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评论 > 好文 > 正文

留几手:中国老百姓看世界 三观满是田园土味

一个在非洲工作的工程师曾经讲过这么一个事儿,说德国的专家在非洲工作,对中国人不友好,中国工程师很不满的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这个老外,把咱们当黑人一样歧视。‌‌”这句话很精确的描述了国人对于种族歧视的理解,歧视黑人是应该的,但是不能歧视黄人,白人应该和黄人一起歧视黑人,非常有趣意思的思维方式,充满了童趣。因为这种双重标准,也导致了许多底层民众的逻辑混乱,立场摇摆不定,一会儿对欧洲难民问题痛心疾首,一会儿对欧洲难民带来的灾难拍手称快。

中国普通老百姓的世界观是非常有趣的,据称中国只有3%的人有护照(一说5%),那么显而易见,大多数人是没有出过国的,对于国外的了解大多通过媒体和口口相传,但是每个老百姓,上至60岁遛鸟老大爷,下到高中生,都能对国际形势发表一番长篇大论,那么老百姓的世界观是从何而来的呢。

首先,通过我长期的观察,我们基层百姓的世界观里,外国对于我们,没有‌‌“平等‌‌”这个概念,也没有类似伙伴和朋友的概念,这是非常令人惊奇的,外国在大众的概念里,一般只有三种。

第一种,我们瞧不起的国家。这个很好理解,自古以来我们都是天朝上国,周边都是蛮夷,野蛮民族,连人都算不上,勉强算0.7个人吧。北边是毛子和鞑子,东边是高丽棒和倭寇,西边是印度三儿,南边不值一提,全是猴子,只是产地不同,越南猴,马来猴,菲律宾猴……区别不大。这一类国家普遍难以和天朝上国产生对等概念,这个非常好理解。毕竟我们版图很多都是从这些野蛮人手里开疆扩土而来,自古以来,许多小国就是天朝上国的附属国,藩属国。藩属国对天朝皇帝俯首称臣,老百姓好像脸上也有光,自己也有人宗主国国君一般的心态。比如一说韩国,‌‌“韩国算个鸡毛,以前是我们附属国而已。‌‌”这是许多小老百姓的惯用语,说起来好像他统治过韩国一样。

第二种,瞧不起我们的国家。这个太多了,欧美列强和各种非列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是我们的仇人,原因多种多样,不想解释了,列强全都是仇人,各种各样的国仇家恨,列强国人来我国也没安好心,不是剥削我们,就是抢我们女人。许多小地方人知道你去了列强国,也会好奇,会问你一些问题,只是他们不关心列强国的风土人情,饮食文化,问题往往千篇一律:‌‌“这个国家歧视中国人不?‌‌”,老百姓的世界观真的淳朴到接近幼稚,把一个国家当作一个整体的人来看,歧视我们的就是坏国家,不歧视我们的就是好国家…比如去年因为哭丧事件和我们闹别扭的小列强瑞典,大众第一反应也是‌‌“瑞典这个小国居然也敢欺负中国人!‌‌”,这个‌‌“也‌‌”字就用的非常经典了,在底层老百姓眼里,欧美列强欺负中国人是一个常态,可是瑞典小列强怎么也欺负中国人呢,太让人伤心了。列强人,过去是‌‌“洋鬼子‌‌”,后来是‌‌“洋大人‌‌”,现在也叫‌‌“洋爹‌‌”,各种身份都当过,就是没当过和中国人平等的‌‌“人‌‌”,究竟是列强欺负我们,还是我们自我矮化,说不清道不明。列强人有了天灾人祸,老百姓也能开心起来,面对列强已经懦弱到要靠诅咒对方来获取快感,实属全球独一份风景。

第三种,不好描述世界。包括黑非洲,阿拉伯世界,拉丁美世界和一切冷门小国。因为接触的少,也没有统一的概念,一个在非洲工作的工程师曾经讲过这么一个事儿,说德国的专家在非洲工作,对中国人不友好,中国工程师很不满的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这个老外,把咱们当黑人一样歧视。‌‌”这句话很精确的描述了国人对于种族歧视的理解,歧视黑人是应该的,但是不能歧视黄人,白人应该和黄人一起歧视黑人,非常有趣意思的思维方式,充满了童趣。因为这种双重标准,也导致了许多底层民众的逻辑混乱,立场摇摆不定,一会儿对欧洲难民问题痛心疾首,一会儿对欧洲难民带来的灾难拍手称快。

看了一圈下来,在普通老百姓眼里,世界上有能和我们平等交流的国家吗?似乎没有,也许有,古巴?巴基斯坦?朝鲜?谁知道呢。这种充满了田园土味的世界观也恰恰是老百姓的最真实的认知。这种认知从何而来呢?

我想起了清朝时候,欧洲使者来清访问的故事。欧洲使者不肯向皇上下跪,大臣怕皇上面子过不去,编了个谎话,说洋人膝盖和我们不一样,不能弯曲,不会跪。这才保住面子,后来又特意开会讨论过外国使者不下跪的问题。有个大学士(知识学杂了,名字记不住了,有知道的告诉我一下)研究了一圈下来说了:‌‌“洋人不肯下跪,受伤害最大的是平民百姓,凭什么百姓都跪,洋人可以不跪呢?这影响龙威啊。‌‌”这可能真的是当时百姓的心态,要么我向你跪,要么你向我跪……平等交流,没有。历史上就没有过‌‌“平等‌‌”这个概念。

这种‌‌“跪文化‌‌”价值观到底是皇上传染给了农民,还是农民影响了皇上,很难一概而论。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似乎也不是强调人人平等,而是说农民也可以当皇上。农民起义之后,并没有人人平等,而是自己又变成了皇上。整个一个大循环。

小孩子都知道,跑步比赛,赢对方的方式是比对方跑得快,而不是期待对方摔倒。但是许多成年人,却不明白或者刻意装傻。这二百年来,洋人要么就是被蔑视的洋鬼子,要么就是被仰望的洋爹洋大人。什么是时候大众能不卑不亢,从容自信的面对世界上其他民族,似乎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