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上海退休大学教师:你能想像党有多“伟大”?4根肋骨被“伟大”掉了

房子拆了不赔,你去找他,就把你关起来,你说有道理可讲吗?这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党领导下所做的事,你想的通吗?我们从小就接受“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但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你想像的出这个“伟大光荣正确的党”的厉害程度吧!他们把我4根肋骨“伟大”掉了,就这样“伟大”,“正确”,就这样“光荣”吗?

上海退休大学教师:你能想像党有多“伟大”?4根肋骨被“伟大”掉了。

房子拆了不赔,你去找他,就把你关起来,你说有道理可讲吗?这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党领导下所做的事,你想的通吗?我们从小就接受“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但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你想像的出这个“伟大光荣正确的党”的厉害程度吧!他们把我4根肋骨“伟大”掉了,就这样“伟大”,“正确”,就这样“光荣”吗?

上海退休大学教师顾国平,因三处私房遭强拆,17年来一直维权上访,面临的却是被关押、拘捕、暴打、黑监狱。今年两会前进京上访被截回,再度被关黑监狱,4根肋骨被打断,如今投诉无门。由于长时间没医治,现在骨头已变形。今日他接受本台采访时,难忍心中悲愤,说了上述的话。

上访不成被拦截 强行提取DNA

顾国平娓娓向本台记者道来,今年2月份艰难的一段上访路。

2月17日,他从上海到北京,18日到北京永定门的国务院信访办排队登记,之后,再计划到建设部登记上访。结果路过永定门时,偶遇几名上海访民,大家互相打招呼,聊天,大约10多个人,顾国平问他们去不去建设部登记。此时,北京东城区巡逻的警察把他们截住。问他们干什么。

顾国平说,当时他回答:“我们围观看看,警察说我们非法聚集,我说我们非法聚集什么啦!我们路过呀?看看怎么啦,看看犯罪吗?结果我和马春英被带到永外派出所。因那些访民较年轻,一见到警察就跑了,我和马春英年纪大,老弱病残,走不动,被带到派出所。”

一到派出所,警察就为他们做笔录,强制打手指模、按手印、掌心,顾国平形容,跟进看守所程序一样。最奇怪的是,警察还强制他两吐唾液在一个容器里,还索取他们的一根头发,警方明确告诉,要给他们验DNA:“我就怀疑,收集我们的DNA干嘛?哪里有法律规定,可以收集公民的DNA。”(最后有给他们验吗?)。他说:“有呀,都是强制的。”

他质疑,北京的警察可能与当地有协议,大家互相之间有利益:“相信这样的做法能捞取好处,要不然他们怎么那么投入,他们公然把我们带到派出所,然后交给驻京办,这不是证据吗?他们之间是不是有利益,我觉得可能有名堂。”他指出,以往警察截访还偷偷摸摸,“不敢随便的”:“但现在截访的都是明目张胆。”

随后,派出所打电话给上海驻北京办事处,他们被接到该办事处,顾先生当时打了2次110电话,有来人,但签名后就走了,来了也不管他们。

第2天,两个保安及两个警察4人,把他们押回上海,关押到上海羁押站。此地是专门关押上访人员的中转站,访民称之为“集中营”。凡是送到这里的访民,均会由当地的街道办和派出所接走。

顾国平被押回上海的当天,当地直接把他送到横沙岛的黑监狱(上海崇明横沙岛新联乡的休闲垂钓中心)。他说这个小岛位处上海最东面,是上海和东海的边防。一半是军事设施,一半是居民,有舰艇停泊,小岛只有摆渡才能去到。

小特保打断我4根肋骨 党的法律“象擦屁股的厕纸”

顾国平表示,他的4根肋骨被打断的事情,正是发生在此地。20日下午大约3、4点,他正在睡觉,4个人就冲进来,(包括:2个社保、2个特保,有名叫袁斌、强来西的),将熟睡的他按在床上,捂住口鼻就暴打,袁斌等人还将顾穿的外衣裤全部扒光,只剩一条短裤。顾国平的随身物品(手机、800元现金、身分证、银行卡、交通卡等)被搜刮一空。

被打后,顾国平疼痛难忍,天天痛,天天惨叫,几天都起不了床,他请求看医生,他们就说他装死,不理睬,还说不要紧,养几天就好了,就是不管。忍到3月15日两会结束后,他们才被释放。顾国平即刻去看医生,证实右边第2,第7,第8、第9肋骨折断。由于没及时治疗,没接骨,骨头现在已长弯了变形,胸部骨突出,胸椎骨压缩变形。

顾国平透露,这些社保,原来是街道办聘请的保安,大多是下岗的工人。还有两个是特保,特保是原来的城管,因被联合国定位恐怖组织后,现在中共当局把城管改成特保,所以,现在只有特保,没有城管。

他说,当局这样的做法,企图把打人合法化。不是警察、公务员动手,这些特保、社保就仗着背后组织支持,有保护伞,他们就可以无法无天,说的明白一点,“他就是打死你,也不需追究法律责任。”

他形容,现在中国大陆就是这样,法律对他们来说,“就像擦屁股的厕纸一样没用”,对他们没有约束力,说什么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都是谎话,这是骗13亿老百姓的。

他透露,自己去年上访被截回,也曾被关押此地,这次为何打他,抢他的银行卡、手机、甚至把他的衣服裤子都也野蛮的扒掉,是因为怕他再次逃走:“他抢手机,就是怕把我把这个情况报道出去。所以,把我通信工具抢了;抢我的衣服、裤子和银行卡,就是害怕我跑了,因为他们上次也把我关在那里,关了十几天,我就逃出他们的魔掌,扒光我的衣服就是防止我跑掉。”

投诉无门 肇事者逍遥法外

顾国平2月20日被打断肋骨,被拖延23天,到3月15日才被释放去医院治疗,

离开医院后,他随即到派出所报案,但警方不但不立案,还威胁他不准将事件发到网上。到本台采访的4月15日,电话多次无故被截断。而顾国平依然投诉无门,未能立案,打人者依然逍遥法外。

顾国平表示,到横沙岛去找,他们说叫我去找上海当地派出所,当地又把我推倒横沙岛派出所。横沙岛的警察一开始说会立案,你等著吧!还说下个星期跟他做司法鉴定,结果没信息。他打电话去问,对方说向领导汇报后,这个案件应归当地派出所处理:“他推给你,你推给他,两边推诿,那么这个事情就成了没人管。”

顾国平多次奔波,到过法院、检查院、公安部,但立案申冤之事毫无寸进,但顾国平表示,一定要将打人者绳之以法,这是刑事犯罪,能原谅吗?他怀疑当地派出所就是使用拖字诀手段,企图拖到成为历史老案,最后,就不管了,不了了之了。

他表示,现在希望求助国外媒体,揭露上海阳光下的黑暗:“这个号称国际大都市,阳光幸福,却把我打骨折了,你说我幸福吗?我最气愤的是,他们说一套没做一套,一个小小的临时工,他可以大过《宪法》和《刑法》!不是说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一个大学老师给一个社会小混混打,他们可以逍遥法外,这个社会还有公平吗?他们连个招呼都没有,我天天找他们,他们压根都没想理睬我。这不是‘宪法打瞌睡’吗?你坐冷板凳,他们玩手机,上网,打死他们也当没看见。你以为他们是什么呀!你以为他们为人民服务,你是人民呀!你跪在那里求他们,他们都不会理你,一切黑暗。”

回想上访悲惨路 顾国平破口大骂共产党

顾国平现年62岁,因其位于上海长宁区三户私房(自家、父母、兄弟)遭强拆,没得到应有的安置和补偿。他透露,被拆的房子位处江苏路黄金地带,房价十几万人民币一平方米,但才给他们80元一平方米,他形容是“抢了一头牛,还你一只鸡。”

他表示,父母因没等到安置住房,已双双冤死在养老院。17年来上百次进京申冤,却被上海长宁政府周家桥街道打击报复,经历一年半牢狱、刑事拘留30日、行政拘留15日、多次关进黑监狱,遭到过5、6次暴打。去年8月,顾国平因维权被街道办暴打后,胸部一直巨烈疼痛。医生怀疑是机械物理击打所致,去年底住院时,医院曾两次开出“病危通知单”。

他说,他父亲是共产党员,而且是支部书记,曾任职所长、校长。老妈“1949年前”还到封锁口为中共新四军送过盐:“怎么讲,为共产党做了多少事,但共产党那个现在拆了房子不给安置,一分钱都不给,没有给分文补偿。”

“房子拆了不赔,你去找他,他就把你关起来,你说有道理可讲吗?这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伟大光荣正确’的党领导下所做的事情,你想的通吗?我们从小就接受‘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但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您想像的出这个‘伟大、光荣、正确’的厉害程度吧!‘伟大’吗?他们就把我’伟大’了4根肋骨,就这样’伟大’,就这样’正确’的,就这样光荣’的。”

他继续批评中共:“这个社会就是一个特权社会,社会主义特权社会,什么共产主义,是他们这些人共产,我们这些人都是奴隶,我的亲身经历就是最好的说明。你看,他们一个小小的临时工,打了你,把你4根肋骨打折了,公安部说,这个案子还要你到处跑吗?公安也好,检察院也好,法院也好,都可以直接处理他们。处理这个保安、特保,但就是两个小小的派出所不立案处理,是他们在违法。”

他透露,多年来上访,餐风露宿,都是牙缝里省出一点钱,以前到北京上访,一天就吃3个馒头,一包榨菜,睡在桥洞下,在车站里过夜,冷的要死。

“我现在已经退休了,老了,上访17年,人生有几个17年呀。”顾国平悲伤的说。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梁路思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