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军政 > 正文

鲍彤:4月23日晚 我相信全中国只有三个人知道六四要干什么

——鲍彤谈六四 :李鹏非法将我排除在外的4-24政治局常委会

据李鹏日记的记载:在1989年4月23日赵紫阳出访朝鲜后,邓小平与当时代理主持中央工作的李鹏和军委负责人杨尚昆可能有一次“密商”,并召开一次政治局常委会,但却将时任政治局常委“政治秘书”的鲍彤非法排除在外,该会成立“中央制止动乱小组”,之后出台的人民日报“4,26”社论,将学生运动定性为“动乱”,被激怒的学生则第二次上街游行抗议。

听众朋友,在前两次节目中,鲍彤先生为我们复盘30年前胡耀邦逝世后两次学生上街的情况。据李鹏日记的记载:在1989年4月23日赵紫阳出访朝鲜后,邓小平与当时代理主持中央工作的李鹏和军委负责人杨尚昆可能有一次“密商”,并召开一次政治局常委会,但却将时任政治局常委“政治秘书”的鲍彤非法排除在外,该会成立“中央制止动乱小组”,之后出台的人民日报“4,26”社论,将学生运动定性为“动乱”,被激怒的学生则第二次上街游行抗议。

请听对鲍彤先生的采访内容:

邓小平激怒学生上街就是为了镇压?李鹏日记对4月23日晚的记载

六四这个悲剧,很多人说是因为学生要怎么怎么样,其实学生已经回去了,为什么一定要把学生“找”回来呢?是谁要把他们“找”回来?是邓小平!邓小平为什么要把学生找回来呢?就是为了镇压?要他回来再镇压他?到底邓小平的动机是什么?我说不清楚,只有邓小平知道,我不知道李鹏知道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杨尚昆知道不知道。

反正我认为:在4月23日白天,除了邓小平,没有一个人知道。但到了4月23日晚上,全中国一共有3个人知道:一个姓邓,叫邓小平,一个姓杨,叫杨尚昆,一个姓李,叫李鹏。(因为)他们三人在4月23日晚上有一件事,这件事李鹏日记里面提到了一下,马上就“瞇”掉了,不再说下去了。

23日的李鹏日记是这样写的,第一句话是:(晚上)“我到杨尚昆那里,”但李鹏没写是杨叫他去他那里?还是李鹏主动去杨那里?第二句话是:“杨尚昆叫我见小平,我说;你也一起去,他同意了。”然后就没有了,什么话都没有了。去了没有呢?23日去了没有呢?没有说。如果去了,什么时候去的?很多人都说是25日去的。

但是关于23日李鹏日记有了这么一句话以后,24日的记录是这天马上就把北京市委找来了,要求汇报,而且立即决定:中央成立制止动乱小组,这是24日晚上。

李鹏告诉温家宝:不要通知鲍彤来开4月24日常委会

24日晚上李鹏专门告诉中央办公厅主任:“今天晚上的会,你不要通知鲍彤。”这个话是我造的吗?不是,是温家宝告诉我的。温家宝在后一次常委会上跟我说:“上一次常委会开会的时候,李鹏说不能通知你,因此我没有通知你。但是会议的情况你必须了解”

鲍彤:13大后,我不是赵紫阳的秘书,而是政治局常委的政治秘书

因为我是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常委第一次开会任命的政治秘书。也就是说:称我鲍彤是赵紫阳的秘书,是不对的。在这个时候,鲍彤不是赵紫阳的秘书,而是政治局常委的政治秘书。

从13大以后(设立了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治秘书),13大第一次常委会成立时,一共讨论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第一次政治局会议什么时候开?议程是什么?怎么准备?第二个问题是:常委要任命一个政治秘书,决定由鲍彤担任。

这个任命文件是发给我的,事先我根本不知道。我看到这个文件以后知道我有一个新的任命,叫做“政治局常委政治秘书”。本来我还有其他的头衔,比如;政治体制改革研讨小组办公室负责人,后来撤销了改成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我担任主任,这是中共中央的一个常设机构。我还是中央宣传领导小组的成员,党的建设领导小组成员等。但是这件事情(指中央政治局常委开会)和我别的头衔没关系,只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治秘书”这个职务有关系。

为什么李鹏4月24日开政治局常委会?参加常委会的应该是政治局常委,再加上一个“政治局常委的政治秘书”,其他人都是列席的。我是当然应该参加的。

13大政治局常委会设政治秘书的来历

紫阳还跟我说过:在毛的时候,政治局常委会是有政治秘书的,是陈伯达。毛以后就没有了,12大的时候,当时中央书记处书记邓立群毛遂自荐说:“我来当政治局常委政治秘书”,常委不同意,说没必要。但赵紫阳对我说:13大政治局常委会认为有必要设立一个政治秘书,决定任命是你。

鲍彤:排除我开会,我认为这是邓小平决定的

是常委任命鲍彤任政治秘书,在总书记赵紫阳外出时由李鹏代理主持工作期间,李鹏有什么权力告诉中央办公厅不通知常委的政治秘书?我只能这样怀疑,这也不是李鹏能够决定的,这超越了李鹏的权力。我认为这是邓小平决定的。是邓小平要李鹏开会,还告诉李鹏:“鲍彤不能参加啊”,因此李鹏才告诉温家宝。否则李鹏这样决定,等总书记回来后他怎么解释呢?

4月23日晚,我相信全中国只有三个人知道六四要干什么

所以我说:在一开始的时候,只有邓小平一个人知道六四他要干什么。那么到了4月23日晚上的时候,我相信:全中国只有三个人知道,即邓杨李。我想其他人都不知道。其他情况我们说不清,但动机只有由邓小平来说。邓小平的动机最初可能连杨尚昆李鹏也不知道,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正像文革发动时,毛泽东的想法,刘少奇不知道,林彪不知道,陈伯达也不知道。

有很多人问六四的真相是什么?我说我不知道。因为在他们三人开会后的第一次政治局常委会上,我就被非法排除在外,使我无法执行常委政治秘书的任务,所以我也说不清。

这次会议的内容,后来大家都知道是听北京市委的汇报,之后决定成立一个制止动乱小组。也就是说“动乱”两字在社论26日发表前,在24日晚上就出现了。我说这话是根据李鹏日记。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法广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