因为现在的社会媒体的传播方式、信息的产生制造和消费的方式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就象美国,过去没有任何一个总统敢得罪媒体的,现在川普上台以后,有人统计,美国所谓的主流媒体实际上是左派媒体,关于川普的报导有93%都是负面的。

今天我还看到一个消息,很有意思,就是美国的国会,就是众议员把NATO就是北约的司令请到美国来做一个演讲。这个司令他是一个挪威人。他演讲的时候,你会看到福克斯新闻(Fox News)和有线新闻网(CNN)的报导完全是相反的。

福克斯新闻报导就说,北约的司令承认川普对于北约这些盟国的强硬政策,使得这些盟国他们增加了军费的投入,这样使他们整个北约变得更加强大。

CNN报导就说,北约的司令反驳川普的政策,是因为川普,感觉让北约更加分裂了。

然后,我再仔细看CNN报导,其实里面确实有一些关于川普负面的说法,但并不是这个北约司令说的,而是一些他们所谓引用的专家对于川普的分析,对他有些负面的评价。也就说CNN它这种标题其实非常有误导性。

这种情况下,川普在全国还能够有50%的支持率,或者是40%多的支持率,为什么?就是说这种情况,在过去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实际上是因为现在整个媒体的生态和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发生了变化。川普他有他的推特,他可以通过他的推特来发布他的消息。而他的推特,追随他的人或者订阅他推特的人就是5000万人,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川普通过他的自媒体能够达到和传统媒体抗衡的程度。

我讲这个例子其实是想说,由于现在媒体生态的变化,使得很多人他们已经不是说在关注、锁定某一个主流媒体的频道,而且我们看到现在各种数据显示,年轻人在Youtube上花的时间,看视频的时间远远超过在主流媒体上花的时间。

所以,既然是有这样的一个变化,我们也想,等于是办媒体的门槛降低了,就是你并不需要一个很大的团队,你也不需要非常先进的设备,很多的钱,一个办公室,怎么怎么样,你只要在自己家里边,哪怕只有一台电脑,电脑上有一个摄像头,你就可以录自己的视频,然后发布自己的消息。

实际在Youtube上,很多看新闻评论的人,他们看这种消息,他并不特别在意剪辑的质量,但就是音频的效果要好,而且很多人他其实不是看新闻,他是听新闻。所以这就给我们这样的草根提供了一个机会。

因为在这样一个自媒体时代,实际上每一个频道如果你想能够吸引听众的话或者是观众的话,是靠你的独特性。我们觉得,我们做的这个内容跟其它别的频道还是能够有区别的,这种区别带来的市场细分的后果就是,可能会有一些人会去追踪这样的频道。这就是我们当时开自媒体的一个初衷。

记者:章教授一直非常繁忙,为什么会下决心投入这么多精力来做这个自媒体呢?

章天亮:其实前一段时间,我一直在跟《新唐人》电视台合作一个大型的讲史系列,就是「笑谈风云」。现在整个这个系列的内容基本上已经快要告一段落了,现在已经做到第五部「大明王朝」了,现在已经录像差不多过一半了。我跟《新唐人》合作这个「笑谈风云」,基本上大概是一年做一部,这一部大概30万字。可能大家都有这种概念,就是说如果你要想写30万字、讲30万字,你不看300万字、600万字的话,你是写不出来30万字的,所以花费了很多很多的时间。

现在这样一个大的项目,就是基本上快告一段落了,我想可能再过两个月的时间,这个项目就可以完成了。所以我也在寻找一个新的机会。因为跟《新唐人》的合作,它是一个系统的讲史,就是从《史记》讲到《明史》,就是按照中国的《四库全书》的定义,就是「经史子集」里边这个「史」部二十四部正史就已经都讲完了。

讲完之后,有一些现代史,当代史,这些事情讲起来非常复杂,因为同样一个事件,比如庐山会议,可能彭德怀有彭德怀的说法,李锐有李锐的说法,其他别的参与的人包括黄永胜、吴法宪,他们在他们的回忆录中可能有他们的说法。就是说,同样一件事情,你找到真正的正史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从明史之后,我也不大想通过这种系统的讲课的方式,因为找不到正史了嘛。所以我只是想以一种更加轻松和放松的状态,就是象聊天的这种形式,谈一谈现代史跟当代史,这个是最开始的一个初衷。但是一旦开始做的话,我发现其实有很多时事的问题是需要谈的。

其实从这个时事和历史中我们可以抽象出很多哲学层面的东西,也就是说,不管是现代史也好,当代史也好,或者是说古代的历史,近代史也好,实际上,它都是有一定的规律可循的。所以我在做这个频道的时候,我是想把这个规律性的东西抽出来,跟观众交流一下。当我们知道这样的规律性,我称之为哲学层面的问题,就是当我们一旦了解之后,其实很多观众朋友们在看到时事的时候,自己就会分析。

现在这个社会,我在第一集的节目中谈到了这样一个观点,就是它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们很难静下心来去认认真真地读一本书。当人们不再读书的时候,其实人们也就不再思考。我们在看电视的时候,我记得史蒂夫·乔布斯他讲过一句话,大概意思是说,When you turn on the TV, you turned off your brain.实际上就是,一个人在看电视的时候,在看电影的时候,看视频的时候,他很大程度上他的脑子是不太转的,他只是在跟随当时画面上告诉他的那些信息。而当人们读书的时候,那是完全不同的,就是大脑活动的区域都是不一样的,人们在积极地思考。

现在这个社会,由于信息爆炸,很多人他的精力很难集中很长的时间,所以他会在视频上去跟随一些人的说法,那么也就是说,有很多人就成为一种“意见领袖”(opinion leaders),他们的意见对大众影响就很大。

但是,我在看自媒体频道的时候,我觉得很多“意见领袖”,就是这些“大V”对历史的也好,或者是对时事的解读来说,我都是不同意的。因为我觉得,看了他们的这些视频,当然很多人他的知识储备也很丰富,看问题的角度也比较独到,但是毕竟是每个人的角度是不一样的。所以我有的时候看他们提出的一些观点,或者做出的一些解释,心里面总是感觉有所不足,就是没有满足的感觉,就是觉得这个话还没有搔到痒处,所以也就是想凑凑这个热闹。

我做这个频道其实并不是想让人完全同意我的观点,我也不指望这一点,实际上我是想在这个频道提出一些新闻分析的思路,让观众朋友们在了解了这种思路之后,顺着这个思路去自己解读这些时事,这个我觉得就是做这个频道的一个比较主要的原因了。

记者:现在网上自媒体挺多,章教授开通这个自媒体频道,独特之处在哪里呢?

章天亮:现在我看到一些做自媒体的人,比如象大陆的老梁啊,包括「罗辑思维」啊,包括文昭先生的一些东西,基本上来说,他们并不是在系统地阐述他们的哲学层面的东西。比如说「罗辑思维」,他可能今天讲明朝时期倭寇的问题,明天可能讲美国的宪法是怎么制定出来的这个问题。就是说他是有很多这种不成体系的东西。当然我也会讲不成体系的一些东西,因为要追时事的话,可能就是这儿一下,那儿一下,今天讲讲共产党,明天讲讲经济,或者讲讲宗教,再后天讲讲民族问题,这个都有可能。

但是实质上在我这个频道里,我还是想很深入很系统地探讨一些问题,比如说中国思想史的变迁啊,就是系统地讲一下中国历史。实际上讲这个东西,在「笑谈风云」里面已经把二十四史讲得比较系统了,但是,我是想讲一个更简明的“中国通史十分钟”系列。

所谓这个“简明通史十分钟”,就是用十分钟的时间,讲一个朝代。比如说,我想了解大唐,我也没有那么多时间看那么多的书,那么你能不能告诉我关于大唐最重要最重要的、不得不了解的东西是什么,我想把这样的东西总结出来,十分钟。

如果想深入了解大唐里面的某一个事件,比如说,我非常想知道安史之乱是怎么回事。那么我们可以把安史之乱拿十分钟再讲一下。如果你还想再深入,比如说,我非常想知道郭子仪这个人是怎么回事,或者安禄山这个人是怎么回事,那么我们可以拿十分钟把这样的人再讲一下。

所以这个“简明中国通史十分钟”,它是通过不同层面的东西,就是你想对历史了解详细到什么程度,那么你就看哪一层的东西,反正十分钟,让你了解一个你想了解的东西。

记者:现在很多人也去查维基百科,有些东西上去查一查不就知道了吗?比如说,你想看大唐是怎么回事,你维基上面那几段就可以了解到了呀,为何还要做“天亮时分”?

章天亮:其实看历史的话,因为史观不一样,所以对于每一朝代的总结肯定也是不一样的。所以我相信我讲的东西还是有我的特色的。

再一个就是说,很多人他可能讲某一个时事的时候,他可能会联系到历史去讲,或者联系到哲学的层面去讲。而从我这边来说,我想讲一个比较系统的中国思想史的变迁,这样的话,你就可以知道中国人的这种思维方式,从古代到清末以前,它一个变迁的过程,到清末之后的话,为什么发生了一个革命性的变化,然后是怎么引入了共产党,共产党是怎么思维的,和中国的传统文化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关系,它的形式逻辑是怎么样的,它的执政哲学是什么。当我们把这些事情弄清楚之后的话,其实我们看时事是非常简单的,是一目了然的。

所以我想,除了时事评论之外,关于思想史这块和中国正史系列,我要把它做一个比较系统的东西出来,就是象讲课一样。

还有一个东西,就是讲时事的时候,可能有些人,象海外的一些人,他们比较关注于中国大陆的时事情况,因为受语言限制,海外看中文的人他比较关心中国大陆的新闻。但实际上中美关系,它对中国的政治影响会非常大,而且就是美国的一举一动,对于整个世界的格局影响都非常之大,所以这就是我们想,在讲时事的时候,我也想讲一下美国的时政。也就是说,很多人他们在讲中国的时事评论,我除了中国时事评论我会做很多之外,美国方面的时事评论我也会做一些。

因为美国现在整个事态的发展,我们看到美国现在左派其实非常的疯狂,这个东西其实跟共产党有很大的关系,表面美国的所谓的社会主义者跟中国共产党是不一样的,但其实他们有很多很多非常相像的地方,包括他们行事的方式和逻辑。这方面我觉得也有很多值得分析的地方。

这就是我现在能够想到的很有特色的这个频道的特点吧。

记者:一星期能出品多少集?

章天亮:我现在是希望一个星期能出四集,但实际能出多少,只能是我尽最大的努力了。因为这个时事评论,其实说起来,我觉得是比较好做的。因为时事评论,你看到一个时事,把新闻介绍一下,然后有感而发,讲几句话,这个我觉得是比较容易的。

其实真正的就是我刚才讲到的,讲中国的思想史,就等于是讲中国的哲学史,这个东西其实是非常花时间的,而且不同家的哲学的书籍你要阅读,而且有不同人对他们的不同的评价和看法,你要知道大家关于这个都在说什么,然后你再提出你自己的观点。我想就是如果只做时事的话,会容易一点,但是我并不想仅仅做时事。

记者:在「笑谈风云」中,章教授经常会引用一些典籍,比如说这个故事是在哪一个书里面的哪一章。这些细节到底是怎么记住的呢?

章天亮:当你知道一个重大历史事件的时候,举个例子来说,比如说王阳明,他当时平定宁王的叛乱,这里面涉及到的人就是那几个人,就是王阳明啊,宁王啊,然后你就到史书中去找他们的「传」就可以了,因为王阳明是有「传」的。再比如说,严嵩弄权的时候,严嵩当时涉及到什么什么样人,那就是相应的人,比如徐阶的「传」你要看一看,严嵩的「传」你要看一看,把他们的「传」看一看,就可以了。

当然,有一些历史影响非常深远的人,他们的历史影响非常大,但他们的传记记载比较简单,比如说象李白,传记在《旧唐书》里边、《新唐书》里边就这么几段话而已。或者说象王阳明,他就是一个章节而已,但是他的历史影响又非常之大。这个时候,你就需要看一些其它别的非常可信的记载,比如说王阳明的弟子写的关于王阳明的年谱,那就是一本书了,你就得把这个看一下,看看他当时到底做了什么。象李白的话,你就得看其它跟他有关的书。

所以这就是我说,为什么你讲30万字的话,你不看300万、600万字的话,不敢讲,就是这个原因。

记者:但是我还是很好奇,因为章教授有时引述的细节实在是太具体了,是不是您事先把这些细节都给写下来了呢?

章天亮:对,那个是事先写下来的。因为我在给《新唐人》做「笑谈风云」的时候,我是有稿子的,但我写稿的话,并不是把我要讲的每句话都写下来,就是把我要讲的大概内容写下来,有很多地方我是大篇的直接拷贝明史或是什么里边的原文。拷贝之后,反正我就知道我要讲这个东西,讲之前我要看一遍,我要讲这些,到时候我讲的时候,我就把它口述一下就完了。

记者:那章教授真的是要带给我们一部文化和思想的大餐啊!花了这么多时间把这部作品端出来和我们的包括读者、听众和观众们来见面,对于我们来说真的是很有福气啊,会是一个享受!

章天亮:我相信社会上,湾区也好,其实一旦放在Youtube上,等于是世界各地的人都会看到。我相信天外有天,人上有人,卧虎藏龙的很多很多人都是在不同的行业中,所以我真的不敢说我讲的东西是非常对的,我只能说我尽最大的努力把我认为最好的东西拿出来。当然不对的地方,还得请各位朋友们多多指教。

记者:我们在这里也是代表所有的朋友们来期待章教授作品的面世!那么如果现在就想去看的话,怎么样能找到章教授的这个频道呢?其实很简单,到Youtube上去搜“天亮时分”。

章天亮:其实我本来是想叫“天亮时间”,但是我觉得这个好象不太好听,“天亮时分”的话,感觉好象马上天就要亮了,就是在天亮之前那一时刻,所以就叫“天亮时分”了。

记者:天是要亮了吗?

章天亮:我觉得我们现在处在一个其实很特别的时代,我们也期待着新纪元——天能够很快亮起来。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子涵、董伟文字整理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