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国经济最令人担忧的一幕终于发生了...

一个国家,是不可能永远违背经济规律而取得长效发展的。 现在,最令人担忧的一幕终于发生了——中国经济的“耐药性”越来越强。

在中共的刺激政策下,中国各地都有过建设狂潮。这让中国第一季度GDP数据超出市场预期。不少经济学家担心,经济风险依然存在,只是被拖延了。有分析认为,中共刺激措施不再像以往那样有效,其政策周期越来越短,中共已经处于两难之境。还有文章显示,现在,最令人担忧的一幕终于发生了——中国经济的“耐药性”越来越强

4月17日,中共官方公布了一季度经济运行情况,GDP增长率达到6.4%,高于6.3%的市场共识预期。最罕见的增长,当属工业增加值,从5.3%强劲反弹到8.5%。

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却说,经济风险实际依然存在,关键是很多问题被延后了,没有得到解决。

李迅雷表示,“虽然第一季度的数据超出预期,但整体经济趋势处于下行状态。”

英国《金融时报》4月18日报道,中共地方政府今年一季度发债1.2万亿元人民币,大部分资金用于基建项目。

不过,这些建筑工程似乎只是为建而建,完全没有考虑其投资与回报的比例。河南省洛阳伊滨区就是一个例子。

英媒报道说,从远处看,伊滨区很像一个欣欣向荣的经济中心。尘土飞扬的背景下,鳞次栉比的住宅大楼望不到尽头,似乎表明此处正经历一场小规模繁荣。

不过,驱车驶过这个地区,就会发现一片没有生气的郊区景观。楼房几乎是空的。有些是新建成的,还有一些已经闲置了五年以上。

另外一个例子是中国天津的于家堡金融区,这是天津地方政府大量借贷建起的,但五分之四的办公空间是空的。

中国经济最令人担忧的一幕终于发生了

署名智谷趋势“路口大爷”4月18日撰文表示,原本被摁住的房地产,又一次坐上了中国经济力的核心驱动地位。

上几张图片大家就清楚了。

房地产投资强势反弹。1-3月砸下2.38万亿元,其11.8%的增速创下了近四年来最高纪录,轻轻松松超越整个经济大盘。

商品房销售止跌回暖。不管面积,还是销售额,都有非常明显的改善。

现在,多个地方的房价酝酿上涨。70城房价的同比和环比涨幅双双扩大,一手房上涨的城市有65个,二手房上涨的城市有57个,又一次回到历史高位。其中,丹东新房房价以20.2%的环比涨幅领涨全国,投机之风再起。

中共喉舌新华社旗下的《经济参考报》刊发了原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撰写的文章,对房地产市场发出了厉声警告:

“警惕新一轮房价上涨,坚持房地产调控不动摇”

盛松成称:

“部分城市房地产市场已经出现回暖态势,且宏观经济形势也有利于房价上涨……即使政策严控,房价依然上涨,这也意味着未来稳定房价、防止房价进一步上涨的压力较大,调控的任务依然艰巨……有些城市开始出现房地产调控政策微松的迹象。”

“路口大爷”表示,“宏观经济形势有利于房价上涨”,这句话已经很直白了,央妈放的水,渗进了房地产

用基建和房地产启动经济的复苏进程,中国还是在重走老路。

天风证券的研究数据表明:3月新增中长期社融1.66万亿,其中去往基建和房地产方向(包括居民中长期贷款)的金额可能超过1.4万亿,占比高达84.3%!

而今年中国要发行地方债2.15万亿,其中,一季度已经发行1.4万亿,同比增长540.82%。盛行的地方债也助力了基建。

每次到了关键的结构性转型节点,中国总是选择最轻巧的方式:放水,基建和房地产。

相比之下,真正能带来内生动力的民间投资、制造业投资,却还在进一步下滑,民间投资增速从1-2月的7.5%下降至6.4%。

文章说,一个国家,是不可能永远违背经济规律而取得长效发展的。

现在,最令人担忧的一幕终于发生了——中国经济的“耐药性”越来越强

1刺激政策的效应正在递减。

金融数据直到今年3月才明显好转,而过去金融数据一般最早企稳回升,M2增速平均时滞是3个月,社融增速是5个月。

消费增速时滞8个月以上,过去平均是6个月。

工业增加值增速也是超过半年才反弹,过去时滞为2-5个月。

2投资的效用也不如从前。

三驾马车,消费、出口、投资,对一季度经济增长的贡献作用,分别为65.1%,22.8%,12.1%。

投资的贡献度较去年同期下降了整整28.3个百分点。统计局解释为三驾马车的此消彼长,但从另外一个角度出发,投入了那么多的资金到投资领域实际效用却在削弱,似乎也是讲得通的。

另外,消费贡献度虽然最大,却经不住细细考究。

(进口数据下滑,反应居民实际消费需求不强)

在第一季度的消费数据中,教育文化娱乐消费增速最快,超20%。但是!住房消费的增长金额却是最多的,占人均消费支出的比重也进一步增长到21.9%。说来说去,中国经济还是在靠房地产。

中共经济刺激效果不复以往

花旗新兴市场经济主管戴维·卢宾4月18日在英国《金融时报》撰文表示,中共当前刺激举措效果不像以前那样明显。

文章认为,中共处于两难之境,它设定了GDP目标和金融稳定目标,但由于中共的经济增长模式依赖信贷,这两个目标无法同时达到。GDP增长意味着债务上升,这会带来金融脆弱性;增强金融稳定则需要去杠杆,这将影响GDP。

文章说,随着时间推移,中共面临的难题变得更为严重。换句话说,每提高1单位的GDP会比以前更威胁金融稳定。中国债务存量现在非常巨大,因此任何牺牲金融稳定的事情都会让北京比过去更紧张。一个很说明问题的例子就是,两年前习近平讲话称,“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秦瑞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