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罗新闻网 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微揭秘】五七干校 中共整人大学校长到这个境界

所里指派陆志韦养猪,仅仅干了两个月,身体就已支撑不住,有一次竟晕倒在养猪场……最后到了神志不清,生活不能自理的地步,所里才把他送回北京。到北京不久就去世了。何其芳养猪。他干得特别认真,“腰上系着一条污迹斑斑的蓝布围裙,跟晚辈大谈养猪心得:其实猪并不蠢,他能看出你的眼神,你的脸色,能明白你的情绪,还能听懂你的话语,他说自己已经进入‘猪喜我亦喜,猪忧我亦忧’的境界。”

徐汝芳:何其芳养猪。他干得特别认真,“腰上系着一条污迹斑斑的蓝布围裙,跟晚辈大谈养猪心得:其实猪并不蠢,他能看出你的眼神,你的脸色,能明白你的情绪,还能听懂你的话语,他说自己已经进入‘猪喜我亦喜,猪忧我亦忧’的境界。”(徐方《干校札记》读后)

杨绛《干校六记》:成天坐着学习,连“再教育”我们的“工人师父”们也腻味了。有一位二十二三岁的小“师父”嘀咕说:“我天天在炉前炼钢,并不觉得劳累,现在成天坐着,屁股也痛,脑袋也痛,浑身不得劲儿。”显然炼人比炼钢费事;“坐冷板凳”也是一项苦功夫。(图为五七干校)

徐汝芳:有一次她和一位叫关友泉的阿姨在池塘边洗衣服,关阿姨在美国留学学经济学,五十年代初举家迁回国。在干校脱坯、踩泥什么都干,还挨军代表的训。两人洗着衣服,关阿姨说,当初在美国,衣服都是用洗衣机洗的。徐方第一次听说洗衣机,问洗衣机长的啥样?不想,两人的闲聊居然有人汇报到军宣队,在大会上受到批判。(徐方《干校札记》读后)

李幺傻:王世襄,中国最有名的文物学家,2006年我曾采访过他的事迹。他祖父是工部尚书,祖伯是前清状元,父亲是留法博士。文革中,全家被抄,从富甲一方到一贫如洗,被发配到湖南咸宁五七干校,而他不怨天尤人,更不寻短见,乐呵呵地练出了一副好身板。文革结束,回到北京,继续钻研,成为文物第一人。

徐汝芳:陆志韦是继司徒雷登之后燕京大学的一位著名校长,1949年毛泽东和中共中央从西柏坡进京,共产党曾安排陆志韦同李济琛、黄炎培等民主人士到机场迎接。下“干校”时,陆志韦已是76岁的老人,却不得不一同前往。所里指派他养猪,仅仅干了两个月,身体就已支撑不住,有一次竟晕倒在养猪场……最后到了神志不清,生活不能自理的地步,所里才把他送回北京。到北京不久就去世了。(徐方《干校札记》读后,1928,燕京大学研究北京委员会成员,左二为陆志韦)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白梅 来源:阿波罗网东方白编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